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时后,我们一行人来到江陵市局的法医试验室。

不出所料,尸体早已被解剖了,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袋袋人体器官,我对着这些塑料袋发呆,唐队长说道:“宋顾问需要什么仪器,尽管开口。”

我苦笑了一声:“您有所不知,我验尸从来是不解剖的。”

“不解剖?那要怎么验……不过您放心,解剖这三具尸体的都是局里的资深法医,不会出错的,呐,解剖鉴定书在这里。”

我无可奈何,叫孙冰心在旁边念,自己打开袋子把尸块依次取出来。

法医的解剖显示,男死者骨龄二十八岁,身体健壮,死亡时间为十三天前,但尸体曾经被冷冻过,因此腐烂程度较轻,死因为颅脑后部的击打伤,形成星状骨裂,有皮下出血和搓伤,疑似扳手之类的钝器,在颅骨另一侧形成了对冲伤,凶手的击打造成了颅骨及蛛网膜破裂,颅内出血致死。

另外男死者身上有一些伤,为死后留下,法医的结论是在搬运尸体途中摔碰出来的。

开膛的工具疑为剪刀,死者手部有死后留下的捆勒痕,由于凶手大力拉扯,造成了表皮破损。

还有一个细节,男死者被剃光了头发,戴着一顶假发,用强力胶粘在头顶上!

我对着尸块验证了一下,法医的结论大致是正确的,但是我注意到死者胸口、腹部、大腿外侧有一些轻微的脱皮,像是被硬扯下来的,摔碰伤?我无法苟同,待会再仔细揣摩一下吧。

女死者一号骨龄二十七岁,身体偏胖,有过妊娠经历,在中指上找到一个长期戴戒指留下的勒痕,应该是结过婚的妇女。

死因为前额的击打伤,凶手下手较重,一些碎骨片已经掉进颅内了。在右太阳穴处也有一处击打伤,似乎是凶手不放心,后来补了一下。

和男死者一样,女死者一号死于十三天前,尸体被冷冻过,凶手为了给尸体穿上衣服,曾用热毛巾敷过她的关节。

而男死者没有这样做,可见是凶手当时经验不足,造成了关节软骨被掰坏。

女死者一号的背部有一些脱皮,法医怀疑是在地上拖动时留下的。

还有一条重要线索,两名死者的胃里找到了相同的食物,种类还比较丰富,两人死前应该在一起共同进餐,他们极可能是一对夫妻!

听到这里,我作个手势叫孙冰心先别念了,我比较了一下男死者的大腿,和女死者一号的大腿,然后掏出听骨木一边听一边轻轻活动关节,直起身说道:“凶手家里有个冰柜,身上的脱皮不是拖行造成的,是两具尸体被冻在一起,强行分开时拽掉的。两人应该是蜷缩着放进冰柜里的,可见这个冰柜不大,和一般小卖部见到的差不多。”

唐队长赞叹道:“宋顾问分析得真有道理,这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,两具尸体是分别由两位法医解剖的,没把这条线索联系起来。”

黄小桃问道:“这种冰柜一般人家用不着,凶手难道是个经营小卖部的?”

我说道:“暂时还无法作出这个结论,孙冰心,过来帮把手。”

我有个比较在意的地方,就是男死者腹部的伤口,伤口创面比较不规整,我和法医的观点一样,是剪刀剪出来的。

我和孙冰心戴上橡胶手套,我让她用镊子把上面的皮往下拽,我则把下面的皮往上拽。人身上的伤口,由于皮肤的张力总会裂开,当我们试图把伤口拼起来时,发现中间缺了一段皮肤。

唐队长错愕道:“少了一块?当时没发现!”

孙冰心说道:“难不成是什么拼图杀人狂,把死者的皮肤截下来一块留作纪念?”

我说道:“先别急着下结论嘛!我再看看致命伤。”

致命伤确实是重物击打造成的,但是我在左侧太阳穴发现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损伤,皮肤下面有一些砂粒,周围有一些很浅的几何纹理。

对着这个伤看了很久,我才说道:“这是鞋踢出来的,这个位置,应该是死者倒下之后踢的。”

唐队长张了张嘴,这又是被资深法医忽视的一个点!

不止这一处,我在死者的肩膀上发现了一块硬硬的、透明的东西,问孙冰心:“鉴定书上提到这个了吗?”

孙冰心瞄了一眼,随即摇摇头:“没有!”

我用洞幽之瞳盯着看:“唐队长,这可是一个重要线索,竟然就被放过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唐队长的脸色有些紧张。

我说道:“这是一块凝固的胶水,上面有凶手的指纹。”我朝死者头顶看了一眼:“看来凶手是在粘假发的时候,手指沾了一些,随手擦上去的。”

唐队长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:“宋顾问果然观察入微,佩服佩服!”

我叫孙冰心取个样,上面的指纹有点模糊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特征点。

我把视线移到男死者头部,脑袋上到处是凝固的胶水,另外还有一些细小的白色纤维,像是棉花,凶手应该是用棉签蘸着胶水在死者头顶涂抹。

我仔细审查,发现死者的发囊向外突出,似乎是被用力拔过,我说道:“死者的头发被拽过。”

孙冰心道:“看来凶手对死者充满仇恨,死了之后还要折磨一番!”

我摇了摇头:“这个结论有点草率,从发囊突起的方向看,不像是一整片被拽起来,倒像是一簇一簇拽起来的。”

“一簇一簇?”黄小桃惊讶道:“会不会是接发?”

“你接过吗?”我问道。

黄小桃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接过发,但是见过别人接,接发就是要一簇一簇把头发拽起来,粘上假发,技术高明的话看不出来是接的。”

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别的可能,我说道:“看来凶手做过接发的尝试,可是技术不到家,放弃了,于是把所有头发剃光,用更为方便的假发代替。”

“真能折腾!”黄小桃笑道。

我拿起被削掉指纹的手指看了一下,指纹是被锋利的小刀削掉的。然后对着脸研究了一会儿,脸部是被化学药剂腐蚀掉的,法医鉴定书上说是盐酸。

我比较了一下手指和腹部的伤,发现腹部的伤有些陈旧,边缘呈翻卷状,我得出一个结论,凶手为了完成‘作品’,把尸体放置了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腹部的伤用的是剪刀,可能是自己屋里的东西。

但用来毁掉面部的盐酸,以及削掉指纹的小刀就得想办法弄了,所以凶手在完成‘作品’期间曾经去寻找过作案工具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