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来之后,我看见刚刚被我砸晕的女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身体也不抽搐了。

我心中一阵惊讶,难不成我刚刚下手太重,把她给砸死了?可是凭我对人体构造的了解,我要把人打晕,绝对不会打死的,刚刚我砸她脑袋那一下力量是有所保留的。

当我走近一看,发现女人的唇边泛着一道白沫,我顿时意识到不对劲。这分明是中毒的迹象,她的脖子上扎着一根细如蚊足的针。

我抬头看去,树梢上好像蹲了一个人,从树叶里露出一截细管。这人就是之前拿麻醉针暗算我的家伙,他似乎在故意等我过去查看尸体,然后暗算我。

但他不知道,我的眼睛在黑暗中,看东西比白天还要清楚!

眼下宋世超牺牲了,宋星辰又下落不明,我只能靠自己,再中一发麻醉针,我就只能任人摆布的份了。

我不动声色地捡了两块石头,一块抄在手里,一块石头塞在口袋里。

我慢慢接近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树叶中露出的那根细管。快接近的时候,故意跺几下脚,装作还在走动的样子,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树叶晃动几下,那人似乎在调整姿势。

他的赤脚踩在树杈上,我大致能判断出他身体的轮廓,以及脑袋在什么方位。

我慢慢拉开胳膊,瞄准对方脑袋的方位猛的一掷,那家伙一惊,细管里射出一段极细的银光。这一次我有所准备,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避开,与此同时,石头打中了他的身体。

一个瘦得跟猴似的男人从树上掉了下来,他全身画着丛林迷彩伪装,脸上戴着一副热成像夜视仪。这人身手极其灵活,竟然在掉落的瞬间勾住一根树枝,悬在半空中,舌头一翻,从嘴里吐出一根细管,瞄准我又是一发飞针!

幸好距离较远,我有足够的时间作出反应,我向侧面一闪,那根针插在我的衣服上,上面涂着一层药水。

那男人自知暴露,也不跟我含蓄了,吐掉细管,舌头一翻,牙齿间又多了一根细管,我心说这他妈还带自动装弹的吗?

他的暗器似乎是一小截藏了飞针的竹管,两头大概用竹纸封死了,藏在腮帮或者掏空的牙齿里面,一发射完能立即再射,中间几乎没有停顿。

我拔腿就跑,逃跑路线呈‘之’字型,两发飞针危险地从我身侧闪过。

我以为跑出树林他就没招了,结果回头一看,那人全身涂得绿茵茵的,像个大蛤蟆一样在地上用四肢爬行,速度却极快。

他爬行时无声无息,在这寂静的荒野中显得格外诡异!

这人虽然很瘦,但手脚几乎一样粗细,就像猿猴一样,似乎善于攀爬。

我记得古代的江湖上有这样一种特异的杀手,叫作:蜮人,他们能不动声色地潜进任何地方,用飞针暗杀目标。

蜮人由于行踪诡异,出没不定,甚至被古人当作了妖怪,含沙射影这个成语就是从他们身上来的。其实潜伏在水里面暗算目标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,这一招颇似东洋忍者,但蜮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,野史记载,吕皇后就曾经买通一个蜮人暗算韩信。

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种江湖失传已久的杀手,为了拿我的赏金都出山了!

蜮人一路跟在我后面,并不急着放倒我,我快他也快,我慢他也慢,摆明了是咬住不放的节奏。等我跑不动的时候,他突然舌头一翻,像个大蛤蟆一样蹲在地上,嗖一声射出飞针。

我向旁边一闪,由于动作幅度太大,差点没摔倒。

我盯着他的眼睛,准备用冥王之瞳治他,岂料他竟然一溜烟逃开了,飞快地蹿进我和公路之间的一片杂草丛中。那身伪装色完美地隐藏其中,好像瞬间隐身了一样。

我赶紧向后退,眼睛在草丛中来回扫视,耳朵捕捉着一切风吹草动。这时嗖的一声,我根本没看见飞针,心中一慌,凭本能往旁边躲闪。

脚上传来一阵小小的震动,就好像被沙子打中一样,低头一看,鞋上竟然插了根飞针!幸好我刚刚走动了一下,歪打正着地射中了鞋帮子,没刺进皮肉。

我暗暗告诫自己,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张,蜮人除了飞针之外没别的绝招,躲开飞针我就是安全的。

我和他僵持着,估计有半个小时,他可能弹药不多,没有再射我。这时路上开来一辆车,车上下来两个人,交谈的声音在夜晚格外清晰——

“那家伙是在这吗?”

“最后定位就是在这里,错不了,哈哈,没想到两千万挣得这么容易,太爽了!”

“这到底是哪个变态,花两千万买一根活人骨头?”

“也许是深仇大恨呢,你管那个干嘛,有钱人的世界咱们不懂!”

我从他们的对话中捕捉到一些信息,我的赏金又涨了,还有他们说的定位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手机定位!

难怪各路罪犯源源不断找上门,原来他们有定位手机的系统,我实在低估了这帮人。

来者显然是两个小角色,一路咋咋呼呼的把自己的目标都暴露,其中一人低叫了一声道:“什么玩意,这天怎么有蚊子咬人?”

“奇怪,我头怎么这么晕?”

两阵沉重的摔击声,原来蜮人不想让外人分我这块香饽饽,用飞针把他们麻倒了。我心想这敢情好啊,我在这里呆着反而是安全的,蜮人就是我的‘天然保镖’。

“谢谢啦,兄弟!”我冲草丛里喊,然而没人理我。

当务之急是赶紧把手机卡毁掉,我后退几步,掏出手机准备拆开外壳,这时一个电话打到我手机上,是个没有来电显示的号码。

我犹豫再三,还是按下接听,眼睛一刻不敢离开前方的草丛。

“你好啊,宋大神探!”电话里传来一个慢条斯理的中年男子声音,是那种带着磁性的烟嗓。

“你是谁?”我冷冷地问道。

“距离我给你安排的这个惊喜,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,你竟然硬撑了这么久,我不得不说干得漂亮。”电话里传来一阵干巴巴的鼓掌声:“容我自我介绍一下,在下黄泉买骨人!”

我冷笑道:“又是一条江北残刀的狗?看来你是条喜欢骨头的狗。”

“你很敏锐,不错,我和驯狗师是同事兼朋友,听说你把他干掉了,所以上层派我来会会你。”电话那头的人一阵冷笑:“今后还请宋神探多多关照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