阎婆婆尖叫一声,瘫倒在席子上,寡妇厉声喝道:“你们赶紧出去,阎婆婆需要休息。”

寡妇几乎要伸手来拽我,这时阎婆婆慢悠悠地说道:“翠环,你先退下!”

寡妇离开了,阎婆婆坐稳之后叹息道:“后生,我本以为这个秘密能够带进棺材里,却没想到被你查了出来,你说的没错,举头三尺有神明,我做了这件事情,怕是死后也不得安宁。今晚酉时你来我这里,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。”

我松了口气,鞠躬道:“刚刚真是得罪了。”

“不,是我心中有愧,不是你的错,你们走吧!”阎婆婆挥了挥衣袖。

出门之后,宋洁惊讶地问我:“卧槽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我没提冥王之瞳的事,只是打了个马虎眼:“拿嘴吹灭的啊。”

“我不是说蜡烛,我说是在烟里面写字……”

我说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,但我看见阎婆婆在那个小瓶子里蘸了一下,就猜到这里面有玄机,斗胆一试,果然就成功了。

后来我从一本江湖方术的书里看到这一招,那个檀香是特制的,烧出来之后其实是一些微小的水滴,小坛子里装的是油灰。这原理就像雨水凝结一样,雾滴会自动在油灰颗粒上面凝结,就能够施展香中写字的神迹。

我后来还拿这一手对付过一个江湖骗子。

酉时就是晚上八点,白天无事可干,仍然呆在老宅子里看书,晚上吃罢晚饭,宋星辰和宋洁打算跟我一起,我说道:“她叫我一个人去!”

宋星辰道:“我们站在外面等你就是了。”

“那好吧!”我点点头。

我们来到阎婆婆家,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,宋洁问道:“她不会睡着了吧?”

这时门缝里突然飘出来一些烟味,我大叫一声:“糟了!”

宋星辰走过来,一脚把门踹开,我看见屋里一片狼籍。闯进里屋一看,里面堆着一大把稻草,不断冒烟,呛得人眼睛都睁不开。

宋星辰抓起一块布去扑火,结果火噌的一下烧起来。纵火者十分阴险,在稻草下面埋了助燃物,房梁上也浇了一些,稍稍一碰火就冒了出来,然后把房梁和屋顶统统点着了。

宋星辰拽着我逃出屋去,回头一看宋洁还没出来,我慌乱的想去救,宋星辰却淡淡地道:“她不会有事的。”

只见宋洁纵身一跃,从窗户跳了出来,咳个不停。

“呀,失火了!”

“是阎婆婆家!”

周围邻居被惊动了,纷纷跑出来,我们三个被晾在火屋面前,可以说是昭然如揭,有人大声质问:“是不是你们干的?”

我突然明白过来,这是有人故意设局陷害。

“别管这些了,赶紧救火吧!”

“宋老二,你盯着这三个纵火的,别让他们跑了。”

有人去取水借火,有人过来抓我们,宋星辰将手拦在我面前,冷冷道:“别动手动脚的,我们不会走。”

宋洁的脸被熏得一团漆黑,她苦着脸说道:“我妈要是知道非打死我们不可……”

抬头一看,宋家老宅还亮着灯,村里火光冲天,宋鹤亭不可能没看见吧。

众人一桶一桶地运水,把火势给扑灭了,一眨眼功夫,阎婆婆家就只剩下一堆烧成焦碳的木架,和几堵土墙。人群中突然骚动起来,有人说道:“村长来了。”

村长走出来,看见我们三人,惊道:“这不是宋鹤亭的侄子吗?你们晚上来这里干嘛。”

旁边立马有人凑上来道:“村长,就是他们纵火的,这小子这两天一直在村里溜达,看着就不像好东西……”

那人话没说完,被人在屁股上踹了一脚,是宋洁踹的,宋洁骂道:“宋老二,不许乱说话,我堂哥是来这里查案的。”

叫宋老二的村民立马不再言语,我当时心想宋洁是不是太猖狂了?后来才知道村里谱系杂乱,这个中年男子论辈份比宋洁还低,她这只能算教训晚辈。

“查案?”村长问道:“查什么案子。”

我本来不想声张,既然宋洁一时嘴快说出来了,只好实话实说道:“各位,其实我是奉族长之命来调查一桩陈年旧案。实不相瞒,我的身份是公安局的刑事顾问,在村里那棵神树里面,藏了一具尸体。”

众人议论纷纷:“开什么玩笑,神树里面怎么会有死人?”

“就算有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。”

“切,一个毛头小孩子,睁眼说瞎话,村里死过人我们能不知道?”

我说道:“各位都是宋家人,就算没有入世,也该知道听音辨骨这门绝技吧!”

众人一下子不说话了,但也有人小声嘀咕,怀疑我在吹牛,因为他们是武宋这支的子孙,没人学过听音辨骨。

村长对着山上拱了下手,就好像过去人私底下提到圣上一样,这才道:“既然是族长的命令,我们理应支持才对,但是纵火一事又该怎么解释?”

我说道:“纵火的事情我不知道,我们来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。”

有人叫道:“我亲眼看见他们三个从阎婆婆家里出来!”

我苦笑道:“假如是我们纵火,我们会傻到让人看见?自己还差点被烧伤?”

那人道:“谁知道你怎么想的,反正抓贼抓赃,你身上都是烟灰,最后离开这屋子的人就是你们三个。”

我说道:“从宋家老宅到这里需要十五分钟,我姑姑宋鹤亭可以证明,七点四十五分我们三个都在家里。”

村长打起了圆场:“先不提这事,大家都是宋家子孙,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,不要这样面红耳赤的。眼下关键的不是纵火一事,而是阎婆婆去哪了?只要把她请出来对质,事情不就水落石出了吗?你们三个有看见嘛。”

我摇了摇头。

我突然有一个想法,火该不会就是阎婆婆自己放的吧,她不想被我们知道案子的真相,于是借此遁逃。

这时,突然有个女人惊叫一声道:“村长,他的口袋在滴血!”

我低头一看,自己的侧兜不知何时被血浸红了,口袋里面好像装了什么东西。我用袖子把手包住,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,是一枚被血染红的铁核桃。

我顿时感到一阵眩晕,这不是宋洁提到的,神婆的传承信物吗?它本应在阎婆婆的肚子里才对!

众人立即炸开了锅,有人尖叫道:“天啊,他把阎婆婆杀了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