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宋鹤亭调查孙冰心祖宗三代之前,我赶紧打着圆场把她拽走,把母女二人安置到宾馆,宋洁说道:“飞机上睡过了,我不想睡那么早!我想跟堂哥去看看城市的夜生活。”

说着话,眼神还有意无意地瞥向宋星辰。

君子有成人之美,我当下说道:“姑姑,我带宋洁出去转一会儿?”

宋鹤亭叮嘱:“不许喝酒,早点回来。”

宋洁笑道:“妈妈最好了!”然后搂着宋鹤亭的脖子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。

出了门,我把宋洁交给宋星辰,让他俩单独相处去了,自己先回店里,孙冰心还在那里,笑道:“你姑姑好帅气哦,我还不知道你有这样的亲戚。”

我一阵头大:“南江市将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。”

孙冰心八卦地问道:“那个可爱的小妹妹是你什么人?”

我答道:“远房堂妹啊!”

“跟你关系很好?”

我摆摆手:“别瞎想,她喜欢宋星辰,两人是一起长大的。”

孙冰心放下心来,又故作惊讶地道:“可是,他俩不是近亲吗?”

这事我问过宋星辰,原来宋星辰和宋洁的血缘关系已经出了五服,宋星辰的父母都是国术高手,在一次任务中双双殉国,他被宋鹤亭当儿子养大,理论上和宋洁是可以结婚的,也不知道宋鹤亭会不会同意。

接下来几天,我可是过得提心吊胆。这对母女不逛街就过来找我,看到我住的猪窝一样的房间,宋鹤亭逼我和王大力打扫了三个钟头!

她看见我点外卖,二话不说把我和王大力的外卖全扔了,跑到超市买来一堆食材塞到冰箱里,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。

宋鹤亭的手艺是很赞,就是跟她坐在一起吃饭很压抑。

为了让我远离‘不健康’的饮食,她竟然手把手教洛优优做饭,我彻底失语了。

特案组最近没有接到案子,但是按规定,成员每天要露面,而且要轮流值班,以应付突发事件。我本来是不太乐意坐在冷清的会议室里发呆,自从宋鹤亭来了之后,我连续几天主动申请值班。

这天早上,我和孙冰心在会议室里闲聊,黄小桃走进来问道:“冰心,你喜欢汉服吗?”

孙冰心眼前一亮:“你是说曲裾深衣?超喜欢的,去年央视播古诗词大赛的时候兴起一阵国学热,我也跟风买了一件汉服,我爸非说是奇装异服不让我穿。”

“那就欣赏一下吧!”

黄小桃拿出两张照片摆在桌上,第一张照片是两具女尸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,身上穿的是汉服,一个红色一个白色,全身湿透,女尸的脸被腐蚀掉了,血肉模糊。

第二张照片,是一个穿着汉服的男子被绑着双手吊在树上,肚子被剖开,血淋淋的肠子拖在外面,同样,男尸的脸也被腐蚀掉了。

第一印象,我就感觉这不是一桩寻常案件,心里涌起一丝小兴奋。

孙冰心看着照片,眉毛慢慢上扬:“哇,真的是汉服哎!”

“你这关注点有点与众不同啊!”我吐槽道:“没看见穿着汉服的人死成什么样了?怎么,南江市出了一个汉服杀人狂?”后一句是对黄小桃说的。

“当然不是咱们这里的,这是江陵市局发过来的资料,被我从邢队长手上截了,我觉得这案子你可能有兴趣。”黄小桃解释道。

“江陵?”我一阵兴奋:“去外地办案?太好了,终于可以找个借口躲躲那个女人了!”

“江南古城哎。”孙冰心拍着巴掌叫道:“穿着汉服、摇着团扇,去破一桩离奇命案,太有意思了,我要去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既然这样,即刻动身!”

我们说走就走,我怕宋鹤亭知道要贴身保护我,我给宋星辰发条短信,叫他悄悄过来集合,把我的一些必要工具带上。

半小时后,我们五个,这次没带老幺,开着两辆车朝江陵市出发。

江陵市在南江市的北面,车程有三个小时,周围环着两条水脉,人杰地灵,风景秀美,几千年前就被诗人们百般称赞。一路上孙冰心都在念着描写江陵市的古诗词,当看到高速公路上‘江陵市欢迎你’的牌子时,兴奋地高举双手:“江南古城,我们来喽!”

黄小桃拿手打了她一下道:“你以为来玩的啊?办案的好不好。”

我这一路上可没闲着,而是把厚厚的卷宗看完了。案件发生在十天前,第一具尸体是在一座园林里发现的,当时是下午五点左右,一群游客正在游览那座园林,突然从树上垂下来一具男尸,就是照片上这个穿着汉服,被开膛破腹的,当地警方介入调查,可是死者面部严重损毁,十根指头上的指纹也被凶手切掉,一直无法确定身份。

另外两具女尸则是四天前发现的,尸体被遗弃在一座高校的湖里,是校方清理湖底淤泥时发现的。笼子本身很重,死者年龄均为二十八岁左右,同样面部损毁,指纹缺失,无法确定身份。

两案最引人注目的是死者身上的汉服,做工相当讲究,市面上可能要卖到一千多元。江陵市警方多方打探,锁定了一家订做、出售汉服的小作坊,店主柯文远却失踪了,目前柯文远被定为嫌疑人,正在全市通缉。

我们已经进了市内,孙冰心道:“要先去市局打声招呼吗?”

“宋阳的意思呢?”黄小桃问道。

我看了下手机,已经是下午三点,便说道:“浪费时间,不去了,我们直接去案发现场看看。”

黄小桃在手机上设好导航,一打方向盘:“那就走!”

我们先去了那个园林景区,这座园子是明代一位宰相的官邸,我们买了票进来,孙冰心赞叹道:“哇,曲静通幽,匠心独运。”

黄小桃也说道:“同样是石头和树,怎么就能弄得这么好看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两人走进一个亭子,停下来拍照留念,我不打扰他们的兴致,和宋星辰朝案发现场走去。

对照着照片,我找到了那棵树,由于这里每天人流量极多,怕造成社会影响,警方第二天就把警戒撤了。我抬头仰望,注意到一根树枝折断了,似乎是因为挂死者被坠断的。

树旁是一片湖,湖上有一座石舫,湖边堆砌着假山怪石,树叶掩映中露出古色古香的建筑,风景格外秀美。

我沉吟道:“在这里陈尸,有什么特殊喻意吗?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