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星辰重重补了一脚,把那个意图行凶的家伙踢晕过去,对我说道:“赶紧走!”

我们快速离开,走到一个地方时,宋星辰突然把我拽到一旁的小巷子里。而刚刚我站立的位置,一块墙砖被打爆了,吓得我魂飞魄散。

我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看来悬赏令升级了!这帮罪犯不在乎我的死活了。”

宋星辰说道:“先回宾馆吧,街上太危险。”

我们回到宾馆,一拉开门,狼王举起一对手枪,宋星辰也下意识地举起刀。僵持了一秒之后,狼王放下枪,松了口气道:“你们跑哪去了,不知道自己很危险吗?还敢到处转悠。”

宋星辰冷冷地说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说。”

狼王无奈的摊开双手:“你这人疑心病重吧,我能有什么目的,借你们引出霸虎,干掉他为兄弟报仇!”

既然宋星辰挑破了,我也就不再避讳:“早上你发的短信我看见了。”

狼王微微一惊,最终挥了挥手:“进来说吧!”

我们进了屋,狼王坐在床边道:“其实有件事情我没告诉你们,今天早上六点,你的悬赏令更新了,不是钱数,而是加了四个字——生死勿论!”

我怒道: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?我刚刚差点被人杀掉。”

狼王抱怨:“我不是叫你们不要乱走动吗?”

我说道:“别岔开话题,继续说你帮我的动机。”

“和你想的一样,的确是为了钱!但同时也为了让你活下去。”狼王解释道。

原来狼王也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赌博的事情,但他把所有的钱都押在赔率最大的冷门上——我能活下来。凭他对这一带的了解,成百上千的罪犯只不过乌合之众,只有霸虎一个人威胁最大,黑道里面只有他和霸虎旗鼓相当,只要他当我的‘保镖’,保我活下来并不难,而且杀害无辜之人有违他的原则。

我问道:“你怎么能信得过你?”

狼王笑道:“因为你活下来的赔率最大,30赔1,我拿人格担保,你活下来对我才更有意义!而且我的人品如何,这位带刀的小哥最清楚。”

我看向宋星辰,宋星辰淡淡地说,之前在饭店挟持人质的时候,割下来的人质耳朵其实是假的,人质并没有受伤。

我察言观色,确定狼王没说谎,但这种动机,我真是打死也想象不出来。

看来昨天的追杀之所以不让我死,目的就是为了给这场赌博预热,让猎杀者聚集起来,使我变成瓮中之鳖!突然间黄泉买骨人取消了我必须活着的限制,接下来杀来的罪犯只会更加疯狂。

我问道:“你从哪里知道赌博的事情?”

狼王答道:“因为这类赌博不是第一次举办,几年前有一艘远洋货轮上发生了一起命案,几十个水手最后只有几个人活下来,其实那就是一场赌博!当时有上万人下注他们的生死,只不过警方不知道这件事,单纯地当成是一桩命案。”

我追问道:“谁有能力举办这种赌博?”

狼王耸了耸肩:“据说是某个手眼通天的组织吧,我在黑道混迹这么多年,对这个组织的存在略有耳闻,但它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,每次出现必有大动作。这个组织对于我们这些小毛贼来说,就是高山仰止的存在!”

我冷笑一声:“你一定很想加入吧!”

狼王沉吟片刻,摇头道:“不想,我还是习惯独来独往,加入什么组织虽然挺酷的,不过被人管着太不自在。”

从黄泉买骨人做的这些事情看,他绝对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,用钱买命,用命挣钱。

这时屋里的灯突然闪烁了一下,然后熄灭了,楼下传来一阵枪声,狼王骂道:“该死,他们找上门了!”说罢他把床铺掀开,从里面提出一个大手提袋,里面全部是枪。

望着我错愕的视线,狼王笑道:“我先前说去弄补给,你该不会以为我买方便面和矿泉水去了吧?这位带刀小哥,会用枪吗?”

宋星辰摇头拒绝,狼王将一把冲锋枪挎在背上,腰里揣了四把手枪,披上防弹衣,戴上一副恐怖分子的蒙面头罩,只露出眼睛和嘴。

他递给我们两个无线电耳麦,道:“我先出去清一清埋伏,你们自己冲出去,千万别死了,我可是把所有钱都押在你身上了!”

说罢,他打开窗户,从三楼一跃而上,下面的小巷里传来一阵爆豆子似的枪声,以及路人的尖叫声。

床上丢了两件防弹背心,我和宋星辰一人一件,然后冲出屋去。我们慢慢在走廊上前进,尽头处突然冒出来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,双手持枪。

“低头!”

宋星辰一脚把地上的灭火器踢了过去,动作神速地跟着冲上,一刀刺中灭火器和对方的胸口,那人便从窗户摔了出去。

灭火器里装的是干冰,白色的烟雾在楼梯通道里弥漫开来,只见宋星辰单手撑着楼梯扶手,潇洒的跳了下去,一阵疾速的砍杀声伴随着凌乱的枪声、惨叫声。

几秒之后,他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来:“下来吧!”

我惊魂未定地走下去,看见楼梯上到处是被砍倒的歹徒,有些还没死透,宋星辰打算补刀,我说道:“别,给警方留个活口审训吧!”

当我们来到一楼前台,看见前台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,墙上溅的全是血,柜台人员的尸体倒在地上。看着被我殃及的无辜性命,我心里有种深深的愧疚感。

我俩冲出小宾馆,在小巷里走着,外面不时传来枪声。走到巷口时,我看见狼王以一辆轿车为掩体,正在和另一边的人交火,整个街面上已经没有人了。

这简直就像回到了十年代,虽然我没亲身经历过,但听说改革开放之初,各种黑恶势力抬头,大街上就发生过激烈的枪战,当时出过一大批悍匪,狼王想必也是那个年代成名的。

狼王和对方正处在胶着状态,宋星辰说道:“小少爷,我过去帮他一把。”

我提醒道:“你小心,上面可能有狙击手。”

他点了下头,踩着小巷的墙壁跳到屋顶上,在上面压低身体疾跑起来,然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惨叫声,狼王从车后面直起身,朝我挥了下手。

我出来一看,宋星辰把那帮躲在车后面的歹徒全部砍倒了,有一个人摔在路旁的轿车上,整辆车都摔瘪了,胸口颤巍巍地插着唐刀。

他摔下来的地方是三楼的一个窗户,此人正是埋伏在上面的狙击手。

宋星辰轻描淡写的从尸体上拔出刀,在尸体衣服上擦抹干净,收进鞘内,狼王大声称赞道:“牛逼啊这身手,有没有兴趣跟我混?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