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小桃去查司机,我和宋星辰去调查现场,孙冰心说道:“那我去干嘛?现在又没有尸体可以解剖。”

黄小桃道:“宋阳,给你的冰心妹妹找点任务呗!”

我想了想说道:“麻烦你跑下腿吧,把各分局最近的失踪人口搜罗起来,找一找潜在遇害者。”

“这怎么找?”

孙冰心没有亲历过人肉包子案,我笑道:“凭你的感觉,找出其中‘最好吃’的人!”

我们各自去调查,我和宋星辰打辆车来到那个城乡结合部,我在外围转了一圈,撑开验尸伞寻找脚印,果然有发现。但是周围一片空旷,风特别大,又都是荒草,印在地上的脚印断断续续的。

我手机上有一个老幺编写的地图插件,能在百度地图上运行,每找到一个点我就标示出来,我发现黄老爷子昨晚确实周旋了一大段距离,在同一片区域来来回回转了很多次。

最后实在没法往前推进了,我调出地图看看附近有没有山,西南面有一条山脉,由于这里太荒凉,地图上没有显示。

我给老幺打个电话,叫他查一下这附近有没有别墅之类的地方,把坐标发给我。

老幺在电话那头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,道:“没有别墅,但是有座清凉寺,你要去那看看吗?”

“居民区呢?”我问道。

“谁不开眼在这里建居民区,都没有!”老幺答道。

据黄老爷子的说法,现场可能是一栋山里的别墅,我叫老幺再想想办法,有没有可能是未登记的违章建筑。老幺索性黑进土地资源局的数据库里,发来几张卫星图,我仔细地看着,确实没有建筑。

但有一个地方发出微弱的反光,照片应该是正午时分拍的,我把照片放大、放大,画面完全变成了一个个象素点,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宋星辰这时候插话道:“是埋地天线!”

“埋地天线?”我没听说过这个名词。

“就是地下工事使用的天线,为了保持对外联络,这种天线一般不会太长,不太容易被空中发现。和苏联闹僵的时候,姑姑的父亲,也就是武宋那边的宋兆麟在国防部的一个秘密机构当顾问,参与过修建地下工事,我小时候看过图纸。”

我一阵欣喜:“就是说,这座山下面有一个防空洞!”

宋星辰点头,我回想着黄老爷子的叙述,他说所有窗户都被封了起来,我们都以为是地上建筑,其实是一座地下建筑,窗户外面什么都没有,可能窗户都是假的。

不过,武宋那边也有一个‘爷爷’让我有点在意,我随口问道:“那个宋兆麟还健在吗?”

“二十年前在一次机密任务中失踪了,传闻已经为国捐躯,衣冠冢破例进入了八宝山革命公墓。”宋星辰答道。

“真是可惜!”我叹息道。

我们朝那座山出发,半小时后来到山下,照片上一览无余,可是身在此山中就难辨东西了。找了一会,宋星辰告诉我有脚印,我们顺着那串脚印走了一段,然后它消失了,消失得非常彻底,就好像这人突然腾空飞走一样。

宋星辰说道:“这里应该有暗门!”

他拔出唐刀在地上插,找到一个缝隙,用唐刀使劲地撬动,唐刀渐渐弯曲起来。我担心他把刀撬断了,说道:“别硬撬了,可能有机关什么的,找找看。”

我用洞幽之瞳四下审视,发现地面有一条微微的隆起,过去刨了两下,里面是一条很粗的电线,电线一直通进一棵树里。

那棵树是真的,我用手敲打树身倾听,发现里面是空的。

宋星辰过来,一刀劈开树皮,拿手掰开,下面竟露出一个电闸,装在被掏空的树身里。

这机关真是太隐蔽了,我不禁好奇的问道:“电源要放在哪里?”

宋星辰说道:“这只是控制开门的,有一块蓄电池就够了,电源在下面,这种大型地下工程是可以自己发电的。”

我笑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?”我印象中,他对现代化的东西是一窍不通的。

“因为武宋的村庄里有这样的设施,虽然现在国泰民安,政治清明,但武宋自古以来就很谨慎,永远都会做最坏的打算。”

这是很机密的事情,要不是我们关系好,他大概不会告诉我,我暗暗感慨,那个小村庄还真不简单。

我伸手拉下电闸,只听见地底传来轰隆隆的液压机响声,后面的地面慢慢打开。暗门厚达几十公分,下面是钢筋水泥,上面是泥土,用来伪装的草皮全是真的。

我们沿着楼梯下到下面,虽然下面很黑,但对我俩毫不影响。

这里被改建过,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用途,穿过一条单调的甬道,我们来到了黄老爷子描述过的地方。地下室内弄得就像别墅一样富丽唐潢,有大吊灯、室内喷泉、做工考究的桌椅,地上扔着一些派对后扔下的垃圾。

“一个人都没有,看这样子是被匆匆遗弃了。这帮人真的很谨慎,就因为黄老爷子跑了,马上就把整个设施遗弃掉。”我分析道。

地上有些脚印,我特别注意没踩上去,这些是宾客留下的,都可以当作证据。

由于身上没带工具,我掏出手机拍下来,然后和宋星辰来到一间类似办公室的房间。进门是一张大橡木桌,上面摆着电脑,侧面有一个书架,对面是一个展示台,上面用方形玻璃罩罩着一个很大的乌龟壳,像是海龟壳。

我走近一看,乌龟壳下面放着一个英文标签——“哈莉叶{1842—2006}”。

我愣了一下,哈莉叶是谁,怎么活这么久?

这才明白过来是这只乌龟,我想起几年前有一条新闻,说达尔文当年养过的一只乌龟去世了,难不成眼前的龟壳就属于它?

这只见证了《进化论》诞生的乌龟,据说是澳大利亚一家动物园的镇馆之宝,去世那天全世界许多达尔文的粉丝前去哀悼。它的龟壳据说被拿到瑞士拍卖了,是瑞士有史以来第一次拍卖动物遗骨,价格想必也很惊人。

看来俱乐部的主人相当有钱,而且他是达尔文的忠实粉丝,信奉着弱肉强食的真理。

“看这个!”宋星辰说道。

他手上拿着一张铝合金小卡片,是压在写字台的玻璃下面的。

这张卡片非常精致,正面是一个似笑非笑的骷髅头,头上戴着厨师帽,手里拿着刀叉。

背面则刻着一把流淌着鲜血的弯刀。

我的瞳孔一下子收缩起来,错愕的喃喃自语道:“江北残刀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