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微微一惊道:“你在我身上下药了?”

宋鹤亭冷笑道:“你喝的蛇羹里面,我放了相思散,你只要过多使用头脑就会头疼欲裂;你洗澡的水里我放了软骨膏,你想逃跑就会全身乏力,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,否则我不会给你解毒的。”

我说道:“这是侵犯我的人-权!”

“别拿外面那一套来压我,这里有这里的规则。”宋鹤亭不屑一顾。

我摇头道:“姑姑,真不好意思,其实第一天晚上,宋星辰就告诉我了,我吃下去的蛇羹全部抠喉吐了出来。洗澡水我只用过一次,后来再没用过,你下的药根本没在我身上发挥作用!”

宋鹤亭不禁瞪大眼睛:“宋星辰,你敢背叛我?”

宋星辰单膝跪下,道:“姑姑,我的使命是保护宋阳不受到任何伤害,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视而不见。”

宋鹤亭大笑:“宋星辰,你还真会拿着鸡毛当令箭,你小子翅膀硬了,敢反抗我了?你忘了你小时候父母被仇家杀害,是谁把你拉扯大的?是谁教你武艺的。”

宋星辰恭敬地说道:“姑姑如同星辰的再造父母,养育之恩,星辰没齿难忘,只是我觉得您此举太过绝情。”

宋鹤亭咬紧牙关,阴恻恻地说道:“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宋家的利益!”

宋星辰站起来,慢慢的拔出唐刀,用锋利的刀刃护住我:“那么请恕星辰无礼。”

宋洁也拉开架势道:“宋阳堂哥,我妈妈疯了,我们护送你逃出去。”

宋鹤亭仰天大笑,突然一把将椅子扶手捏个粉碎:“一个个都敢忤逆我!”

宋星辰躬身道:“事后我愿意接受家法处置,自断一指谢罪。”

“不必了,打赢我,你们想去哪儿都行!”宋鹤亭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。

我心想,难道宋星辰加上宋洁,还打不过她一个中年妇女吗?当时我确实是太小看宋鹤亭了。

她突然把茶碗扫过来,宋星辰一刀将茶碗从中间劈开,断成两截的茶碗余势未减,竟然嵌进旁边的柱子里面去了,我看得目瞪口呆。

只见宋鹤亭的双手如同翻花一样快速变幻,脚下稳扎着马步,宋星辰故意将刀身调转过来,以刀背迎战。

宋星辰的刀刃像闪电一样袭向宋鹤亭,她轻盈地让开,双脚如同落地生根,无论上身怎么闪躲,两只脚始终牢牢地抓在地上,就像不倒翁一样摆来摆去。

她的双手飞快地抢进宋星辰的门户,一掌劈在他的胸口,宋星辰竟然被打得向后退了几步,用手捂住胸口。

“妈妈,得罪了!”

宋洁跟着跳过去,母女俩飞快地交手,快得连影子都看不清。但我还是能清楚地看出来,宋洁招架得非常吃力,宋鹤亭却游刃有余。

交手十几个回合,宋鹤亭突然一掌击在宋洁的腹部,她惨叫一声飞出去,把一排椅子摔碎了。

宋鹤亭像个武学宗师一样慢慢拉开架势,我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敌意,瞳孔不自觉地就变色了,宋鹤亭冷冷威胁道:“别对我用那个,小心我挖你双眼!”

我一下子被捏住软肋,哪还敢用冥王之瞳,这女人简直太恐怖了。

这时狄易安被惊动,从里面走出来,看见这一幕吓坏了,惊讶的道:“老婆,怎么回事?”

“回去!”宋鹤亭喝斥道。

宋洁趁机告状:“爸,妈妈打我,你说两句话嘛!”

“有话好好说,别惹你妈妈生气。”说完狄易安灰溜溜地回屋去了,宋洁那表情,好像气得快吐血了。

宋鹤亭冷冷地说道:“宋星辰,你的一招一式都是我教的,不抱着杀掉我的决心,要怎么打赢我?”

宋星辰两手抱拳,道了一声:“得罪了!”

宋星辰把刀身转过来,突然攻过去,这一次他的动作大开大合,刀刃所到之处,一旁的椅子被整齐地切开,地板和柱子被削出一道道沟。

宋鹤亭在这种刀法之下也不得不避让,两人从客厅的一头杀到另一头,最后宋星辰把宋鹤亭逼到了客厅尽头。宋鹤亭突然轻盈跃起,用脚一踩搭在墙上的亮银枪,枪身如同弹簧一样弹起来,崩向宋星辰。

宋星辰用刀去劈亮银枪,宋鹤亭飞快地抓住枪尾,气势如虹地向下一扫,逼得宋星辰跳了起来,然后她把枪撤回来,如同毒蟒一样直刺向宋星辰的胸口。

锵的一声,宋星辰在半空中被枪顶了回来!

我吓出一身冷汗,定睛一看,原来他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刀身护住了要害。

宋鹤亭扎稳一个马步,双手举着枪,高举过顶,姿势颇为怪异。后来才知道,这起手势是项羽独创的霸王枪法。

两人面对面站了几秒钟,空气紧绷绷的,突然宋鹤亭冲杀过来,手里的枪舞成一片银光,宋星辰举刀招架,两人杀得半空中一片火花迸射。

我虽然对武学不甚了解,但也看出来,宋星辰的策略是尽量拉近距离。

虽说一寸长一寸强,但这句话的后半句却是,一寸短一寸险!

宋星辰瞅准一个空当欺身上前,一刀朝宋鹤亭劈去,宋鹤亭把枪一收,那杆枪如同长在身上一样,在她肩膀上旋转一圈。然后枪尾从下往上打中宋星辰右手腕,把他的唐刀打飞了。

宋鹤亭趁势一脚将宋星辰踢开,用枪尖接住落下来的唐刀,唐刀竟然像被吸住一样在枪尖上旋转几圈,被噌的一声掷出去,钉在一根柱子上。

宋鹤亭冷笑一声,面不改色,脸上没有一滴汗水。

反观宋星辰却满头冷汗,模样狼狈,我此时才知道,什么叫作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。宋鹤亭是武宋中的翘楚,她的武学修为几乎能吊打当世任何一个人,除了阴物商人张九麟。

“妈妈,看招!”

一声娇咤,宋洁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,手里举着一对月牙钩,起手的三招十分凌厉,竟然逼得宋鹤亭退了几步,然后宋鹤亭很快抢回优势,让宋洁难以招架。

母女俩电光火石地交手了几十个回合,突然同时使出杀招,宋鹤亭一枪刺向宋洁的喉咙,宋洁的双钩袭向宋鹤亭的手腕!

然而虎毒不食子,宋鹤亭在关键一刹那还是收手了,但宋洁却没有停手。也许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,我紧张得喉咙发干,生怕发生母女相残、血溅当场的悲剧。

这时宋鹤亭突然撒了枪,双掌向前一推,手掌完全没碰到宋洁的身体。但宋洁却向后滑行出长长一段距离,衣服上印着两个深深的掌印。

我错愕不已,这是怎么办到的?

一身武学宗师范的宋鹤亭使出这一招后,额角也流下一滴汗水。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口中的气息像一道白箭似的,调匀内息后重新拉开架势。

宋星辰瞪大了眼睛道:“姑姑,刚刚那一招是……”

宋鹤亭冷笑着回答:“宋家杀人技——隔山打牛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