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天前,当年的同班同学聚会,五个当事人时隔十年又聚在一起,聊起这件往事,大家反应不一。对博主来说,当年的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心里,其中一人竟然大言不惭地说徐老师就是一个一辈子没出息的教书匠,活着也是遭罪。

另一个人站起来一巴掌扇过去,吼道:“你瞧不起教师吗?”

原本喜气洋洋的同学聚会,一下子气氛闹得很僵,众人也是不欢而散。之后博主忙于工作,一直没联系他们,直到那天晚上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死了,他在网上一搜,知道了之前的案件,立即想到是徐老师的亡灵回来报复了。

因为当过徐老师学生的人都不会忘记,徐老师有一副好嗓子,最喜欢朗诵古诗词,每次都声情并茂,仿佛让人置身于那种情境中。

文章的最后,博主一连说了许多“对不起徐老师!”、“对不起徐老师!”。

看完之后,我唏嘘良久,黄小桃叹息道:“这篇博文已经被转发过十万,下面骂博主的也有,同情的也有,安慰的也有。”

我说道:“看来,凶手是这五人中的一人,可是难道他打算把自己也杀掉吗?”

失踪的衣服有两件女式的,五件男式的,说明他把自己也算进去了。

黄小桃说道:“先不管这么多,既然这条重要线索浮出水面,我们就兵分两路,一组去找当年出事的私立高中,一组去找这位博主。”

我一阵振奋:“要是能找到,问题就迎刃而解了!”

黄小桃打算和王援朝一起行动,我跟孙冰心、宋星辰一起,孙冰心突然咳了一声,把我推到黄小桃身边,道:“你还是跟小桃姐姐一起吧。”

黄小桃和我相视一眼,笑了:“行吧,我和宋阳去私立高中,你们去联系博主。”

我补充一句:“网络上的事情,找老幺帮忙吧!”

三人离开之后,我和黄小桃开始查找江陵市的私立中学,总共有几十所,全部问了一遍,统统说没有发生过这种事,肯定是隐瞒消息了。

依次走访不太现实,我叫道:“那就查升学率!”

一查,发现有三所私立中学升学率感人,我们立即驱车赶往最近的一所。

路上,黄小桃笑道:“那天晚上被孙冰心逮个现行,结果我被迫和她聊了一晚上。”

“聊了些啥。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“这小妮子心情挺复杂的,既盼着你好,又有点嫉妒,我只能开导她呗!说以后就算结婚了,也会让你们在一起玩,做一辈子的好朋友,毕竟感情也是可以分享的。唉,这叫什么事情,我竟然去开导竞争对手。”黄小桃哑然失笑。

对此,我也是无话可说,赞叹道:“小桃,你真是心胸宽广。”

“我只是相信你而已!”黄小桃嫣然一笑。

我们走了两所中学,见了校长,教导处主任等人,期间我一直在用洞幽之瞳测谎,这两所中学看来都不是,只剩下最后一所——英杰高中了。

英杰高中位置较远,准备赶去的时候,老幺突然发来一条信息,他主动发信息还是比较少见的,上面有一张截图,是‘我是猴子’和‘青青子衿’两个iD的私聊记录——

青青子衿道:猴子,我看见你发的文了,徐老师的亡灵真的回来找我们报仇了吗?

我是猴子道:是的,你、我、大壮、小飞、伟哥都得死!

青青子衿道:别那么消极嘛,对了,现在有空吗?我想约你出来见一面,好好谈谈这件事。

我是猴子道:有什么好谈的,该来的终究会来。

青青子衿道:其实是这样的,我有一个当警察的朋友,说想了解一些当时的情况,希望你能来一趟。

我是猴子道:什么,你竟然主动去找警察?

青青子衿道:警察已经说了,这案子是人为的,不是徐老师的亡灵报复,你放心吧!你能到建康路23号的茶馆吗?我和警察都在这里,快点。

我是猴子道:好的,我马上到。

看完之后,我惊叫一声:“糟糕!凶手看到博文了,主动把博主约出去,肯定是想灭口。”

我立即打电话给老幺:“你是从哪搞到的这条聊天记录?”

情况十万紧急,这一次老幺没和我开玩笑,直奔主题地说道:“是这样的,刚刚老王叫我查一下这个iD,我立刻黑进论坛的数据库,这个iD有年头了,注册的时候还没有实名制认证,所以也不知道是谁,我无意中发现这段聊天记录,是半小时前的。对了,老王他们正在赶过去。”

“多谢了!”我叫道。

“我再查一下iP地址,你们先忙吧!”老幺回答。

挂了电话,我叫黄小桃立即去这个地址,黄小桃在马路上直接一个急转弯,一口气违反了三四条交通规则,直奔建康路而去。

一路上我们忧心忡忡,去晚了可能又会多一条人命。

我们赶到时,王援朝一行人也同时抵达,我们问茶馆的服务生,刚刚有两个男人进来吗?服务生说没有,但是他看到门口有辆面包车,将一个男的拽上车,突然开走了,他正犹豫要不要报警,没想到警察就来了。

问明方向,我们赶紧上车追,同时联系交警部门,通过监控器寻找那辆面包车,这辆车极有可能是柯文远的车。

交警没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疑犯的车,因为那辆面包车一路超车,逆行,被拍下来许多次。我们追赶到一个十字路口,前面不断传来碰撞声,幸好黄小桃车技高超,一个急转弯上了人行道,险险避开前面的连环相撞。

“出什么事了,为什么这么多车同时追尾?”孙冰心在电话里问道。

我说道:“管不了这些了,先追疑犯,让唐队长过来处理吧!”

我们继续追赶,监控录相显示,面包车最后消失在连城北路的一个十字路口,我们在那附近停车,分散开来寻找,开着手机保持通讯。

找了有一刻钟,孙冰心在电话里说道:“找到了,找到了,在一个叫东方能源的机械厂里面。”

我说道:“别乱动,千万别乱动,我们马上赶过来!”

孙冰心叹息道:“其实我已经在现场了,但凶手……自杀了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