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道疤带我们去了那间修车铺,黄老爷子躺在一张钢丝床上,黄小桃激动地冲过去,喊道:“爸!”

黄老爷子醒了,慢腾腾坐起来,十分冷静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找我!”

黄老爷子的模样有些憔悴,可能是没休息好,黄小桃心酸了揉了下眼眶:“没有宋阳的帮助,我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你。”

黄老爷子朝我投来赞许的眼光,点了下头,拍拍黄小桃道:“别难过了,我也没遭什么罪,多亏了这位小兄弟。”

“他?”黄小桃将怀疑的视线投向二道疤。

二道疤听见黄小桃管黄老爷子叫爸,早就吓得呆若木鸡,黄小桃指着他道:“爸,这家伙趁火打劫,敲诈你,你要不要指控他?”

黄老爷子十分大度地摆了下手:“对于生意人来说,你情我愿的买卖不算敲诈!况且昨晚那个情况,一瓶矿泉水,一碗热腾腾的米饭对我来说,比西装和手表重要多了。”

他慈祥的望着二道疤说道:“小伙子,东西你留下吧,谢谢你的照顾,我觉得你很有生意头脑。别在这里瞎鬼混了,去城里碰碰运气,将来说不定能成就一番事业。”

二道疤愣住了,他大概十分感动,因为像他这样的男孩,从小就在这种地方摸爬滚打,从来没人肯定过他,他叫道:“老先生,我不能占你便宜,东西我待会还给你!”

“不不,留着吧,我不缺那些事外之物。”黄老爷子不在乎的摆摆手。

黄小桃把手铐钥匙扔给我,我给二道疤解开,她扶着黄老爷子出来,我说道:“去叫辆车来!”

二道疤答应着走了。

等我们到路边的时候,二道疤拦了一辆出租车,黄小桃父女上车后,二道疤小声问我:“这老头是什么人啊,我昨晚就觉得他气度不一般。”

我笑道:“有空看看南江市的财经频道,大概能看到他的名字。”

“这么说,是个有钱人喽!大哥,你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下?”

没抓他回去就算便宜他了,还谈条件,我懒得理他,正要走,二道疤叫道:“大哥大哥,我还有一件事情没说,你如果帮我介绍一下,我就告诉你。”

我冷笑道:“你少来,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他神秘地说道:“昨晚这老头被我藏起来之后,有一帮人来找他,看着不像好人。”

“那些人长什么模样?”我问道。

二道疤闭口不语,一脸狡黠地看着我,黄小桃催我上车,我摆摆手道:“等下,他目击到一些重要线索。”我对二道疤说道:“和我们回去一趟吧,我保证帮你引荐一下。”

“回哪?警察局?”他的神色有些畏惧。

我说道:“这点胆量都没有吗?我们既然放了你,肯定不会再扣你的,这可是你改变人生的机会哦!”

他咬了下牙,跟我们一起上车了。

我们都很好奇黄老爷子昨晚遇到了什么事,但鉴于有外人在场不便问起,一直回到局里,黄小桃安排个人带二道疤去画像,我们和黄老爷子则进了一间会议室。

喝了一口茶后,黄老爷子叹息道:“我跟老慕三十年交情,谁成想他竟然误入歧途,还想把我拉下水,还好我有起码的良知。”

“爸,你慢慢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黄小桃道。

黄老爷子诉说起来,原来慕老板几天前就神神秘秘地对他透露,说城外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俱乐部,在慕老板的劝说下,黄老爷子这才答应去开开眼界。

黄老爷子心想能有什么大不了的,他这辈子什么没见过,玩过,出于对慕老板人品的信任,他相信不会是什么乌七八糟的内容。

昨晚慕老板开车载他出了城,一路上慕老板说着云山雾罩的话,说这个俱乐部能让他重新认识到生命的意义,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,黄老爷子听得一头雾水。

后来他们去了那家养鸡场,出乎意料的是,这里早已停了几十辆豪车。黄老爷子见到了自己认识的一帮有钱人,还有一些是生面孔,听口音不像本地人,大概是慕名而来。

这里面有一些是第一次来,和他一样是被朋友介绍来的,大家都很期待、兴奋、好奇,但是参加过的人对俱乐部的内容绝口不提!

不一会儿,几辆越野车来接他们,那些人是清一色的西装男,上车之后,递过来一条黑布,要黄老爷子把眼睛蒙上,同时交出手机,由他们代为保管。黄老爷子有点生气,心想又不是自己求着他们要来的,既然不信任他,他不来好了。

可是对方态度很强硬,慕老板也在拼命地劝说,黄老爷子不得已,这才照做。

他心里有点担心,会不会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东西?路上一直地默记车拐弯的方向,可是载他的车拐来拐去,很快脑袋就糊涂了。

大约一个小时左右,他们下了车,被带进一栋建筑里面,这才解开眼罩。周围的窗户全部焊死了,屋里灯火通明,男男女女都穿着正装,端着香槟,像一个私人派对。

黄老爷子不屑道:“老慕,搞了半天就是一个派对,你也太会忽悠人了吧?”

慕老板叫他别着急,好戏还在后面,之后表演了一些歌舞节目,都是与会的嘉宾自发表演的,并非主人安排的。黄老爷子注意到舞台后面有一片布帘,一些人鬼鬼祟祟地进出,慕老板说带他去开开眼界。

两人走了进去,里面是一个很黑的屋子,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柱,底下有灯,打得通亮。玻璃杯里盛满了液体,浸泡着一个全身"chiluo"的少女,她的鼻子里不时冒出一个气泡,在水里泡着竟然不会死,脸上的表情就像梦游一样。

黄老爷子见多识广,知道有一种液体叫作四氟化碳,溶氧性极好,人能够在里面呼吸,宇航员的重力调节舱里就填充了这种液体。

一堆人围着玻璃柱,好像在观赏一条稀有的鱼,黄老爷子怒道:“到底在搞什么名堂,你再不说我就要走了。”

慕老板又说了一堆少安毋躁的话,发誓待会‘主菜’上桌,保证让他不虚此行。

他们移步到外面,喝了些酒,一会儿功夫主持人出来后,说了一堆高深莫测的话,宣布晚宴正式开始。

大家兴奋地各自落座,服务员端来一个个餐盘。

大家的菜式各不相同,慕老板的盘子里是一块肥瘦相间的肉,一块红色的像血豆腐的东西,还有一根炸得很酥的排骨。

黄老爷子盘子里是一块皮烧得很焦的肉,上面浇着酱汁,慕老板解释因为大家等级不同,他是头一次来,所以只能尝这么一点。

黄老爷子推说自己不吃肉,慕老板劝他一定要尝一口,这时黄老爷子看见旁边一个女人,正用叉子叉着一颗眼珠,一脸陶醉地品尝着……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