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说完之后,唐队长愣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道:“厉害!不愧是破案无数的宋神探,仅凭两具尸体就得出这么多线索。”

黄小桃叹息道:“我还以为我的思维已经跟上你了,原来还差着一大截。”

我淡淡一笑,问唐队长:“江陵市有多少初高中?”

“嗯,有上百所,还不包括周围的乡镇县。”唐队长回答。

看来线索还是有点渺茫,我说道:“那就双管齐下吧!一方面调查最近哪家饭店承办过同学会;另一方面调查下各初高中,凶手应该是一名二十八岁左右的男性教师,外表斯文、整洁,性格内向,自尊心极强,独居。”

唐队长点头:“好的!我这就安排所有警力去调查。”

唐队长走后,黄小桃拍着我的肩膀道:“又给南江市长了一次大脸!”

我苦笑道:“这些都无所谓,按照凶手的活动周期,下一具尸体三天后的周末就会出现。”

孙冰心说道:“咱们还是继续分析吧,凶手干嘛要奸-尸啊?”

我看着已经被取出内脏的死者,道:“这名死者可能是凶手高中时暗恋的对象,出于某种目的,凶手不得不杀掉她,但是又表现出一种依依不舍的情感。”

“不得不杀,一定有什么隐情。”黄小桃皱眉道。

“凶手会不会是一名语文老师呢,能想出这种‘诗情画意’的杀人方法,不可能是理科生吧?”孙冰心在一旁道。

我说道:“那也未必哦!从杀人到抛尸隔了三天,从凶手谨慎的性格看,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地暴露自己的职业,我想这和他杀人的理由有关。”

古诗词和杀人,到底有什么关系呢?我一时间没有头绪,虽然这样说有点消极,但现在恐怕要等下一具尸体出现了。

验完尸,天色也不早了,孙冰心一出门就嚷嚷肚子饿了,黄小桃说道:“我已经订好饭店了,走,我请大家吃一顿,难得来一次,江陵美食可不能错过!”

孙冰心兴冲冲地道:“小桃姐姐,你考虑得太周到了。”

我们来到那家饭店,美美地享用了一顿江陵美食,江陵的夜景格外美丽,黄小桃和孙冰心已经将案件抛诸脑后,吃完饭提议去做sPa。

我们三个男人自然不能跟着去,但也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,商量来商量去决定找家洗浴中心,舒舒服服地泡个澡。

十点多,我们回到酒店休息,一夜无话。

隔日一早,大家在酒店自助区吃早饭的时候,黄小桃问今天有什么打算。

我说道:“虽然这趟来是躲我姑姑,但正事还得干,去嫌疑人的住处看看吧!”

我说的嫌疑人是唐队长之前找到的卖汉服的老板,按我的推测,此人应该不是凶手,只是与案件有关联。

黄小桃笑道:“我也有此意,正好可以顺路去大明寺玩一趟。”

“好哎!”孙冰心立即赞成。

那个老板名叫柯文远,他的店铺在大明寺附近,前面是门面,后面是作坊,雇了几个裁缝制作汉服,在这一带小有名气。

柯文远目前失踪,但据周围认识他的人反映,此人非常推崇汉族传统服装,自己平时就爱穿,还学古人扎了一个发髻,经常被人误认为是道长。

此人人品也不错,服务态度特别好,遇到投脾气的汉服爱好者就打折,还曾经赞助过某古风乐队五十套汉服。

我们几人驱车来到大明寺,大明寺是江陵市一个著名景点,虽然现在不是旅游旺季,但仍然有不少游客,其中有不少身材曼妙的江南美女……

我盯着一个美女看的时候,被黄小桃抓个现行,揪着我的耳朵冷笑道:“你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?”

我连忙辩解:“我只是在看那身衣服,你穿肯定比她好看十倍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看在你嘴这么甜的份上,姐饶过你了。”

孙冰心说道:“我看见好几个穿着汉服的女孩子哦,原来汉服这么轻灵飘逸,决定了,这次案件结束,我也要买一身来穿穿。”

黄小桃道:“嗯,姐支持你,这种不显身材的衣服你穿最合适。”

孙冰心嘟着嘴生气道:“过分!”

我们这几人走在街上,回头率也是颇高。尤其是宋星辰,一些女孩子看见他纷纷尖叫大明星张艺兴来了,拿出手机拍照,他本人却表现得无动于衷,显然是习惯了。

我们来到那家汉服店,店已经关门了,考虑到这里是旅游景区所以没贴封条。

大庭广众下开锁有点不太好,黄小桃找来这间店铺的房东,把门打开,屋里陈列着琳琅满目的汉服,黄小桃说道:“我想起几年前的一条新闻,当时国内正在抵制日货,有几个女孩子穿着汉服上街,被一帮愤青当成是日本和服,把她们围起来逼她们脱掉。”

孙冰心评价道:“那些爱国贼就是弱智加混蛋,借着爱国的名义搞破坏!不过这两年好些了,越来越多的女孩子把汉服当常服穿,汉服才是最民族的服装嘛,什么旗袍啊都是满族大辫子传下来的。”

我笑道:“别一棍子打死嘛,中华文化兼容并包,旗袍可以穿,汉服也可以穿,想想盛唐的时候,女孩们既可以穿胡服也可以穿男装,那个胸露得简直史无前例,太开放了!大街上有中国人、波斯人、日本人、非洲人,只有强盛的国家才会兼容一切文明,现在的中国比二十年前已经不知道开放了多少倍,外国人越来越多,这就是习大大一带一路的证明。”

黄小桃点头:“宋阳说得极道理……不过你说到露胸的时候,眼睛为什么放光?”

我慌张道:“有吗?我可是一向很客观的。”

“狡辩!”黄小桃笑道。

孙冰心吐槽道:“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大胸?小时候没奶够吗?”

几句闲话之后,我们开始调查这件屋子,我拿出证物的照片和实物作比较,从线脚、花纹等细节看,出现在命案现场的汉服确实是从这里来的,这一点之前唐队长已经确认过。

墙上贴着营业执照,上面有柯文远的照片,我取下来看了一眼,那张脸和我心目中的凶手相差太远。

我问道:“柯文远是哪一年出生的。”

黄小桃答道:“他的个人资料上显示,今年三十五岁,未婚。”

店铺后面是作坊,店铺突然被封,缝纫机上还放着没完成的服装。其实该查的唐队长已经查过了,我们再把店内雇员找一遍,既没必要又浪费时间。

我们来到柯文远的卧室,屋里特别凌乱,书架上有不少关于古代服装的书籍,可见他为了自己的生意花了不少心思。

一个玻璃橱里放着许多古装娃娃,我一直盯着看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