傍晚时分,唐队长告诉我们调查进度,叫张伟的人实在太多了,即便是今年二十八岁的,江陵市都有几千个,只能慢慢排查。

吃过饭我们去了荷花池公园,中秋前夕的晚上,这里人流如梭,路边全是小摊贩,听说今晚还有大型3D水幕表演——《嫦娥奔月》。

孙冰心兴奋得不得了,买了一堆零食,黄小桃说道:“真羡慕你,怎么吃也不长胖,我稍微吃点东西就长到胸和屁股上去了。”

孙冰心扮个鬼脸:“你哪天不得瑟!”她一回头,发现王援朝和宋星辰不见了,我说不用担心他俩,他俩都不是爱凑热闹的人,可能是在某个清静的地方呆着吧。

这里人多,孙冰心便拉着我的手,同时,我另一只手还拉着黄小桃,惹来不少游客的目光,大概在猜测我们的关系。

黄小桃问道:“你是不是后悔没生在古代,这样就可以娶两个老婆了?”

我说道:“别胡乱揣测,我心里只有你,再说了,古代并不是一夫多妻制,严格来说是一夫一妻多妾制。而且妾也不是随便纳的,必须是正妻生了孩子,官府才会批准纳妾。”

孙冰心听到纳妾的话,抗议道: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我才不当妾呢!我就当宋阳哥哥的青梅竹马好了,等你们结了婚生了孩子,没两年你就变成黄脸婆了,但我这个青梅竹马永远是青梅竹马。”

黄小桃嘲笑道:“真有阿q精神,你知道青梅竹马是什么意思吗?就是永远不能上位!”

孙冰心回敬道: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你们的感情就要到头了。”

我忙打起圆场:“你们两个有一句好话吗?不吵就没法相处了是吧?”

孙冰心拉着我的胳膊说道:“宋阳哥哥,郑重地问你个问题哦,要是有一天,我和小桃姐姐一起掉进水里,你会救谁?”

黄小桃也拉住我的胳膊:“对啊,我也早想这么问了。”

“呃!”看着她俩认真的表情,这不是叫我去死吗,我沉吟片刻说道:“瞧,前面好像有变魔术的,我们去看看。”

“转移话题!”两人不爽地叫道。

吵归吵,但两人一起玩的时候还是相当默契的,公园里有打靶、套娃娃、星座算命这些小玩意,两人不亦乐乎地玩了一遍。一直玩到晚上九点,黄小桃说道:“唐队长一直没打来电话,看来今晚凶手不会出现。”

我点点头:“那就先回去吧,我一身大汗得洗个澡去了。”

孙冰心吵吵着说道:“不嘛,我还想看嫦娥奔月的表演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难得来了,那就看吧!”

我们来到荷花池边,看水幕3D表演,说是表演,其实是事先做好的cg动画,投射到水幕上,配合变幻的水幕,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,两人看得很入神。

一边看我一边跟她俩科普:“其实嫦娥奔月这个故事,最早的版本是嫦娥吞下灵药变成一只癞蛤蟆,到了汉朝以后才渐渐美化的。”

黄小桃道:“谢谢你的科普,我又学到了一个知识。”

孙冰心咯咯笑道:“一点情调都没有。”

这时,身后传来一声尖叫:“啊,有死人!”

观众们纷纷回头,我们火速朝传来尖叫声的地方跑去,当我们赶到时,王援朝和宋星辰也来了,王援朝脸上微有醉意,似乎是去哪里喝酒了。

尸体明目张胆地被挂在一棵树上,样子甚为诡异!尸体穿着一身唐代的白色服装,头上戴着幞头,也就是乌纱帽的雏形,但后面的小翅膀是向下垂的。

尸体右手高举,手中用铁丝绑着一个酒杯,被放下的位置刚好位于两个路灯之间,正好在下面投射出两道影子。

我情不自禁地道: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

整具尸体非常形象地表达出这句诗,美中不足的是,尸体身上还裹着一层塑料膜,要是把它拿掉,衣袂翩翩的样子可能会更加形象生动。

黄小桃亮出证件,冲围观的路人大声喊:“警察!大家散一散,不要破坏现场!”

我绕到后面一看,发现尸体是被两根绳子绑在树冠上的,凶手是事先绑好,然后把其中一根绳子一割,尸体就垂下来了。

我叫道:“凶手没跑远,宋星辰、王援朝,赶紧追!”

两人答应一声,朝两个方向追出去,孙冰心已经联系了警方,尸体暂时不放下来为好,这里人太多,总不能当众验尸吧。

我们三个站在这里,不让游人接近,期间有不少人过来,提了些脑残问题:“这人是自杀的吗?”、“这是什么表演吗?”我全部回答无可奉告。

五分钟后,宋星辰回来了,一开口就说了一串数字,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:“车牌号?凶手的吗?”

“我不敢肯定,那辆面包车是从公园的停车场离开的,开得很快,所以我把车牌号记下来了。”

宋星辰答道。

“辛苦了!”我说道。

等唐队长赶到后,警方用警车把路封死,拉上警戒线,驱散群众,我们这才将尸体放下来验尸,黄小桃说道:“糟糕,刚刚有不少游客拍照,事情可能捂不住了。”

我说道:“以特案组的名义,叫新浪删一删微博吧!”

“也只能这么亡羊补牢了。”黄小桃叹息一声。

尸体是一名三十岁以下的男性,从肌肉僵硬程度判断,死亡时间在三天前,我不得不感慨一句,凶手经过前两次的‘练手’,手法已经相当娴熟了。

衣服是新的,上面沾了一些粉末,似乎是粉笔灰。

这印证了凶手是一名老师的推测,中秋放假是从明天开始,凶手看来急于把尸体处理掉,下课之后立即动手。从柔软的衣服上提取指纹,这得交给孙冰心来办,所以我们没有解掉衣服,而是把沾上粉笔灰的布料一块块剪下来,放进证物袋。

处理完衣服之后,孙冰心指着一个地方说道:“宋阳哥哥,你瞧!”

我看见尸体的手臂上被剜了一块皮肤,伤口周围发白发卷,像是被热水烫过,缺失的这块皮肤有点像某个图案。我想起白天服务员的证词,对唐队长说道:“饭店的订餐人不用找了,眼前这个就是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