讨论来讨论去,黄小桃说道:“没有地方呆,我们自己创造空间吧!”

孙冰心问道:“盖一栋楼出来啊?”

“哈哈,你真说对了,我爸这次经历了这件事,估计可以说服他放点血。我让他给市局捐笔钱,在旁边再建一栋楼,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占一层了。”黄小桃说道。

孙冰心竖起两个大拇指:“哇塞,财大气粗!”

几分钟后老幺冲了进来,他的尊容用一句话很难概括。一脑袋鸡窝乱发,身上的衣服扣错了钮扣,一只脚穿着运动鞋,一只脚趿着人字拖,手里提着一袋早点,估计是跑来的,喘了半天才喘匀。

黄小桃看了下表,说道:“正好赶上,不错不错,大家掌声表扬。”

她和孙冰心啪啪地鼓起掌来,老幺环顾一圈,跑到我和宋星辰中间坐下,一坐下就挤眉弄眼地跟宋星辰搭讪:“帅哥,怎么称呼?”

宋星辰冷冷地回了句:“滚!”

黄小桃宣布正式开会,把案情经过大致说明了一下,听的时候大家都格外震惊,尤其是老幺和孙冰心。

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个罪恶的俱乐部,我们有三个调查方向,一个是保镖公司,这条线索由王援朝负责;一个是与会的南江市富翁,这条线索黄小桃来查;最后一条线索是通过黄老爷子的叙述,大概找到俱乐部的物理位置,这个由我和宋星辰去查。

老幺去网上调查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俱乐部的线索,考虑到俱乐部的隐蔽性,网络无疑是个最方便的组织形式。

孙冰心去化验那个肾脏,确定一下死者身份。

黄小桃分配完任务,将视线移向我,我说道:“孙冰心的任务我改一下,你还记得前两天我们在桂和园的包子里发现人指甲的事情吗?”

黄小桃道:“那件案子另一个组在查,听说已经带回来一些人在询问。”

我说道:“我隐约觉得指甲包子和吃人俱乐部有关,孙冰心,你过去看看,找出两案之间的联系……算了,待会我也去看看吧,这案子其实我也比较在意!”

黄小桃打了个响指:“那就先这样了,我建个微信群方便联络,你们彼此留下联系方式,确保每个成员能找到每个成员。我们现在是特案组,是一个整体,大家要学会协同合作!解散吧!”

我、黄小桃还有孙冰心去了法医试验室,那片被绞碎的指甲法医没验出什么来,由于指甲不好提取Dna,况且又被弄碎又被蒸熟,线索等于没有。

值班法医从冰箱里拿出当时的物证,法医经常用冰箱来保管人体器官,看见那一袋袋血淋淋的器官,我一转念又想到了那家吃人俱乐部。

指甲,和整个包子都在,指甲已经被拼了起来,是一个完整的指甲,大小应该是个成年人的,前段有修剪的痕迹,后面隐约能看见一道半月痕。

我盯着这片指甲沉吟许久,即便是我,也不可能从一片指甲上面查出什么来。

孙冰心说道:“这片指甲是怎么进到肉馅里面的呢?是肉剁成馅之前塞进去的,还是之后放进去的?有没有可能是竞争对手故意搞破坏?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我激动地叫道:“对啊,你提醒了我,能不能看看肉馅被冻过多久!”

法医取了些样本,用显微镜开始看,细胞被冻了再解冻,会有一些损伤,当然只有在显微镜下才能看出来。看完之后,法医用试剂检测了一下,我们耐心等着结果,法医告诉我们:“冻过很久,至少一个星期。”

我心领神会地点头,黄小桃道:“你为什么要问猪肉有没有被冻过?”

我说道:“为了确定这个人死亡的时间,还有地点!”

“啊?”孙冰心和黄小桃一起惊呼。

我微笑道:“孙冰心的话提醒了我,指甲应该是插进肉里面去的,你们都见过冻肉吧,像石头一样硬绑绑,想把一片指甲插进去是不可能的。也就是说,这片指甲插入的时候,这块肉肯定是新鲜的,它被冻了一个星期,也就是说此人是一个星期前遇害的。”

一个星期前?

说到这里我猛然意识到,吃人俱乐部也是每星期举办一次活动。

黄小桃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亏你能想到这种细节,那遇害地点呢?”

我说道:“我不能肯定,但绝对不是在桂和园。我们当时看过冰藏库,里面放摆了冻得很硬的肉,据经理称是从肉联厂直接运来的,那么遇害地点应该在肉联厂!”

黄小桃摇头说道:“肉联厂的人,警方反复调查过,没有可疑的,也没有失踪人员。”

“什么?”我一阵失望。

孙冰心说道:“我很好奇哎,为什么这人要把指甲插进肉里面,有什么用意吗?”

我试图想象那一幕,沉吟良久才说道:“因为,他想告诉外界,自己遇害了!”

两人瞪大眼睛看着我,我擦拭了一下眼泪道:“不少案子都有这种情形,受害者拼命保存下来一些线索,希望日后能有一位像宋慈般的人,替他们沉冤昭雪。我猜这个人的情形是身边什么也没有,只有肉,他知道自己要死了,唯一能做的就把指甲拔下来,塞进肉里。”

孙冰心问道:“为什么要选择这种自残的方式呢?”

我看了一眼在场的法医,下面的话涉及到一些案情内幕。

我作了一个出去说的手势,走到外面,才说道:“因为他知道自己连尸体都留不下来……”

“什么!”两人一阵惊呼。

我的思路就像开闸放水一样,完全打开了,当时的情形仿佛浮现在我脑海中一样。一个赤身裸-体的男人和肉被困在一起,周围特别的冷,他的四肢已经冻僵,他知道自己即将死无全尸,于是用力拔下自己的指甲,塞进还没有冻结实的肉里,希望透过这种方式让外界知道自己遇害了。

男人的尸体消失了,很大可能是成为了俱乐部的盆中餐,猪肉却跑到了桂和园变成了包子馅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交叉?难道桂和园和俱乐部有关系,显然不是,男人遇害的地点是冷冻车,冷冻车里的气温可以达到零下二十度,末梢神经完全冻死的情况下,一个人才可能把自己的指甲整片拔下来。

想着想着我迅速吼道:“去查一下运送猪肉的司机,我想他一定和那个养鸡场的保安一样,做了一份不可告人的‘兼职’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