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人肉中的毒素?”黄小桃疑惑道。

我解释道:“人被杀死的时候,会感到巨大的恐惧、不安、愤怒,这些负面情绪实际上是用内分泌腺来实现的,这些激素进到血液里,就会形成毒,长期摄入肯定有害无益。”

“照这样说,猪啊牛啊也有?”黄小桃追问。

“有啊,所以有些高档牛肉会让牛听着音乐安乐死,但动物濒死时分泌的毒素没那么多,可能是因为人的神经系统最发达,又或者是造物主对同类相噬的一种惩罚。”我说道。

黄小桃砸了砸嘴:“我看,要不咱们就就此吃素吧!不是一直有人说吃素怎么怎么好吗?正好减肥。”

我笑道:“被逼着吃素我可不乐意,还是想法子解掉身上的毒吧……话说回来,你又不胖。”

“谁说我不胖了?”

每次我只要一说这话,黄小桃就会反应过度,说自己哪里又胖了,腰又粗了,在我耳边絮叨了半天,女孩子对于自己的身体真是太敏感了。

我打开后车厢,仔细看了一下,倒没什么可疑的。但是用鼻子一闻,闻到一些香水的味道,气味已经很淡了,我在缝隙里找到一根长头发。

这辆车装过人,这根头发我先放进证物袋,之后找到尸体可以对比一下,但愿能找到尸体吧!

我们来到局里,孙冰心把一沓资料交给我:“呐,你要的‘看上去很好吃’的人!”

我大致看了一下,孙冰心挑出来的失踪者都是长相较好、较年轻,身体也比较健康的人,确实符合这个标准,我注意到他们的工作也都是白领、公务员、个体老板这种的,不禁吐槽,难道这社会真是看脸的,长得好看地位也会比较高。

黄小桃说道:“你还别说,颜值有时候还真挺重要的,有一次我们招协警,大家一致把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刷下去了,其实仔细一想,他的履历还是不错的。”

孙冰心大言不惭地道:“我怎么感觉不到呢?我从小到大都是靠成绩。”

“你想一下,你长一张包子脸,满脸痘痘,水桶腰,宋阳会理你?”黄小桃冷嘲热讽。

“哼,除了大胸大屁股,你有哪点强了,奶牛!”孙冰心骂道。

“你个太平公主有什么不满的,你瞧你全身上下,有一点女人的特征没有?”

两人当着我的面,开始热烈地进行人身攻击,还是我站出来打圆场,不过我知道她们斗嘴也不是认真的。

回到正题后,我开始分析起来:“这些失踪者都是社会精英,查查他们的交集吧,说不定能找到凶手出没的地区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我突然顿住了,我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拿这次的凶手和汤师傅作比较,汤师傅就是一个包子铺老板,犯罪全是亲力亲为,可这次的男人不一样,他手下有那么多人。

如果那些真的是被雇来的保镖,就算花钱卖命,难道他们就没自己的良知,愿意为虎作伥?

似乎只有一种可能,这帮保镖是他自己培养出来的。

我问道:“带回来的保镖醒了吗?”

黄小桃道:“我去看看!”

我们去了拘留室,一名保镖已经醒过来,我们把他带去审问,一开始这小子还不肯说,被我用冥王之瞳盯了十秒之后,浑身发颤地招供了。

和我料想的一样,凶手有自己的保镖公司!

黄小桃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:“这次居然是犯罪团伙。”

我继续问保镖:“什么公司?”

“帝……帝江!”保镖浑身冷汗地回答。

我小声问黄小桃,有这个公司吗,她摇头说没有,随后一拍桌子喝道:“老实交代!”

保镖瑟瑟发抖地说道:“是叫这个名字。”

“地址在哪儿?”我问道。

“不知道,平时老板不让我们去公司,每月也有工资,只有俱乐部有活动的时候才叫我们去,其它的什么都不用干。”保镖交代着。

黄小桃讥嘲道:“他给你多少钱,你愿意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?”

“不是钱的问题。”保镖的眼神突然变得古怪起来:“我们认同老板的理念!”

“什么?”黄小桃这次不淡定了。

“人是可以吃的!”保镖舔了下舌头:“我第一次吃的是一个女孩的手,因为之前我们吃过一些别的东西,所以当时我没有太抵触。那只手用高压锅蒸得很酥,然后放进油里炸,外表焦焦的,又脆又香,骨头一咬就断,里面流出一些骨髓来,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还看了她的照片,是一个很美的女孩子,虽然她的肉很香,但我还是有点难过,老板说,对一样东西真正的爱,就是吃下它,把它变成自己的一部分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黄小桃拍着桌子,眉头皱得很紧。

我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有一些纹身,问道:“你原来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刑满释放人员,哪哪都不愿意要我,是老板收留了我。”

他叙述起被选中的过程,此人出狱之后没有工作,仍旧干些小偷小摸的工作,后来一个道上的牵头人找到他,说有一份保镖的工作,问他有没有兴趣。

他自然是点头答应,接到这份工作之后,并没有去任何地方面试,只是通了一次电话,对方便寄来一张卡,每月有七千的工资,也不用干活,爽得很。

三个月后,他接到电话说要接受‘岗前培训’,来到郊区一座废旧仓库。他意外地发现前来的全部是和自己一样的刑满释放人员,老板现身之后说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话,概括起来就是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希望大家志趣相投”。

然后每个人领到一碟菜,是穿山甲,这帮人本来就是服过刑的,也没什么保护动物的意识,吃得很开心。

第二次‘岗前培训’在一星期后,同时是老板先说一堆不明所以的话,然后请他们吃大餐。这一次吃的是生猴脑,把一个猴子放在挖个洞的桌子下面,剃掉毛敲开脑壳往上面浇热油,然后用勺子挖着吃,三人一组,享用一只活猴。

那猴子叫得真是惨,叽哇乱叫,撕心裂肺,当即就有些人感到不适,站起来表示抗议,老板笑盈盈地说不喜欢的可以走,但是从今往后别想领工资!

大家都不知道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早就有点怀疑,于是一些人陆续离开。

之后是第三次‘岗前培训’,这一次吃的食物大家见都没见过,好像一个大大的蛹,外面炸金黄,老板微笑着告诉他们,这是金粒餐,也就是少女的排泄物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