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根针扎进血管,我立即感觉头脑一阵眩晕。

我把它拔下来,看见针上面涂抹了一些毒液,似乎是麻醉类药物,因为如果是神经毒素,射进颈部几乎是瞬间窒息,但是麻醉药却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完全发作。

宋世超大骂一声:“王八蛋!”立即朝那个吹箭的家伙冲过去,那人见状,一溜烟跑了。

我喊了一声:“快回来……”可是却有气无力,双腿一阵阵打摆子,好像喝醉了一样,周围的地面都在摇晃。

我拼命拍打自己的脸,掐自己虎口处的合谷穴使自己保持清醒,不知等了多久,宋世超跑回来,说道:“让那家伙跑了,小叔叔,你中毒了吗?”

我深吸一口气道:“是麻醉药,我坚持不了多久了,赶紧找地方藏起来!”

宋世超朝着四周眺望了一下,说道:“那边有个废屋,我们进去躲躲。”

我现在大脑像塞了棉花一样,根本转不动,若是放在平时我肯定不会答应,因为这荒郊野地的,孤零零一个房子太容易成为目标了。

宋世超搀着我往那里走,走到半路上我就快不行了,跪在地上,宋世超急道:“小叔叔,要不我背你吧?”

我摆摆手道:“烟,给我根烟!”

他递来一根烟,我接过来一折两半,把烟草塞进嘴里拼命地咀嚼。烟草里面的烟碱能够强制提神,对我这个从来不抽烟的人效果尤为明显。

烟草被嚼烂之后,那股恶心的水流进喉咙里,让我觉得清醒了一些,只是手脚仍然软得像面条一样,我问道:“有刀吗?”

“有!”

宋世超掏出一把小刀,我在自己手腕附近扎了两下,由于麻醉药的效力扩散,也不太感觉到疼,宋世超诧异道:“小叔叔,你干嘛自残啊?”

我摇头道:“我在给自己放血。”

“放血干嘛?”

我没力气解释,人体失血的时候会强制分泌肾上腺素,也可以让我支撑一会儿,同时会激活免疫系统,中世纪的放血疗法其实就是用放血让免疫系统增强。

我现在说什么也不能睡着,在这种环境下,睡着就完了!

宋世超扶着我继续走,他一边走一边在路边的树上刻一些记号,我问那是什么,他解释道:“这是武宋用来联络的暗号,待会星辰叔能找到我们。”

我们终于来到那间小屋,这屋子连天花板都没有,屋里空空荡荡,角落里还有一堆堆风干的狗粪。

我坐在地上,宋世超说道:“小叔叔,我给你弄点水喝吧?”

我吃力地摇了摇头。

我坐在那里,睡意一阵阵涌来,精神就在昏迷和清醒之间不断打着拉锯战。我又找宋世超要了几根烟,放在嘴里嚼,用那股刺激的味道让自己清醒。

宋世超看不下去了,说道:“你这样多折腾啊,要不就睡一会吧!”

我说道:“麻醉剂只是欺骗大脑,熬过去就行,千万别让我睡着,知道吗?”

宋世超叹息连连:“那天当家人不让你走,我还以为当家人小题大作呢,看来小叔叔你在外面确实仇家挺多的。”

这时,我和宋世超的手机同时响了,宋世超掏出来一看,骂道:“卧槽!”

我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他把手机递过来,上面有一条彩信,写着‘千金易骨令’,下面是我的照片和一张人体解剖图,在右手桡骨的部位用红色标出来,下面有一行字——

“悬赏一千六百万,摘此人一根骨头,不许伤其性命,黑龙堂交货!”

附近可能有一个手机通讯站,悬赏令竟然发到我们这里了,宋世超咂咂嘴道:“乖乖,这家伙够有钱的,怎么一转眼变成一千六百万了,换成悬赏我的话,不就一根骨头吗?我干脆就给他算了,下辈子就不用愁了。”

我叹气道:“事情没那么简单,摘根骨头容易,还是直接要我的命容易?”

宋世超答道:“那当然是……要小叔叔的命更容易了!”

我点点头:“但这人却舍近求远,只要骨头不要命,要么他是在故意示威,要么他就是出于某种目的,想把我们绊在这里。”

我拿起手机想给黄小桃打个电话,翻着联系人渐渐眼皮打架,竟然拿着手机睡着了。

我醒过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昏暗下来,屋里没人,麻醉剂的劲头已经过去了。我站起来喊宋世超,他从外面拎着裤子进来道:“小叔叔,你醒啦,我刚刚上了一个大号。”

原来是虚惊一场,把我吓坏了,我责备道:“你怎么不叫醒我?”

宋世超说道:“我看小叔叔挺困的,不想再看你折磨自己了,就干脆让你睡一会儿……你放心吧,这方圆几公里内都是野地,哪来那么多坏人。”

“宋星辰呢?”我紧皱着眉头问道。

“还没来!”宋世超回答。

现在已经是傍晚六点,天一黑会很麻烦,我走到屋外看了看道:“我们去找他!”

我和宋世超循着原路返回,突然看见宋星辰跪在一棵大树旁,刀插在地上,用手捂着肚子,衣服上全是血。

宋世超惊叫一声:“星辰叔!”

然后立马跑了过去,我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,面前的人无论身材、衣着都很像宋星辰,但那把唐刀却明显不是他的。

我大喊:“别过去!”

话音刚落,那人突然站起来,一刀刺进宋世超的胸口,刀从宋世超后背穿出来,他痛苦地弓着身子,双手艰难地去揪对方的衣服。

对方一脚把宋世超踢倒在地上,抬起头,竟然是一个女人。

宋世超抽搐两下,吐了几口血,口齿不清地喃喃道:“小叔叔……快……快跑!”然而瞳孔突然扩张,他死了!

我错愕地瞪大眼睛,乔装成宋星辰的女人不禁冷笑一声:“小弟弟,你到底什么来头,有人在道上花两千万买你一根骨头,你的骨头是金子做的吗?”

我咬紧牙关,内心被巨大的愤怒慑住,怒吼道:“有本事自己来拿啊!”

我发动冥王之瞳,此刻我极度愤怒,威力比以往还要强烈。女人尖叫一声,拼命捂住眼睛,我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,冲到她面前,重重地砸在她脑袋上。

女人倒在地上,浑身抽搐不止,脑袋不停流血,我赶紧收了冥王之瞳,反噬的效力让我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我过去察看了一下宋世超,他已经没有呼吸了。一想到他是被我连累的,我心里既难过又愧疚,我用手替他合上眼睛,把他抱起来,抬到那个小屋里面。

我现在没条件将他安葬,拿掉他身上所有能够确认身份的东西,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住他的脸,双掌合十道:“兄弟,是我连累你了,等我逃过这一劫再回来安葬你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