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请慕夫人详细对我们说说,她叫误喝药酒的年轻人先出去,年轻人有点不放心的问道:“警官同志,你刚刚不是说我中毒了吗?我要不要去趟医院?”

我解释道:“这个毒只是暂时无法摄取蛋白质,没大碍的,你留个联系方式,等我们找到解决的办法再找你。”

年轻人留下联系方式先出去了。

慕夫人用玻璃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波本威士忌,问我们要不要喝,我谢绝了,她慢悠悠地坐到老板椅上,诉说起来。

半年前,慕老板通过朋友介绍去了一个俱乐部,具体什么内容并没有透露给慕夫人。

慕夫人觉得有钱人的消遣,说白了也就是裤裆子的那点破事,她自己也是二奶上位,所以比较看得开。跟着慕老板就是图个锦衣玉食的生活,对方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管不了。

然而回来之后,慕老板的精神变得异常亢奋,慕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人,那方面自然是不行的,但是自从去了这个俱乐部之后,却变得龙精虎猛,甚至让慕夫人有点害怕!

因为每次办事,四目相对的时候,她都发现慕老板的眼睛像狼一样放着红光,有一次慕老板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,不是"qingren"之间那种亲昵的表示,而是狠狠的一口,血都出来了。慕夫人痛得尖叫,又推又打才把他弄开,慕老板一边说着抱歉的话,一边舔着嘴角的血,脸上带着一种贪婪。

慕老板好像对这个俱乐部特别上心,甚至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,有时候星期三晚上就问,明天是周末了吗?

一到周末,他下午五点就穿戴整齐准备出门。

慕夫人不知道他在俱乐部玩些什么,心里反正毛毛的,有时候也劝他,年纪这么大了,不要在外面乱疯。慕老板根本听不进,慕夫人挺气的,所以每到周末,她马上就邀一大帮人来家里玩。

还有一件小事,慕老板问她紫河车哪里能买到?就是胎盘,慕夫人以前在医院呆过,现在胎盘不太容易搞到,她拜托朋友来搞到,简单地炖一下,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一块皮,没什么吃头,而且是人身上的东西,慕夫人觉得怪恶心的。

说来也奇怪,慕老板这个半年不吃肉的人,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说完,慕夫人对我们道:“警官同志,老慕他是不是在外面干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,你们可千万别瞒我,别到时候他的财产被没收,我一分钱捞不着就亏大了!”

黄小桃嘲笑道:“你真够直接的。”

慕夫人自嘲道:“跟你们警察还兜什么圈子,男女之间的事,扒掉那层皮,不就是这样吗?”

黄小桃说道:“你放心吧,跟他个人没关系,你的财产不会受损失的。”

慕夫人点点头:“那我就放心了,不过他要是真犯了什么事,也请你们别为难他,再怎么说是我老公!”

我说道:“谢谢你的合作,我们告辞了!”

离开别墅后,我顿时紧锁住了眉头:“从目前掌握的线索看,这家神秘的俱乐部,很可能继承了汤师傅的遗志。”

黄小桃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我爸可千万别掺和进去啊。”

黄小桃放不下心,打算去黄老爷子家等消息,这时孙冰心打电话说试验有结果了,于是我们回了趟局里,孙冰心说道:“宋阳哥哥,反逆素和这种药酒没有任何反应哎。”

我说道:“换一种方式,给小白鼠喂药酒,然后喂它们吃同类的肉呢?”

孙冰心道:“我想到了,也试了一下,我把药酒中的酒精成分剔除掉,给它们注射了一些这种药物成分,用牛肉干、牛奶还有同类的肉来试验,它们都不吃。”

我朝桌上的笼子里一看,几只小白鼠抱着花生米和芹菜啃得正欢,对旁边的肉食却置之不理。

我沉吟道:“看来不是和反逆素起作用,那么应该是针对人体蛋白质发挥作用的,能弄到人体蛋白质吗?”

这里毕竟不是医院,弄不到血袋,黄小桃问道:“人奶行吗?有个同事刚生了孩子,我去要点奶。”

我说道:“太麻烦,抽我的血吧!”

“要不要这么有献身精神?”孙冰心笑道。

我撸起袖子,孙冰心给我扎上橡胶带,用针管抽了一管子血,然后把这些血放进喂食的塑料小杯里。

小白鼠起初无动于衷,后来有一只溜达过来,舔了舔,然后竟然停不下来地疯狂地舔食。很快其它小白鼠也过来,眨眼功夫就把一小杯人血舔得干干净净,小豆眼放着光,好像还在寻找‘美味’。

孙冰心倒吸了一口凉气,叫道:“太可怕了,它们竟然喝人血,这几只小白鼠还是处理掉吧!”

我阻拦道:“别啊,留着研究一下怎么解除这种作用,我可不想一辈子吃素。”

孙冰心对黄小桃说道:“小桃姐姐,还得麻烦你弄些人奶来。”

我突然一拍脑袋:“完了!”

两人一起问我怎么了,我苦笑道:“我每次用完眼睛要喝牛奶,现在我不能摄入异体蛋白质,等于能力被封印了……”

黄小桃询问道:“我叫我同事给你挤一袋?”

我说:“别别,这怎么行,她下得了手,我也下不了口啊!”

“有啥大不了的,好多健身的人都喝人奶,那位同事要是知道你喝了她的奶,肯定会很自豪的。”说着,两人没心没肺地笑起来。

处理完这件事,黄小桃打算去黄老爷子那边,孙冰心也想去那过夜,晚上黄老爷子家没人,我这个男生责无旁贷地也得过去。

我们晚上在黄老爷子家里看看电影、喝喝饮料,我晚上睡沙发,她俩睡黄老爷子的大床。

次日一早,黄小桃衣冠不整地跑出来,问道:“我爸回来了?”

我从沙发上坐起来摇摇头:“没有!”

黄小桃拍着胸口:“刚刚做了一个噩梦,我爸一身是血地回来,吓死我了。”她回去简单穿好衣服,继续拨黄老爷子的号码,可是仍然拨不通,黄小桃的眉头拧到了一起。

我问道:“看看慕老板回来没有。”

黄小桃给慕老板打过去,打通了,她刚喊了一声慕叔叔,对方突然挂断了,黄小桃咬着牙骂道:“混蛋,他知道我是警察,肯定出什么事了……冰心,别睡了,赶紧起来!”

在黄小桃的叫喊下,孙冰心不情不愿地起床,谁说女孩子出门慢,两人从起床到出门只花了十五分钟。

黄小桃把车开得跟飞一样,孙冰心吓得面色发白,我不停提醒她前面有交警,悠着点。

一路有惊无险地赶到慕老板家,但我们只见到了慕夫人,她说老慕刚回来没一会儿,接到一个电话,便突然收拾行李走了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