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众人的责难和非议,我盯着铁核桃凝视了几秒,突然笑了,有人叫道:“他竟然还笑,简直没有人性!”

宋洁摇着我的胳膊道:“宋阳堂哥,你怎么了?”

我冷笑一声:“真是弥盖欲彰,本来没有线索的,现在却有了。”

我环顾众人,毫不示弱地道:“你们中的某一个人,给我听好了,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和目的,我很快就会把你揪出来!”

我这番话一半是在虚张声势,我在一张张脸上捕捉着他们的微表情,有一个人像是作贼心虚似地悄悄离开了,可惜没看清是谁。

村长说道:“大侄子,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,恐怕得请你走一趟,好好交代清楚。”

有人建议道:“请族长来定夺吧!”

村长连连摆手道:“不不,此事我们自行处理,千万不要打扰族长清修,贤侄,随我们来吧!”

村长过来从我手里拿铁核桃,我怕留下指纹,叫宋洁借一个手帕给我,把证物仔细包裹起来。

一堆人过来簇拥着我们,生怕我跑掉,我小声问宋洁:“这是去哪儿?”

“讲茶大厅,是村里历来决断族内事务的地方。”宋洁皱起眉头,焦急地念叨着:“急死了,我妈妈怎么还不出面。”

我问道:“姑姑来了又能怎么样?”

宋洁解释道:“卧槽,我妈是武宋目前的当家人,她来了咱们就不用这么被动了。”

我吩咐道:“宋星辰,你不用跟我们一起去,你去查一下谁家今晚杀过鸡!”

其实铁核桃上的血根本不是人血,而是鸡血,这嫁祸手法一点也不高明,现在正好全村人都往讲茶大厅走,是一个调查线索的好时机。

宋星辰答应一声去了,我随着村长等人来到一个风格古朴的两层小楼,一进门就看到屋里挂着‘万古流芳’的牌匾,村长在上首坐下,其它宋家子弟站在两侧。

村长问道:“宋阳,交代一下你今天干了什么?为什么起火的时候你会在现场?铁核桃又是怎么跑到你口袋里的。”

我说道:“我今天上午和宋洁、宋星辰去见一趟阎婆婆,打听村里八年前的一桩命案。”

“什么命案?”村长问道。

我把榕树藏尸,还有阎婆婆调包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一阵议论。村长拍拍桌子道:“当这是什么地方,不许吵闹!宋阳,你接着说!”

我说道:“这个村里八年前有一个男人诈死,他大概是为了躲避什么,回来之后,唯一知"qingren"却将他杀害,把尸体藏在榕树里面。阎婆婆与凶手也有一定关系,所以她做了两件事情替凶手开脱,一件是拼凑出一具尸骨,一件是把榕树奉为神树,让人不敢接近。”

村长道:“这只是你的推测,你怎么就认定这是谋杀呢?”

我正色道:“如果不是谋杀,凶手完全没必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情!榕树里面的尸骨呈现出的体征是挣扎的样子,说明他被塞进去的时候仍然活着。”

这案子是族长命令我调查的,发生这么大骚乱宋鹤亭却一直不现身。我隐约感觉到,这桩案件族长和宋鹤亭心里都清楚,但由于一些原因不便出面,所以才借我这个外人的手来还原当年真相。

这个村子必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!

村长沉吟不语,旁边一人道:“别岔开话题,阎婆婆去哪了?”

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,但是如果让我去查,我可以找到她!”

那人喝斥道:“你还装糊涂,铁核桃明明在你身上,是你从她肚子里剖出来的。”

“这铁核桃……”

我突然语塞,那人更加占了上风:“你说啊,铁核桃怎么了?”

宋洁摇着我的袖子悄悄道:“身子不怕影子斜,你就说实话呗。”

我却淡淡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!”

那人还想说些什么,村长拍着桌子道:“够了够了,阎婆婆现在下落不明,抓贼抓赃,找到她再决定吧!”

这时宋星辰从外面进来,手里拎着一只死鸡,我一阵欣喜,村长纳闷道:“宋星辰,这是何意?”

我说道:“铁核桃上的血是鸡血,而且还比较新鲜,所以我让宋星辰去找村里谁家晚上杀过鸡,杀过鸡的人一定有重大嫌疑。”

然后我问宋星辰:“鸡是谁家的?”

宋星辰环顾一圈,伸出手,手指落在刚刚指责我的那个人身上,那人一阵惊慌道:“村长,他们血口喷人,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……”

我质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他口不择言地说道:“简直荒唐,怎么兜了一圈,罪名到我身上了?这鸡是我家的没错,但我晚上在大壮家喝酒,大壮能证明。”

另一个村民出来证实他没说谎,原来凶手杀的还不是自己家的鸡,简直狡猾透顶。

我把死鸡拿起来,用洞幽之瞳打量伤口,但见伤口有一些铁锈,创面有细小的皮瓣,感觉是一把长年未使用的钝刀。我想这把刀一定在某人家里,就算仔细擦拭过,也仍然能找到蛛丝马迹。

我提出建议道:“村长,我想去各家看看!”

村长一阵皱眉,旁人又开始吵闹起来:“这小子怎么借题发挥起来了!”、“明明在说铁核桃的事情,怎么又扯到刀上面了。”、“村里都是自家人,只有他是外人,肯定是他干的。”

我顿时感到一阵无力,查案子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,本来一个很简单的案子,被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情世故掺和起来,变成一滩浑水。

村长拍着桌子吼道:“都安静!宋阳,眼下没有证据证明你的清白,我如果放你走,难平众怒,我决定先把你软监起来,明天一早再去请示族长。”

当即有两个精壮小伙子走过来要抓我,宋星辰和宋洁拦在我面前,宋星辰冷冷道:“谁敢动他!”

对方捏着拳头道:“宋星辰,你现在吃里扒外了,不帮自家人倒帮着外人?”

另一个人跟着道:“别忘了我们是你的长辈,你敢对长辈不敬吗?”

我恨得直咬牙,这样下去,这案子永远查不明白,还会把自己牵扯进来。我突然发动冥王之瞳,那两人看见我的眼睛,吓得尖叫一声,急忙后退,瑟瑟发抖道:“不……不可能,他怎么会有冥王之瞳……”

众人也是很惊讶,冥王之瞳已经有几百年没出现在宋家子弟身上了,近乎是一个传说。

村长敬畏地道:“大侄子,你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我说道:“村长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刑事顾问,眼下事情搞得这么乱,不如简单一点吧,打电话叫警察过来,查个水落石出好了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