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脑袋嗡的一下,果然是江北残刀的人,我低估了他们的胆量和狡诈。

此时我们身在地下二十米处,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我们,而一旁的宋星辰,也和我一样手脚无力,艰难地用唐刀支撑着身体。

“驯狗师是你杀的吧?”六道狂厨阴森森地问道。

“我说不是,你信吗?”

我知道就算我说破天,组织也不会相信驯狗师会死于刀神之手,这笔帐永远都会算在我头上了。

就算没有那桩案子,正邪不两立,组织一直视我为眼中钉,我知道他们也不会饶过我的。眼下,我基本已经被宣判死刑了。

“要杀要剐,随便吧!”我冷冷地答道。

六道狂厨突然一阵狂笑:“你真是不太理解我的艺术,为同僚报仇、替组织尽忠,这些无聊的事情才不会入我的法眼。我想要的,是你那颗聪明的脑袋,我要用最好的料理方式让它得到极致的升华,品尝它,享受它,让你的智慧与我的身体化为一体!”

我此刻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用恶毒的眼神瞪着他,可是内心却是一片无助。

六道狂厨作了一个手势:“抓住他,不要弄伤,会影响口感的。”

两个黑衣人大步上前,这时身侧传来‘咻、咻’两下破空声,两枚暗器在他们的喉咙上,那两人痛苦地捂着伤口,无力地跪倒。

“不可能!”六道狂厨尖叫一声。

我扭头看去,只见宋星辰慢慢站起来,拔刀出鞘,横刀而立,刀锋上闪过一段雪亮的光。

“干掉他!”

六道狂厨厉喝一声,众保镖冲上前来,宋星辰踏着桌子跳起来,一个拔刀术将最前面的保镖从右肩到左肋斜斜劈开,一转身把另一个人的脑袋剁掉,那颗脑袋还在半空中掉落的时候,电光火石地结果掉三个人。

宋星辰雪白的身影就像一头雪狮子,刀锋所到之处血花四溅、哀鸿遍野,我想叫他留一个活口,可是实在没力气。

但宋星辰并没有迷失在杀戳的中,最后还剩下两个,他用刀柄把他们敲昏过去,六道狂厨已经趁乱跑了,宋星辰飞快地追出去。

我一个人呆在遍地血肉的客厅里,心里也有点不安。

过了一会儿,宋星辰回来了,从昏迷的保镖脸上摘下防毒面具,给我戴上,然后自己戴上,搀着我离开这里。

我身体仍然无力,但勉勉强强可以说话,我问道:“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“龟息功!”

我恍然大悟,原来他从毒气开始释放的时候,一直屏着一口气。

从我中毒,到六道狂厨跑进来磨磨唧唧地说话,到他放倒一众保镖,前后估计有五分钟左右,他竟然全程没有呼吸过。

人类屏息的极限时间能达到多久?

三分钟?五分钟?

不,是九分三十七秒,据说有个俄罗斯人能在北极的冰河下面,不借助任何设备屏息这么久,这是目前公认的世界纪录。

但是据说当年岳飞手下有一名蛙人大将名叫阮擒龙,在水下能够呆一柱香时间,此人练的就是龟息功。

宋星辰的龟息功不是特意练的,而是在练习呼吸吐纳的时候顺便练的,屏息十分钟对他来说是绰绰有余,这些都是他后来告诉我的。

宋星辰扶着我来到外面,我说道:“先别管我了,那家伙跑不远,先追他吧!”

宋星辰答应一声,神速地追了出去,我把防毒面具,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在辟秽丹的拔毒效力辅助下,总算是可以勉强动了。

过了一阵子,宋星辰回来道:“跑了,他开了车。”

“什么车?”我焦急地询问。

“我已经联系了黄小姐,在路上拦截。”

说罢,他突然单腿跪下来,我一愣,问道:“这是干嘛?”

“刚刚我故意装作中招的样子,是想引出一些线索,害你置身险境,是我的过失。”宋星辰垂着头说道。

我笑道:“不,你做得很对,你现在不单单是我的保镖,也是特案组的一员,我要奖励你!”

至于怎么奖励,回头让黄小桃发一笔奖金吧,但宋星辰好像对钱没什么兴趣的样子。

黄小桃那边迅速行动,通知各处交警、民警拦截一辆黑色越野车,我们在此等待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黄小桃驱车赶到,见我坐在地上,嗔怪道:“真是的,姐一会不盯着你就出事,没受伤吧?”

“这次多亏了宋星辰,不然我可能就变成盘中餐了。”我苦笑了一声。

黄小桃招呼随行警员进去调查现场,那两名被打晕的保镖被弄了出来,等醒了再审问。当技术组打开冰柜,看见凶手储存的食材,不出我所料全都吐成一片。

我问黄小桃有什么进展吗?

黄小桃答道:“王援朝那边动作很快,查遍了全市注册过的保镖公司,没有太可疑的。失踪人员还在找,你这边呢?”

我大致说明了一下,她惊诧道:“又是组织?”

“不!”我摇头:“我觉得不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黄小桃问道。

无论是驯狗师还是黄泉买骨人,他们登场的时候都带着极其霸道的气场,而且他们永远会准备好后手,让人应接不暇。

这个自称‘六道狂厨’的秃子与他们相比,无论计谋还是气场都太弱,竟然被宋星辰打得落荒而逃,组织要是这么弱的话,早就被连根拔起了。

这些只是我的感觉,等抓到真凶才能确认。

这时黄小桃接到一个电话,短暂交谈后说道:“得,让他跑了!”

“什么?”我眉头一皱。

黄小桃解释说:“交警在凤翔路边上找到了那辆车,凶手弃车逃跑,我已经叫人把车开回去,调查一下。”

我们跟警车一起回去,只见凶犯的车正停在大院里,我戴上手套和鞋套钻进车内,用海草灰从方向盘上提取到了一些指纹,我注意到这些指纹很模糊。

在置物柜里我找到一盒抑制类药物,还有半瓶矿泉水,想必是凶手喝过的,应该可以取到Dna。

我沉吟道:“这人还真是一直在贯彻自己的理念,他吃人的时间很长了,以致于人肉中的毒素已经侵入他的神经,他的手应该经常会抖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