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小桃打算送她爸回家,黄老爷子说道:“不,你们去忙吧!我待会自己打车回家就行了,早点破案就少几个无辜的人遇害。”

我说道:“对了,伯父,还有件小事。”

我把二道疤的要求告诉他,黄老爷子听罢哈哈大笑:“把我公司的号码丢给他,我回头叫人事部给他弄个职位,我喜欢有野心的年轻人,小宋,你的野心是什么?”

我答道:“天下太平!”

黄老爷子点头:“这可是一个很大的野心啊,以前我总觉得小桃的工作太危险,收入又微薄,现在我亲身经历了这件事才体会到,太平很重要,国家不太平,我们生意人要怎么活,普通老百姓要怎么活?以后我会全力支持你们,用我的方式。小宋啊,我听说你在外面创业,一个月挣不了几个钱吧,等你和小桃订婚之后,我送你一家上市公司吧,省得再为生计发愁。”

我现在卖卫生巾,在毕业生里面算是混得相当好了,又自由又不缺钱,但在黄老爷子看来,仍然处在温保线上挣扎的人群,我拒绝道:“不用了,我暂时还是能养活自己的。”

“用不着客气嘛,等你成了黄家的女婿,就是自家人了,我难道把遗产给外人吗?”黄老爷子不高兴的道。

这话还真叫我心动了一下,黄小桃说道:“得了,爸,你就别拿糖衣炮弹腐蚀宋阳了,你才六十多岁就老想着遗产的事,说不定你能活一百岁呢。”

黄老爷子哈哈一笑,挥手道:“你们去忙吧!”

二道疤已经将目击到的那帮人画了像,他印象深刻的只有三个,既然是出来追黄老爷子的,应该都是些保镖,我们打算从南江市各大保镖公司查起。

得知黄老爷子要给自己一个工作,二道疤乐得嘴都合不拢,不过他既没文化又没特长,黄老爷子只是给了他一个搬运工的差事。

后来这小子靠自己的能力慢慢往上爬,混得风生水起,单拎出来能写一部吊丝逆袭史,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。

孙冰心已经回来了,我们打算开个会讨论一下案情,于是我挨个给特案组成员打电话,老幺才起床,懒洋洋地说不来行不行,我叫道:“必须得来!”

老幺软磨硬泡地说道:“哎呀,小宋宋,我刚起床嘛,脸还没洗呢,你弄个笔记本,我在视频里面参加一下。”

我说道:“以前可以,现在不行,你是特案组成员,这个名额我谁都没给,给了你。每个月三万保底工资你不想挣,那行,我换一个人,会黑客技术的人一抓一大把。”

老幺道:“你能找到比我厉害的,你就换个呗!不自由,毋宁死。”

我还真没辙了,一旁的黄小桃勾勾手指,要过电话:“半小时内赶过来,否则扣这个月奖金!”

老幺立马急了:“一小时行不行……”

不给他回答的机会,黄小桃就把电话挂了,扔还给我,笑道:“县官不如现管,咱们现在是正规军了,这么好使的手段不知道用!”

我一阵佩服,又学会一招。

我走进会议室,发现宋星辰已经到了,我明明一直站在门口打电话的,我惊问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孙冰心揭发道:“他从窗户跳进去的,把我吓一跳!”

黄小桃叹息一声:“真是个个身怀绝技,大白天的不许爬窗户,这是市局哎,被市民看见影响多不好。”然后她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闷头抽烟的王援朝:“还有你,会议室不许抽烟。”

孙冰心说道:“对对,每次开会屋子里都跟失火了一样,呛得人都没法呆,咱们这个特案组干脆定好规矩,绝对不让抽烟!”

王援朝默不作声地熄灭烟头,从怀里摸出银质小酒壶,黄小桃气得想笑。

宋星辰头一次参与这种正式会议,抱着唐刀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,我问他伤势好了没有,宋星辰道:“好了,对了,姑姑听说了上次的事情,责怪我没有及时联系她,她打算来这里看看你。”

我一听‘姑姑’这二个字就头皮发麻,上回在宋家村发生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,便苦着脸道:“别叫她来啊!”

“这我作不了主。”宋星辰摇摇头。

我无奈地叹息一声,但愿她这次只是单纯地来看我的。

老幺仍在赶来的路上,我们五人先商量一些基建的问题,就是我们的办公场所。特案组是一个与市局平行的独立小组,但却不能真的独立出去,比方说在外面租个房子,这样不太方便使用市局的资源,而且会显得很不专业,就好像一个民间的侦探事务所似的。

但是现在市局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挤不出屋子来办公,孙冰心问道:“必须得有吗?像这样不行吗?需要开会的时候借个会议室就是了。”

黄小桃道:“必须得有,首先像老幺这种闲云野鹤,还是规定他每天坐班比较好,有案情发生立即能召集起来;其次以后案子多了,档案、卷宗需要存放,另外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枪械,起码需要一个保险柜!”

孙冰心惊讶道:“哇,我也可以佩枪?”

黄小桃说道:“原则上可以,但你爸不允许。”

孙冰心立即拉下脸。

宋星辰平静地说道:“朝九晚五,恕我不能遵守!”

黄小桃道:“给你开个特例,反正只要宋阳一走到阳台上你就会从哪冒出来。”虽然是挖苦的话,但她形容得还是挺贴切的。

办公室是个头疼的问题,最实际的方案是叫其它警员给我们腾一间出来,孙冰心忽然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爸说江分区的分局近期要扩建,我们搬过去吧?”

我说道:“不好吧,交通各种不方便,我上下班还要坐渡轮。”

孙冰心笑道:“渡轮多好玩啊,我最爱坐渡轮了。”

黄小桃突然捧腹大笑,笑了半天才说道:“我想象了一下宋星辰嘴里叼根管子,在水里暗中保护你的样子,太好笑了。”

我尴尬的道:“你不能因为人家不喜欢说话,就老挖苦人家啊!”

王援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违反纪律,叼上一根烟,淡淡地说道:“去武警基地吧,那边有空房间。”

“那不是更远?在郊外。”黄小桃埋怨道:“你怎么又抽烟了,简直无组织无纪律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