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在屋里找到一部老式影碟机,把磁带放进去,屏幕上滋啦啦地闪烁着雪花点,随即有画面跳出来。

那是一间类似密室的地方,慕老板坐在沙发上,问道:“处理掉了吗?”

另一个人说道:“别急嘛,我今天把你叫来就是谈这件事。”这声音来自画面里没有出现的一个人,可我听着有点耳熟,和宋星辰交换了一下视线,宋星辰点点头:“是他!”

此人正是自称‘六道狂厨’的杨兴东。

慕老板焦躁地说道:“警察正在调查我,你最好处理干净,不然我们都得死。”

杨兴东道:“慕老板,其实我并不是专业的杀手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是一位艺术家,一位美食艺术家,受人雇佣杀妻,这种工作对我来说太不优雅!今天把你叫来,是希望你参与一个神圣的仪式,这仪式会让您重生。我知道您一直活在那女人的阴影下,抬不起头来,他是你这辈子的梦魇,杀掉她就能摆脱掉吗?不,你摆脱不了她,她会变成鬼魂,永生永世缠着你!”

“你到底要说什么!”慕老板急得吼起来。

“请稍等片刻。”

接下来是轮子转动的声音,一个很大的蒸笼被推到慕老板面前,慕老板像是察觉到什么,畏惧地往后退缩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您的梦魇。”

说着,杨兴东揭开蒸笼,只见一个胖胖的中年女子跪坐在中央,全身已经被蒸得发白,冒着腾腾热气,她身上披着轻如薄纱的布料。

黄小桃恶心地捂住嘴,画面中的慕老板歇斯底里地叫起来:“你是个疯子!你是个疯子!”

“慕老板,我是在帮你啊。”杨兴东诚恳地说道:“要打败你的梦魇,你必须把它吸收、同化为自己的一部分,这个过程将是无比美味和难忘的。我喂了她七天香料,又用最好的酒洗净她的全身,然后用文火蒸了两天两夜,她的每一根骨头都酥脆无比,这是我最好的艺术品,为您奉上。”

“疯子!疯子!滚!”

慕老板抓起桌上的东西胡乱地掷向杨兴东,杨兴东走过去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盯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慕老板,如果你不把她吃得干干净净,警察哪怕发现一根头发,你也逃不了干系。”

杨兴东从女人身上拽下一块肉,大口地吃起来,仰天叹息:“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味道啊!”

慕老板瑟瑟发抖地说道:“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……”

“我说过,我是一名艺术家,你雇了我,我就用我的方式来解决。”然后他搂着慕老板的背,指着尸体说道:“瞧,这个母老虎还在瞪你,你害怕她,怕得要死,连她死了你都不敢面对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慕老板的额头已经被冷汗浸湿,两眼突然放着光:“我不怕你!”

他像失去理智一样扑上去,抓起前妻的肉疯狂地往嘴里塞,杨兴东发出癫狂的笑声。黄小桃按了快进,后面全是惨不忍睹的画面,黄小桃便把视频关了。

良久的沉默后,我说道:“这个变态佬,真的一直在贯彻自己的想法!”

黄小桃道:“不过这盘录相是怎么跑到慕老板手上的?”

我答道:“应该是被敲诈了。”

我大概推测事情的全过程,慕老板一开始雇了杨兴东杀妻,没想到杨兴东炮制了这样一出,然后很不厚道地拍下录相,事后进行敲诈。

慕老板只能付钱买下来,可能付过不止一笔钱,终于把录相买来了,杨兴东得到的钱则成为他事业的启动资金。

慕老板为什么要保存这盘会害死自己的录相,我想他经过杨兴东的洗礼,内心已经异化了,把他一口一口吃掉妻子的过程视作自己脱胎换骨的仪式,不舍得把它毁掉。

黄小桃用遥控器敲打着手心,叹息道:“我爸又没了一个朋友。”

后来慕老板在出境前被中国警方逮捕,得知此事之后,黄老爷子确实挺伤心的,但一边伤心一边雷厉风行地收购了慕老板的公司,巨商的思维真是我等凡人所不及。

我说道:“重头看一遍,找找线索,画面里的地方很可能是一个秘密藏身处,也许会指引我们找到杨兴东!”

黄小桃点头:“你说得没错,叫王援朝进来吧!”随即对宋星辰道:“宋帅哥,你出去陪陪那位夫人?”

宋星辰不理睬,自顾自地玩着唐刀上的一个穗子。

我知道这任务他肯定是不干的,就叫宋星辰到外面把门,防止被偷窥。一会王援朝回来,我们三个重新看了一下录相,看到一个地方时,王援朝说道:“停!墙脚有苔藓,像是地下室之类的地方,地上有一层白色的盐碱,说明那地方碱性很大。”

我也看出一个细节:“灯光每隔三秒会闪一次,电压不稳吗?”

“附近有大型的机器开动。”王援朝接口道:“三秒一次,会是什么呢?”他默默地思考起来,说道:“会不会是汽车厂呢?我记得汽车厂的大型机器就是这个频率。”

黄小桃点点头:“查一下吧!”

她打电话叫人去调查,老幺动作很快,十分钟后打电话来汇报道:“北郊有一家电镀厂,五年前倒闭了,那片也是盐碱地……好像被人收购了地皮。”

“谁收购的?”

“正是慕老板!”

黄小桃兴奋地说道:“没错了,就是那,走!”

她打电话叫孙冰心调一批人,我们四人火速赶往老电镀厂,两拨人在荒废的厂址外面会师,路易·刘也从车上下来,和我们申明,杨兴东被逮捕之后要由他带走。

黄小桃拒绝道:“不行,杨兴东是我国公民,并没有加入美籍,不能移交给美国警方。”

路易·刘耸肩摊手道:“我不和你谈,到时和你的上司协商!”

黄小桃道:“我说不行就是不行,我们这个特案组没有上司。”

路易·刘气得瞪眼,老幺经过黄小桃身边,竖起大拇指:“黄sir真硬气!”

我们找到负责人要来一份电镀厂的图纸,在一个车间下面果然有地下室,我们进到里面,突然一名警察叫道:“有人!”

只见一个人影飞速逃窜,我一眼认出来是杨兴东,喝道:“追。”

在警方的围捕下,这个自诩美食家的男人毫无优雅可言,仓皇逃奔,被我们堵截在一间车间,黄小桃冲天鸣枪,大吼一声:“杨兴东,你已经被包围了,束手就擒吧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