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黄小桃沿着那条小路一直走,走了估计有三个多小时。我发现这些人在故意绕路,最后来到一条郊区的国道上,上面车来车往,想追踪是不可能的了。

黄小桃咬着嘴唇骂道:“该死!”

我叹息了一声:“回去取了车,然后再过来找吧,靠两条腿不是办法。”

我们在国道上面拦车,拦了半天才拦到一辆出租车,车上有客人。司机表示如果我们去机场的话可以载我们,其它地方不行,突然黄小桃喝斥一声:“你给我下来!”

司机一脸茫然,黄小桃亮出证件道:“你手腕上戴的表,从哪来的。”

我这才注意到司机手腕上戴着一块欧米茄镶钻机械表,原来黄老爷子也有这样一块表,不过昨天我没见到。

司机吓得快哭了:“警官同志,我这表是水货,不是真的,几百块地摊上买的。”

“先给我下来!”

司机几乎是被拽出来,摘了表,黄小桃拿在手里气得直咬牙,对我说道:“是我爸那块,这是欧米茄公司为庆祝英国女皇登基60周年发行的限量版手表,全球只有一百只。”

她的目光落向司机,阴沉地质问道:“你是从哪里搞到的,你敢对我说谎一个字,我立马把你拷回去!”

司机瑟瑟发抖地交代,他常年跑这条线,认识路边一些不务正业的青年。今天早上他在一个城乡结合部吃早饭的时候,有个叫二道疤的小混混神秘地凑过来,说他手上有好货,就是这块表。

二道疤开价一千,司机正好最近岳父要过六十大寿,虽然觉得有点贵但还是买下来了,自己先戴上得瑟一会儿,哪知道就被黄小桃看见了。

黄小桃冷笑:“一千块买个教训吧,二道疤现在在哪?”

司机告诉我们一个地址,末了向黄小桃求情,把二道疤抓了,能不能把他的钱退回,他发誓下次绝对不替人销赃。黄小桃此刻的心情,我都担心她会当场拔枪杀人,便让司机丢下联系方式,赶紧走吧。

黄小桃攥着这块表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:“我真害怕一会过去,发现我爸的尸体躺在什么地方!”

爷爷去世的那天,我也是这样的心情,世上没有比看见至亲横死的尸体更让人心碎的事情了,我把手搭在她肩膀上,轻轻地捏了一下,代替安慰的话。

我拦了一辆卡车去那个城乡结合部,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吃公路为生,经营一些补胎、加油的店和小饭店。我逢人就打听二道疤在哪儿,回答我的人五个里面有四个都在故意隐瞒,他们肯定认识这人,也许当过二道疤的顾客,统一口径地说不认识。

黄小桃的样子很憔悴,主要是精神上的,我问道:“渴了吗?给你买瓶水!”

她默默摇头,我走到一个小卖部去买水,突然听见这样的对话——

“那老头一开始还不给我,等我亮出刀子,他吓得尿了裤子,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扒下来了。”

“二哥真威武,简直就是劫富济贫!”

小卖部前面的大槐树下面有张小桌子,几个年轻人在那里喝汽水聊闲天,我看见其中一个正在侃侃而谈的年轻人,染着一头枯草样的黄毛,左脸颊上有两道疤,于是我招手叫黄小桃过来。

我们走过去,旁边两人意识到不妙,立即走了。第三个人向说话的人频频示以眼色,那人转过脸来,我问道:“你叫二道疤?”

他笑嘻嘻地回答:“认错人了,我不是二道疤,他是我一个朋友!”

“是吗?那要去哪才能找到他。”

“不巧,他上个月被车撞死了。”

我气得想笑,竟然有人咒自己死的,二道疤是个专门销赃的小混混,估计经常有失主找上门吧!

这时黄小桃亮出证件,他的伙伴见状,立即以肚子疼为由溜了,二道疤慢悠悠地对着吸管喝了口汽水,说道:“我都说了你们认错……”

话说没完,他突然把汽水朝黄小桃脸上扔过来,撒丫子就跑。黄小桃被砸了一下,她的第一反应是踢起一个条凳,猛的砸到二道疤的腿上,那小子惨叫一声摔在地上。

黄小桃冲过去,从后面给他铐上,吼道:“袭警,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吗?”

我看见黄小桃的额角出了血,一阵心疼,拿出湿巾给她擦了擦,伤口不大,还不至于破相。

黄小桃揪着他的领口把他拽起来,道:“有没有见过一个老人,穿西装打领带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突然一巴掌打在二道疤脸上,因为这小子的领子下面就藏着一条领带。

“警察打人啦。”二道疤惊声尖叫。

“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!”黄小桃凶神恶煞地说道,牙关咬得咯咯作响:“那老人呢。”

二道疤瑟瑟发抖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他在哪,能不能别抓我进去?”

“别谈条件,我没那个耐心。”黄小桃死死的瞪着他。

“那我不说!”二道疤直摇头。

黄小桃气得又要打他,特案组的权限里面,对嫌疑人动点私刑也没关系,但是普通老百姓不知道什么特案组,毕竟影响不好。我拦下黄小桃的手,对那小子说道: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

“哟,你会催眠啊……啊啊啊啊!!!”

我短暂地发动了一下冥王之瞳,二道疤吓得缩起脖子,一脑袋黄毛都竖了起来,我冷笑道:“想再欣赏一会吗?”

他摇头。

“那就说实话!”我恶狠狠的逼问道。

他这才交代,昨晚有个满身泥泞的老头跑到这里来,一看就是个有钱人。当时他正好在外面溜达,老头好像是一路跑来的,累得坐在地上,找他要水、要吃的、要电话,于是他就跟老头做了一笔交易。

“什么交易?”黄小桃质问。

“他拿西装换了我一瓶水,拿手表换了一份盒饭,身上所有的钱换一个电话,结果没打通就不能赖我了!”说着,二道疤的脸上竟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。

黄小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今天凌晨一点的时候,她确实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,她回拨过去,果然二道疤的手机响了。

从这些话里我大概能想象到,黄老爷子昨晚有多凄惨,万幸他平安无事,这对我们而言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黄小桃急不可待地问道:“那老人现在在哪儿?”

二道疤答道:“在附近一家修车铺里休息,我带你们去。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