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在黑暗中行驶了一整晚,眼看着天色要亮了,狼王让我休息一会,他来开车。

这时已经上了高速,我稍微安心了些,靠在后座上休息一会儿,宋星辰也闭目养神。这一觉睡得不太安稳,我做了好多噩梦,惊醒的时候发现天光大亮,我们还在高速公路上行驶。

狼王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,头不停地低下。我不知道他在干嘛,出于好奇从座位缝隙偷瞄了一眼,原来他右手拿着手机,正在发短信。

手机屏幕上慢慢打出一行字:“我很快就有一大笔钱的,放心吧!”

发送之后,他就把信息删了,我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,看来他帮我的目的还是为了悬赏,把我这头肥羊养在身边自然更保险一点,亏我还觉得他是个义气之辈。

狼王从后视镜里看我,我怕被发现,仍旧闭着眼睛装睡。

十点钟的时候,车停了,外面是一片熙熙攘攘的街道,周围的建筑都比较低矮破旧,不像是城市。狼王说我们到了一个小县城,可以在这里休整一下,大白天的,加上这里人多,不会再出现霸虎那种级别的罪犯。

下车的时候,我在宋星辰手上写了几个字——‘提防此人’,宋星辰会意,点了下头。

我们下车之后,狼王四下望望,说去吃点东西,于是我们来到一个馄饨摊,我要了馄饨和大饼,一天没吃东西,一顿狼吞虎咽。

吃完之后,狼王带我们走进一条小巷,七拐八绕地来到一个红发廊,他毫不犹豫地推门进去,我叫道:“我可没这兴趣……”

狼王笑道:“想什么呢,我打听点事!”

女老板笑容满面地迎出来,狼王低声说了句话,对方神情一变,两人交谈几句,一起出来。

原来这地方他也人生地不熟,不知道是谁的地盘。到一个地方打听当地黑道的事情,最快的手段就是找这种行业,因为这类行业背后都有黑社会罩着。

女老板带我们来到一间小楼,竟然是一个隐蔽的小宾馆,房间里面陈设简陋,床上还有一股廉价香水味,原来是小姐平时拉皮条的地方。

女老板笑盈盈地说道:“几位就在这里休息吧,有什么事尽管找我。”

“谢了!”狼王掏出一大把钞票塞给她,女老板客气了几下还是收了,等她走后,我问道:“你和她说什么了,有没有告诉她,我的一根骨头价值两千万?”

狼王大笑:“我又不是第一天出来混,我说我们是得罪了老大跑路的。”

我们三人的样子,确实挺像的,这种黑道智慧我可是学不来。

狼王说道:“这房间虽然简陋,洗个澡睡个觉吧,天黑了我们再出发。”

我问道:“你打算带我们去哪儿?”

他解释道:“从这里去江西省大概有一天的行程,如果一切顺利,你明天就安全了,你们歇着,我去弄点补给。”

说完他走了,听着他消失在走廊上的脚步声,我把之前无意中看到的事情告诉宋星辰,宋星辰冷冷的说道:“狗改不了吃屎,看来这家伙没安好心。”

我建议道:“要不我们现在就走?”

宋星辰摇头:“多利用他一会吧,等他露出真面目的时候,我来动手,我们现在身上没钱,走不了的。”

我竟然忽视了这个最基本的因素,我平时身上不带多少现金,全用微信,现在手机没了,宋星辰跟我也差不多。

我自然没心情在这里睡觉,我想给黄小桃打个电话,本来说好昨天就回去的,她肯定在担忧。

我给狼王留了张字条,说一会回来,便和宋星辰出去了。

在县城里转悠了一会儿,这个年代想找个公用电话简直是不可能,转了几乎大半个县城,才在一个小卖部看见一部电话,打一个长途要十块钱,我也无所谓了。

我拨了黄小桃的手机号,接通之后我说道:“小桃,是我!”

黄小桃惊喜地叫出来:“你小子死哪去了,现在整个局里都炸开了锅,以为你出事了,我们打算联系福建公安营救你。”

我笑道:“不至于吧,我失踪还不到四十八小时呢。”

黄小桃嗔怒道:“没良心的,还笑!”

我本来还发愁怎么解释这边的情况,听她的语气,公安已经知道我遇到状况了,我说道:“对了,你们怎么知道我有麻烦的?”

“你还记得上次我们端掉的直播网站吗?”黄小桃反问了一句。

我微微一愣:“记得啊!和那个有什么关系?”

原来深度网站被端掉之后,警方把当时的几千名客户全部列入黑名单,一直在监视他们的银行帐户,预防未来再出现这样的网站,因为这批人对组织来说无疑是一帮宝贵的客户。

就在今天上午六点,几千个银行帐户同时出现大量资金转移,警方以为深度直播复活了,可是这次回拢客户的速度未免太快了!

于是警方通过各种渠道调查,还请来老幺黑进其中几个客户的电脑里,随即有了一个惊人发现,这些人正在参与一场网络赌博,赌博的项目令人震惊——宋阳能够活多久!

网站上有十小时、二十小时、三十小时、四十小时这样的投注选项,下注金额高得令人咂舌,还是一段我的实况直播,镜头一直在变。老幺说可能是黑进城镇的监视系统拍下来的,单纯通过画面无法确定具体方位,所以黄小桃猜想我可能出事了,但又联系不上我。

听完之后,我震惊得良久说不来话来,我一直以为黄泉买骨人悬赏我的骨头只是一场单纯的示威,原来这背后竟然是一场赌博,而被一帮罪犯追杀得焦头烂额的我就是赌桌上的骰子。

黄泉买骨人既然掌握着这帮客户名单,说明当初的深度直播也是他的财产。

黄小桃说道:“宋阳,报告你的方位,我们现在想办法把你救回来!”

我说了一下现在的位置,黄小桃道:“你就呆在那里不要随便移动,我立即联系福建的特警兄弟。”

我嘱咐道:“千万小心,我不想再有无辜的人为我而死!”

挂了电话,这通电话打了五分钟,我几乎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了出来。当我和宋星辰转身离开的时候,迎面走过来一个眼神冰冷的人,手里拿着一件衣服。

我未及反应,那人突然把衣服遮挡住的手朝我伸过来。宋星辰眼疾手快地一脚将他踢翻,一把锃亮的匕首从他手里掉了出来,吓得路人惊叫连连……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