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隐隐有种感觉,凶手意识到订餐人会暴露自己的身份,于是匆匆将其杀害,双方是老同学的这层关系,为行凶增添不少便利。

但这只是我模糊的推测,所以没有说出来。

孙冰心突然低呼一声,道:“宋阳哥哥,你看死者的皮肤。”

只见死者的皮肤上有一道道细小的伤口,而且表皮发白,散发出一股84消毒水的气味,我仔细检查了一下,说道:“凶手用开水烫过死者,然后用84和钢丝球仔细洗过,相当谨慎啊,这样一来,指纹什么的全没了。”

“对老同学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,简直是个恶魔!”孙冰心咬牙道。

和之前的死者一样,尸体也被盐酸毁容,削掉指纹。我拿起尸体的手端详着,注意到拳骨上有一些刚刚愈合的伤口,而且手指外侧竟然有老茧。

这人要么是个拳击手,要么就是经常打架,是个社会哥。

我叫孙冰心帮把手,把尸体翻转过来,摘掉死者的帽子之后,我们发现后脑勺有一块凹陷,里面有些淤血,骨片呈放射状碎裂,似乎是被钝器从后面重重一击。

除此之外,没有其它明显外伤,一击致命,凶手的杀人手法也比之前成熟不少!

用来把尸体摆出造型的是一块固定在肩胛骨部位的三合板,用铁丝牢牢地拴在尸体的手臂上,铁丝打结的地方是用老虎钳之类的工具拧的。

只是左边拧得比较仔细,右边有点马虎,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做的。

我拿起包裹尸体的塑料膜看了看,注意到上面有一块油污,用鼻子闻了闻,好像是食物留下的,我推测道:“凶手这次多了一个帮手,只不过这个帮手的专业素养有点差。”

“是帮凶吗?”黄小桃问道。

“并不是,只是帮忙处理尸体的人!死者体格健壮,经常打架,如果凶手不是从后面偷袭,恐怕两个人一起上都未必是对手。”

这时唐队长跑来说道:“查到了,刚刚跑掉的车是卖汉服的柯文远的。”

黄小桃大惊:“是这家伙!看来那个帮手就是他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柯文远一定有什么把柄落在凶手手中,所以才被迫帮忙。”

唐队长道:“我们调查过柯文远的人际关系,他的朋友圈里并没有当教师的人。”

“这个人应该不是他的朋友。”

说完我站了起来,孙冰心问尸体要解剖吗?我摇摇头:“熟人作案,干净利落,没什么解剖的必要,不过你可以看看死者身上有什么病变,也许可以通过病史来确定身份。”

我觉得希望有点小,毕竟这帮死者都是年轻人,不太可能有重大疾病。

我们把尸体送上警车,一行人回到酒店,途中我买了一份江陵市的地图和信号笔,黄小桃问道:“又要施展卜凶术了吗?”

“这次恐怕用不了,凶手是有目的的抛尸,但可以用别的办法来试试看。”

回到酒店,我把地图在地上铺开,标出三个抛尸地点,在每个点上面画圈,这是估算的凶手活动半径。在市里抛尸,步行是不可能的,凶手必须得有辆车。

三个圈的交点重合在广陵区的东南面,黄小桃问道:“看来凶手就住在这一片了?”

我摇头道:“我的推测不一定准确,前两次抛尸是节假日,凶手时间比较充裕,可能半径要更大一些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我相信你的直觉,总之先从这个区域开始查起吧,三天假期结束之后就去。”

这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,我打算回屋休息,黄小桃娇滴滴地说道:“留下来陪陪我嘛!”

我问道:“待会孙冰心回来怎么办?”

“放心吧,那小电灯泡一时半会回不来。”

孙冰心去局里作解剖了,我这才意识到眼下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景,不免耳热心跳,喉咙一阵阵发干。

黄小桃从床上跳下来:“我先洗个澡,等我。”

她进了卫生间,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我打开电视看了一会,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,酒店这种环境本身就比家里更具暗示性,我心里想着待会要怎么打破僵局。

我跟黄小桃都这么忙,什么‘等以后有空’的话根本就是伪命题,所以得抓住每一次机会。

我深呼吸几下,让心情逐渐缓和下来。这时水声停了,黄小桃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,一头微微打蜷的湿发披在雪白的背上,白里透红的皮肤上还沾着水气,脸颊像红苹果一样,世上没有什么比美人出浴更美的了。

黄小桃笑道:“挺老实的,没有临阵脱逃。”

“我是那种怂……怂人吗?”我结结巴巴的回答。

黄小桃爬到床上,拍拍旁边道:“过来啊!”

我犹豫一阵子,终究还是上了床,黄小桃便将脑袋搭在我的胸口上,偎依在我怀中,从我手中拿过遥控器,漫不经心地换着频道,突然说了一句:“心脏跳得好快。”

我这才注意到,原来她在偷听我的心跳,我不知如何作答,黄小桃仰起脸问我:“为什么你在我面前老是这么紧张呢?”

我想了一句漂亮话,答道:“因为,从第一次看见你到现在,你在我眼中始终是一位光芒耀眼的女神。”

“小嘴真甜。”

她把脸凑过来,我们的嘴唇凑在一起。当碰到她那柔软的像麻雀一样的舌头时,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反应,我心里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在激烈斗争,终于还是被荷尔蒙战胜了理智。

我一翻身将黄小桃按倒在柔软的床铺上,她的脸颊‘噌’一下红到耳根,表情混合着期待和不安,我的心情何尝不是如此。

我的双手压在黄小桃的肩膀上,维持这个动作大约僵持了十秒,虽然爱情动作片也看过一些,可是身临其境,我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。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黄小桃突然娇笑着骂了句:“白痴!”

“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这句话在我的喉咙里转了一圈,差点要说出来,可还是忍住了,我下定决心,这一次一定要贯彻到底。

我鼓起勇气,伸出手去解她的浴巾,黄小桃不安地动着腿,光滑细腻的小腿摩擦着我的大腿,但是却没有反抗。她身上特有的体香钻进我的鼻子,这让我的血脉越来越贲张,胆量也越来越大,慢慢剥开浴巾,露出下面如雪一样的肌肤。

“会疼吗?”黄小桃满脸通红地低声问道。

“要是疼的话我就停下来!”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“白痴!”黄小桃咯咯地笑了。

我的热血在全身奔涌,脸颊滚烫,一种冲动支配着我,我急不可待地脱衣服,露出我那虽然不算强壮但还看得过去的小身板。黄小桃突然拿手按住我的胸口,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去拿套套。”

“哦!”

我赶紧下床取了一盒酒店配的套套,拆开包装,拿着这个滑滑腻腻的橡胶小圆圈,活了24年的我竟然不知道要怎么使用……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