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几人赶到时,看见一辆面包车撞在电线杆上,周围围了不少工人,孙冰心掏出证件正在现场有模有样地维持秩序。

看见我们来,孙冰心小跑过来说道:“我来的时候已经这样了,工人们说五分钟前听见撞击声,门卫也说这车是强行冲进来的,幸好没有人员伤亡。”

等我绕到车的侧面,发现一个人从挡风玻璃里摔了出来,整个人被架在车与电线杆之间。从撞击力度看,当时车的时速相当高,驾驶员又没系安全带,难怪孙冰心说他自杀了。

我扶起尸体血肉模糊的脸看了看,辨认良久,说道:“不对,他不是凶手,是柯文远!”

黄小桃这时喊道:“宋阳,快看车里。”

我从车窗往里面一看,原来油门上面顶着一根木棍,这说明撞车之前,驾驶员已经失去知觉或者死亡,凶手想必是在加速之前跳车而逃。

我叫孙冰心留下来看着现场,和其它人走到外面。工厂外面有一片绿化带,我用洞幽之瞳来回审视,发现草皮上有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,沿着脚印,我们来到一棵树前,上面用刀刻着一行字——

“别追了,让我好好赎完自己的罪,我会自行了断的!”

我和黄小桃错愕地交换了一下视线,凶手竟然给我们留下信息,我们沿着脚印继续追踪,前面却是一条小河,河对岸没有脚印,凶手是沿着河走的。

我计算一下时间,凶手逃掉已经有十分钟,显然是追不上了。

“该死,又慢了一步。”黄小桃仰天长叹。

“只能说这家伙,如有神助吧!”我说道。

我们折返回撞车现场,我和孙冰心把尸体弄到平地上,大致检查了一下,死者为柯文远无疑,在死者的脑后有一块钝物击打的伤痕,似乎是凶手所为。

在车上,我们发现了一瓶盐酸,车厢里有盐酸腐蚀的迹象。

这时唐队长打来电话,说十字路口那边发现一具弃尸。据目击者称是从一辆超速的面包车上面抛下来的,后面的司机以为是个活人,紧急避让,结果发生了连环追尾。

我一阵无力的挥挥手:“去看看吧!”

我们来到那里,地上扔着一具男尸,面部被盐酸毁坏,散发出一阵皮肉腐蚀的焦臭味,身上穿着一身青衫,他应该就是被约出来的‘猴子’。只不过这一次凶手干得很仓促,青衫下面仍然穿着死者自己的衣物,指纹也没有处理。

我注意到死者的领口塞着一块手帕,而且是湿的,顿时明白过来:“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!”

黄小桃惊讶道:“这么危急的情况下,凶手竟然还想着配合古诗词。”

“也许对他来说,这个仪式很重要吧!”

现在交通还没恢复,我们自然不可能在大马路上验尸,只得叫人先把尸体带走。这时老幺打来电话,问道:“坏人抓到没有?”

我说道:“跑了!”

“人死了吗?”老幺追问。

“死了!”我无奈的说道。

“你们现在在车上?”老幺问道。

“不在啊,怎么了?”我有些好奇。

“呃……我查到这人的iP落地在不断移动,而且速度相当快。”老幺在那边敲着键盘道。

我连忙过去搜了下死者的身,钱包、钥匙都在,独独手机不在,原来是被凶手拿走了,原本熄灭的希望一下子重燃起来,我迅速地命令道:“坐标发给我!”

我招呼其它人赶紧追,一路上iP地址不断变动,最后停在一个地方。我们在那里停车,这是一条偏僻的马路,我环顾四周,最后在雨水井里找到了被遗弃的手机。

黄小桃失望地说道:“线索又断了!”

我抬头看见一个路牌,写着‘前方学校,减速慢行’,笑道:“没断,这里是凶手上班的地方,他回学校去了。”

前面大约三百米左右是一所高中,今天还在放假,学校里空荡荡的,迎面走过来一个拿着篮球,穿着运动服的体育老师,问道:“你们找谁?”

找谁,我也不知道,只能说:“找学校负责人。”

体育老师替我们打了个电话,叫我们去东面的办公楼。见到负责人之后,我亮出证件,大致描述了一下凶手的特征,并且加了一条,此人应该是住校的。

负责人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说的这人是高二{6}班的贾老师吧,走,我带你们去见他。”

我们来到教职工宿舍,走到一间公寓前敲了下门,发现人不在。我直接用开锁工具打开锁,推门一看,屋里放着一台大冰柜,桌上放着一些化学仪器,靠墙放着一张双人铁架床,下铺还算整齐,上铺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,墙上挂着一身黑色的汉服。

负责人笑道:“没结婚的男老师屋子都比较乱,对了,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

我指着冰柜问道:“为什么会有一台大冰柜?”

“这我也不清楚,屋里的东西属于老师们的个人财产,只要不触犯校规,我们是不会过问的。”负责人解释道。

我把手放在冰柜上,心情略有些不安。当我慢慢打开时,一股冷气冒出来,冰柜里面有一个蜷缩着的人体,负责人尖叫一声,连忙后退。

尸体的面部、手指全部处理过,由于是冷冻状态,无法判断死亡时间,我说道:“看来他的动作比我们想得快,已经把要杀的人杀光了。”

黄小桃不禁咋舌:“一名教师,能做到这种分上……对了,他是教什么的?”

“高中化学!”负责人答道:“各位警官,这具尸体是怎么回事?”

我们自然不会回答的,还叫他保守秘密,我想看看贾老师的长相,负责人瑟瑟发抖地说道:“几位稍等,我去取他的档案来。”

等待的时间,孙冰心问道:“要不要趁这机会验个尸?”

我苦笑道:“冻成一个大冰坨子,没法验,之后再说吧!”

我想到一件事,叫唐队长给我发了一张柯文远的照片。一会儿功夫,负责人回来,手里拿着一幅合影,说道:“几位,抱歉得很,保管档案室钥匙的老师傅今天不在,我拿了一张全校教职工的合影给你们看看。”

他指着上面一张脸道:“这就是!”

我们看见那张脸,都觉得似曾相识。我飞快地扫了一下最下面一排,那一排全部穿着运动服,一看就是体育老师,可是刚刚在校门口和我们打过照面的体育老师并不在其中。

我一阵错愕,感觉像是被人耍了一样,气得我有种想仰天大笑的冲动。

我实在是太低估他了,此人的心理素质极其强悍,竟然从我们眼皮底下溜了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