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村子之后,越野车载着我和宋星辰在山道上行驶,宋世超关心道:“小叔叔,到建阳还有一段距离,要不你先睡一会儿?”

我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“哈哈,自家人,客气个啥!”宋世超大笑道。

我躺在座椅上闭目养神,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车停了下来。我一下子清醒过来,以为到火车站了,却发现车停在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道上,左侧是一道绝壁,右侧是悬崖,我问宋世超:“怎么停了?”

宋世超拍拍仪表盘说道:“奇怪,怎么没油了,我出发的时候明明加满的……”

我们三人下车察看,我闻到一股汽油味,低头一看,油箱是完好的,宋星辰绕到另一侧道:“小少爷,过来一下!”

我们绕到另一侧,看见油箱的内侧被开了一个小洞,形状像是被子弹打的。电影里面汽车的油箱一打就爆,其实都是假的,油箱挨一发子弹并不会爆炸。

这人显然用了消音器,在高速行驶的汽车油箱上开一个洞,而且是从油箱另一边开的,此人简直可以说是枪法如神。

我感到一阵后怕,如果这发子弹不是瞄准油箱,而是瞄准我的脑袋,恐怕我就有头睡觉,没头起床了。

宋星辰皱眉道:“有点不对劲,赶紧走。”

宋世超问道:“星辰叔,车上还有这么多东西怎么办,带上吗?”

宋星辰急道:“东西不要了,保命要紧!”

话音刚落,盘山公路的转角处传来一阵卡车行驶的动静,我们三人错愕地交换了一下视线,宋星辰大喊:“快跑!”

下一秒,一辆大卡车飞速冲过来,轰的一声撞上越野车,把一旁的栏杆撞断了,将越野车推下了山崖,足足翻滚了几十圈才掉到谷底。

大卡车刹停在路边,半个车头几乎是悬空的,从车上跳下来一帮五大三粗的汉子,手上抄着铁棍、斧头、西瓜刀等武器,看上去来者不善。

宋星辰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搭在唐刀上,冷冷的问道:“朋友,哪座山头的?报报蔓吧。”

宋星辰说的是江湖黑话,为首的汉子冷笑一声:“别误会,我们不是来谋财害命的,只想找你们借一样东西。”

我问道:“借什么?”

他把手指向我的鼻子道:“你身上的一根骨头。”

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,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,还有借这种东西的吗?

宋星辰小声说道:“你们先退下,我来对付!”

宋世超道:“不,我也是武宋,小叔叔先躲起来,我和星辰叔对付他们。”

宋星辰慢慢将刀抽出半截:“我不知道你们是脑子有病,还是图谋不轨。总之,想动他,先过我这一关!”

为首的男人啐了一口道:“好狗不挡道,这可是你自找的,兄弟们,上,削他们!”

一声令下,众人一窝蜂似地冲过来,宋星辰一刀把一个人手上的铁棍劈断,然后往他的腹部踹了一脚,后者立即倒在几个同伴身上。

宋世超双手使出蛇拳,杀进人堆里,双手专点人的喉咙,又快又狠。

两人如同狮子入羊群一般,一眨眼功夫就把这帮歹徒揍得满地找牙,宋星辰这还算是手下留情的,要不然他们肯定个个缺胳膊断腿。

宋星辰一脚踏住领头人的胸口,喝问道:“谁派你们来的?”

“我……我们不知道……”

话还没落,宋星辰用刀鞘往他脸上扇了一下,我清楚地看见两枚沾血的牙齿飞了出来。宋星辰又问了一遍,那人满嘴是血地回答道:“有……有人悬赏一千万,要这位小哥身上的一根骨头。”

我走过去问道:“哪一根?”

他指指自己的右小臂,我心说这也太有创意了吧?黑道的人经常喜欢花钱卸别人一条腿或者一只手,但没见过只要一根桡骨的,再说我的桡骨要是给了他,我这条手不就废了吗?

宋星辰往那人脸上踢了一脚,喝道:“谁指使的!”

我很想对宋星辰说,别问一句打一下,非得打昏不可。但是眼下不好灭自己人威风,况且我知道他有点暴力倾向,就不说什么了。

那人抖抖索索地回答:“没……没有人指使,是……”

这时,一个红色光点停在他额头上,是激光瞄准器,我大喊一声:“快闪开!”

‘噗’的一声,那人的额头上出现一个血洞,脑袋在子弹的巨大冲击力之下前后晃了一下,然后瘫在地上,双目圆瞪,鲜血缓缓从后脑勺流了出来。

我们三人迅速后退,子弹是从上面打下来的,躲在悬崖下面正好是狙击手的死角。

几个歹徒的身体依次抖动起来,每个人都无一例外地被爆头,此人的枪法简直出神入化,眨眼功夫,这帮歹徒全部交代了。

我们三人躲在悬崖下面不敢动弹,宋星辰把耳朵贴上去倾听,我掏出手机打开百度地图,由于信号不好,刷新了半天才出来。我们藏身的位置正好是公路的转角处,那人占据制高点,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会暴露在他的狙击范围内。

这可不好办了,我们只能缩在这里,跟他硬耗!

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个小时,宋世超指指路边的卡车道:“我有个主意,能不能冲到那辆车上,开车走?”

我摇了摇头:“太危险了,且不说那车停的位置不好,就算我们一鼓作气跑过去,发动汽车也得花几十秒,这段时间足够被他干掉了。”

这个狙击手好像也不是想要我的命,不然他之前有大把机会动手,难道他和这帮歹徒一样,也是要我的骨头?

我心里简直像日了狗一样,不知道招惹到哪个奇葩的罪犯,居然遇上这样的事情。

这时砰的一声,宋世超吓得全身一耸,连忙检查自己身上,原来那一枪是打在卡车油箱上的,汽油立即汩汩地涌了出来。显然是上面那人听见了我们的交谈,把我们最后一线逃生的希望也抹杀了。

宋世超惊魂未定,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抽,宋星辰一把将他的打火机按住,摇了摇头。地上到处是汽油,搞得不好会引起爆炸。

我突然有个想法,指指自己的眼睛,又指指上面,然后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。

我的意思是我用冥王之瞳震慑他,然后宋星辰用石子打他,宋星辰摇头,用嘴型说道:“太危险!”

我一把抓过宋世超的打火机,指指油箱,假如制造一场爆炸,让强光瞬间剥夺他的视线,或许有逃生的希望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