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查资金流是件极为繁琐的工作,一笔钱在一年内可能会流动几十次,这个工作我帮不上忙,由黄小桃、老幺和经警、网警通力合作。

会议室里留下来的三人闲着没事干,我在玩手机,宋星辰抱着刀,懒洋洋地看着窗外的秋景,王援朝在喝酒。

王援朝突然袖子一撸,放在桌上道:“来,咱们较量一下。”

宋星辰不屑一顾,王援朝故意激他:“你练的那些花拳绣腿,手上是不是没劲。”

“花拳绣腿?”宋星辰冷笑: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比比!”王援朝豪气冲天的道。

宋星辰朝我看一眼,我点点头:“别伤和气。”

宋星辰把手放在桌上,和王援朝握在一起,王援朝喊“一、二、三”,两人同时施力,我看见王援朝结实的胳膊上一根根青筋毕现出来,可是宋星辰却一副毫不费力的模样。

两人竟然相互角力,维持了五分钟,王援朝的脑门上开始冒汗珠,下面的桌子喀喀作响。宋星辰有深厚的内功修为,王援朝纯粹是蛮力,我生怕弄出事来,忙说道:“行了行了,点到为止!”

两人根本不理睬,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,宋星辰的脑门上竟然冒出一道淡淡的烟来,原来他也出汗了。

我真为他们捏了把汗,这时,咔嚓一声,橡木会议桌竟然折断了一条腿,朝一侧倾斜。两人同时站起来,眼睛仍旧盯着对方,我以为他们要开打,谁料王援朝竟然笑了,捶了一下宋星辰的肩膀道:“厉害,我甘拜下风。”

“不,王警官才厉害,纯靠蛮力竟然能和我打个平手,如果你学几年内功的话,恐怕我不是对手!”宋星辰回答。

两人大有惺惺相惜的意思,我松了口气,这时黄小桃走进来,瞪圆一双杏目:“我才离开一会,你们就搞出这么大事情,王援朝,桌子钱从你的工资里扣。”

“无所谓!”王援朝拿出酒壶抿了一口,挨了黄小桃一个白眼。

我问道:“出结果了?”

“一堆糊涂帐,不过我们追查到一笔资金的来历,你猜和谁有关?这人你认识。”黄小桃道。

“你爸?”我好奇的抬起头。

黄小桃笑了:“怎么可能,是慕老板。”

老幺查到三年前,慕老板名下的一家公司给过杨兴东一大笔资金,这事就有点蹊跷了,按理说,当时两人应该不认识的才对。

难怪慕老板一听说事发,立即跑路,原来他们有这层关系,这是我史料未及的。

老幺那边还在继续查证,黄小桃招呼道:“留你们两个在这,不得把房子拆了,干脆一起去慕老板家再调查一遍吧!”

我们四人上了黄小桃的车,有三个去处,慕老板的公司、他现在的住处、他和原配李夫人的房子,黄小桃问我先查哪一个,我说道:“我估计他在那栋别墅呆的时间最久,先去那吧!”

“你该不会是惦记那位少妇吧?”

黄小桃这话是开玩笑,大概是案件顺利心情不错,我说道:“别说,我还挺想再见见那位风流少妇。”黄小桃笑着打了我一下。

半小时后,我们来到别墅,这位慕夫人晚上寻欢作乐,白天睡觉,听见门铃声半晌才来开门,一副‘懒起画娥眉’的慵懒模样,倚在门框上挑着眉毛看我们:“噫,又是黄警官?老慕没回来呢。”

“不,我们来搜查一下他的住处,希望你配合。”黄小桃说道。

慕夫人让我们进去,一双秋波扫过王援朝和宋星辰,笑道:“你们警官的质量够高的啊,几位喝点什么吗?”

“不用,执行公务呢。”

我和宋星辰去了慕老板的卧室,黄小桃和王援朝去了他的书房,这边找了半天没找到什么线索,而黄小桃那边把书架上的书都拿下来翻看,也没找到证明两人有联系的线索。

慕夫人手里拿着一杯香槟,站在门口道:“我说,你们到底在找什么,老慕是不是在外面犯事了?”

“不便透露。”黄小桃答道。

“当警察的真是没意思,有什么不好透露的,掰开了不就那点破事吗?有钱人的德性我还不了解,老慕白手起家,手上肯定不干净。”慕夫人有些见怪不怪。

我好奇地问道:“您知道些什么吗?”

慕夫人摇头晃脑地道:“知道啊,不过我不说,除非……”她笑盈盈地盯着王援朝:“让那位警官陪我喝一杯。”

黄小桃乐了:“你真会挑人,王援朝,悠着点。”

慕夫人从慕老板的私人酒柜里取出一瓶白兰地,看着这个酒柜,我突然有些想法,她和王援朝喝了一杯之后,问道:“你们知道老慕和原配是怎么离的吗?”

“不是因为你吗?”黄小桃说道。

“并不是,其实他原配后来失踪了……”

我们惊了一下,慕夫人说慕老板八十年代来到南江市的时候,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农村小伙子,端过盘子、洗过厕所,后来混进一家房地产公司。

他的原配是他上司的女儿,慕老板使出浑身解数把她追到手,后来房地产事业蒸蒸日上,慕老板借着这股东风和岳父的帮助跻身了南江市富翁的行列,岳父死后继承了公司的股份。

但他在外面风光,在家里却被原配管得死死的,原配怕他在外面不老实,还派侦探跟踪他,还有更过分的事情,每天他回家要检查他的尿样,看他有没有在外面偷腥。

这种日子,慕老板当然过得很憋屈,屡次提出离婚,原配说好啊,离婚的话必须净身出户,一分钱也别想带走!

五年前,慕老板的原配突然失踪了,警方调查了两年后宣布死亡,慕老板就继承了妻子的全部遗产,从此扬眉吐气。但这事他对外一直说是离婚,还娶了现任慕夫人作掩饰。

听罢之后,黄小桃错愕道:“我爸也是这么说的!”

慕夫人微笑着说道:“这事情很可疑吧,他的原配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就这样人间蒸发了。”

黄小桃道:“你还真是热心肠。”

慕夫人笑笑:“举报犯罪,是公民应尽的义务,不是吗?”

黄小桃叫她先出去,慕夫人拉上王援朝陪她聊天,这才离开。

联系到本案的性质,我心中一寒:“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难道他的原配被……”

黄小桃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!那样的话,可能什么证据都不会有了。”

我朝慕老板的私人酒架走去,拿起上面那三瓶他不让别人碰的酒,其中一瓶拉菲手感有些不一样,晃动的时候里面好像有东西。

我抄起酒瓶往地上一砸,酒水里面掉出一个用塑料袋封起来的磁带,我说道:“看来,他还是留了一些‘纪念’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