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把司机从驾驶座里拖出来,扔在路边,他放在支架上的手机开着gPs定位系统,上面正有三辆车朝这边赶过来。

我如果继续往前走的话肯定会遇上那帮人,最保险的还是回到刚刚和蜮人僵持的地方,先和宋星辰汇合,再想办法离开这里。

我把司机的手机后盖打开,掰碎手机卡,然后将司机那身夹克衫和鸭舌帽扒下来,简单地变了下装。

我坐进驾驶室,凭着以前的印象,慢慢地发动汽车!

置物柜里有一瓶没打开的矿泉水,我拿起来看了一下,确认里面没有加东西,这才拧开灌了一大口。焦渴的肠胃被灌溉的感觉,真是畅快至极。

我将车灯熄灭,一边在漆黑的夜路上行驶,一边思索着眼下的处境。

我不大确定‘千金易骨令’的范围,但接下来,随着赏金的提高,会有更强力的罪犯源源不断地杀来。

我的体力顶多支撑到天亮,要尽快想办法突围,离开偏僻的地方应该就能安全了。

半小时后,我回到和蜮人僵持的地方。四下一片寂静,我把车停在路边,打算去把蜮人处理一下,至少要给他绑起来。

我循着原路折返,蜮人就倒在半人高的草丛里面。当我接近的时候,突然嗅到一股温热的血腥味,前面好像站着一个手持利刃的人,我吓得赶紧停住,转身准备走。

那人耳朵很灵,迅速地追上来,我回头准备用冥王之瞳拼了,却发现那人手里举着一把唐刀,愣了一下,竟然是宋星辰。

我当时激动得差点把他抱住,当然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合适,所以还是忍住了,宋星辰说道:“小少爷,你没事啊,这就我放心了!”

原来他循着宋世超留下的记号找到这里,蜮人刚刚醒过来,宋星辰毫不客气地就给他结果了。

我说道:“宋世超死了。”

宋星辰微微一惊:“此地不宜久留,边走边说吧!”

我摇摇头:“先把宋世超安葬了吧,他就在不远处的小屋里。”

我俩来到小屋,一路上都很谨慎,我现在完全是惊弓之鸟。好在宋世超的尸体没被人动过,我们找了些木板,在旁边挑了一块较松软的土地,挖了一个浅坑把宋世超埋了,然后把木板插在坟头当作墓碑。

我想给他烧点黄纸,但火光可能会把罪犯吸引过来,所以就用黄纸叠了几个纸元宝,码在坟头。

宋星辰说道:“还是写个名字吧!一来方便武宋把他的遗体带回去;二来现在到处是找你的罪犯,他们要是看见这里有座无名坟,可能会刨开看看。”

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,点了下头,宋星辰抽出唐刀,唰唰几刀在墓碑上刻下‘宋世超之墓’五个字。

我俩返回车里,相互交换了一下情报。原来下午宋星辰和那个肌肉男恶斗的时候,枪声把另一帮悍匪吸引过来了,狼王因为同伴被杀,红了眼,三伙罪犯竟然互相内讧了起来,宋星辰趁机逃脱,为了寻找我花了一些时间。

我说道:“那个肌肉男看着有点眼熟,似乎也是有一个通缉犯,不过沿海这边的我不太熟悉。”

我们商量了一下,打算连夜赶去建阳市,到了之后坐汽车也好,火车也好,立即离开福建。于是我们上了车,为了安全,我一路上都没有开车灯。

我和宋星辰一路无话,两侧的景物不断后退。当我们来到一个路口的时候,突然一道雪白的光迎面照射过来,我的眼睛被晃得短暂失明了一下。

我的眼睛还没有恢复过来,就听见一阵牛吼似的发动机声,我使劲揉了下眼睛,看见前面是一辆吉普车,气势汹汹地朝我们撞过来。

“糟糕!”我大叫一声,把方向盘打了一圈,迅速朝后拐。

我们被那辆吉普车逼得不断后退,宋星辰叫道:“是那个肌肉男的车!他知道这里是必经之路,所以才在这里截我们。”

我咬紧牙关说道:“既然黄泉买骨人不要我死,那就拼一把吧!”

我把方向盘打回来,一脚踩在油门上,笔直地冲撞过去。那辆吉普车像发怒的公牛一样,后轮在地上空转了几下,摩擦出一道白烟,然后也汹汹地冲过来。

两辆车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迎头驶去,这是一场勇者的博弈,要么一起撞死,要么有一方认怂。

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,宋星辰眼神冷静地目视前方,吉普车那刺眼的光越来越近,几乎已经弥漫了我们整个视野。

就在差一秒钟就要撞上的瞬间,吉普车突然向左猛打方向盘,冲到路基下面去了……

我一阵振奋,踩死了油门往前冲,带着逃出生天的快意。可是没想到突然噗的一声,这辆车剧烈颠簸了一下,然后刺耳的摩擦声从下面传来,车身两侧像起火一样不断喷出耀眼的火花。

宋星辰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混蛋,他在路上撒了铁蒺藜!”

爆了胎的车已经不能再开了,我赶紧刹车,车还没停稳,宋星辰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,我也下了车,他招手道:“赶紧跑,那人要追来了!”

我们沿着马路狂奔,不一会儿,后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。只见那辆吉普车重重地把出租车撞开,好像坦克一样追在后面,驾驶座里的肌肉男如同美国大片里的硬汉一样,全身绑着绷带,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从车窗伸出一支冲锋枪来。

一梭子弹射过来,子弹弹射到地面,声音却不是很响,好像是软的东西,有一枚溅到我身上了,原来是橡胶弹。

宋星辰把唐刀一拔,刀鞘扔了,说道:“小少爷,我掩护你!”

我没喊住他,但见他猛的一跃,不偏不斜地落在吉普车头上,一步跳到车顶,一手抓住行李架,一手持刀朝下方插去。

吉普车在路面上东摇西晃,宋星辰却如同脚下生根一般,任凭对方怎么甩也甩不掉。这时肌肉男换了另一把枪,对着车顶扣下扳机,突突几声,车顶像炸开了花一样,出现几个弹孔。

宋星辰为了躲闪子弹,用手攀着行李架,身体被甩到了一边,危险地挂在车上。这一幕让我捏了把冷汗,可却帮不上忙。

就在这时,远处有一道灯光慢慢接近,只见一辆摩托车很快地驶过来……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