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为那辆摩托车也是奔着我来的,一瞬间万念俱灰!

然而当摩托车驶近的时候,突然车身一摆,横在我面前。骑车戴着头盔,从车身左右的袋子里各拔出一把格洛克冲锋手枪,对着吉普车的驾驶座就是一顿狂扫。

肌肉男见状,把身体一低,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,在路面上翻滚了几圈。

失控的吉普车轰隆一声翻了过去,滚到路基下面去了,我大喊:“宋星辰!”却没有反应。

骑手打完一梭子弹,快速地更换弹夹,从摩托车上走下来,双手举枪,对着肌肉男一通狂扫。肌肉男反应极快地在马路上打滚,突然扬手甩了一把飞刀。

骑手用子弹把飞刀打开,肌肉男趁机从腰间拔出手枪,和骑手相互对射。

两人隔着十几步的距离,一边开枪一边躲闪子弹,身法敏捷得像两头豹子,纷乱的火力网就在我面前飞来飞去,看得我目瞪口呆!

最后骑手仗着冲锋手枪的火力压制,打伤了肌肉男的腿。肌肉男飞快地跑进路边的草丛里,一边跑一边开了几枪,骑手追过去对着草丛打完子弹,这才作罢……

这场交火持续时间不到十几秒,感觉却持续了很久似的,当枪声停歇之后,我第一时间冲到路边去找宋星辰。

只见草丛动了一下,宋星辰从里面爬出来,他的衣服滚脏了,但是没有受伤。

我长松了口气,我俩的视线一齐集中到神秘骑手身上,我完全猜不到他的身份。当他把头盔摘下来,露出一张纹着苍狼的脸时,我一阵错愕,竟然是狼王!

宋星辰下意识地举起刀,狼王伸出双手道:“别紧张,我不是来争夺赏金的,我只想杀掉霸虎为我兄弟报仇!”

宋星辰冷冷的道:“我不信你。”

狼王轻蔑一笑,把枪收了起来:“爱信不信,老子向来说一不二!”

狼王去路边检查那辆吉普车,我和宋星辰交换了一下视线,我不知道狼王为什么突然改变立场,真的只是为了报仇?我想他不可能白白帮我们,毕竟我现在是个烫手的山芋,谁敢和我在一起?

一阵发动汽车的动静,狼王把那辆摔得面目全非的吉普车开了回来,拍拍车门道:“先上车吧!刚刚这里动静太大,肯定会把其它人招来的。”

我犹豫了几秒,还是和宋星辰上了车,上车之后,我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为什么帮我?”

狼王点了根烟,深吸一口道:“正所谓盗亦有道,道上开出悬赏之后,原本大家商量好公平竞争,但是没想到霸虎不守规矩,杀我兄弟。这口气我不能忍,钱我可以不要,但我必须做掉他,为兄弟报仇!”

我不禁对他有些刮目相看:“你还挺讲道义!”

狼王哼了一声:“我知道你不是本地的,你可以去打听打听,我狼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当年我杀警察是为了救兄弟,虽然最后落到全国通缉的下场,但我一点也不后悔。”

我问道:“你帮我,只是为了一口气?”

狼王吐掉烟道:“好吧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!我听说你是公安的人,既然有人花那么多钱买你一根骨头,想必你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我现在护送你离开追杀范围,等你安全之后必须满足我两件事,第一、派人替我那帮兄弟收尸;第二、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份,帮我逃到海外。”

我沉吟着,第一个要求倒还好满足,但第二个,我既没那个权力,也不愿意做这种昧心的事情,他再怎么讲义气,毕竟也是个通缉犯。

正当我犹豫之际,宋星辰忽然开口:“宋家可以给你弄一个新身份,至于逃到海外,得慢慢安排。”

狼王点点头:“行,那咱们就彼此信任吧!君子一言……”

宋星辰道:“驷马难追!”

说着狼王发动汽车,路上告诉我一些事情,叫霸虎的肌肉男也是沿海一个凶悍的流窜犯,这人以前当过东南亚特种兵,因为杀害俘虏被特种部队除名。此人身手十分了得,他回国后做过几桩银行抢劫案,直接拿炸药爆破金库,作风十分彪悍。

此人之所以一直逍遥法外,就是因为他心狠手辣,每次作完案就杀同伙灭口,所以警察怎么都找不到他。就因为他做事太绝,落得黑白两道都在找他,这一次也是被赏金吸引出来的。

其实我的赏金还附加了一个额外奖励,得手的人可以得到一个新的身份,离开这个国家,因此各路罪犯才不计后果地行动。这件事以江北残刀的能力也是易如反掌,想来并非空口支票。

悬赏我的范围覆盖了整个福建,狼王说就算我去了建阳市也不安全,最保险的办法是抄小路出省。

我纳闷道:“空口无凭的一条悬赏,为什么你就愿意相信呢?也许人家是骗你的呢。”

狼王哈哈大笑:“我们在道上混的人,最讲信用,但凡有这种暗花悬赏,肯定有人担保。这一次的担保人是沿海黑帮黑龙堂的前任老大,可以说是沿海一带黑道中最具威望的人。”

我暗暗感慨,地下世界也有地下世界的规矩,黑龙堂我自然是没听说过的,听狼王的口气,想必来头不小。

走了大约半个小时,路边出现一辆轿车,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招手,好像车坏了,狼王轻蔑地说道:“瞧,这又是奔着你来的,这种伎俩也太低级了!”

说完,他拔出格洛克手枪指向窗外,我阻拦道:“万一是个好人呢?”

狼王不理会,把车一停,对着那人开了几枪,都是往地上打的。对方吓得抱头鼠蹿,狼王跳下车,拍着车门说道:“下来,咱们正好换辆车!”

我对他这种作法十分反感,当他发动轿车的时候,发现这辆车根本没故障,而且油箱是满的,狼王说道:“瞧,我说什么来着,坏人身上自带一股气味,隔着十几米我就能闻出来。”

我笑道:“你自己不是坏人?”

狼王叹息一声道:“老子只是生不逢时,比如梁山好汉放在现在,拿你们公安的标准是不是也是罪犯?”

还别说,梁山好汉干的勾当,放在今天都是判刑的,我对狼王倒起了一些好感,觉得这人还不算坏。

他准备上路,我说道:“狼大哥,我来开车吧!”

他不屑的道:“不用,你休息一会,怎么?还怕我暗算你啊。”

我摇头道:“开着大灯太招摇。”

我把车灯关了,发动汽车,夜晚是我们最好的掩饰,狼王对我的夜视能力则表示惊讶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