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它人也意识到了这点,孙冰心纳闷道:“刚刚和我们说话的体育老师,就是凶手?”

“没错,就是他,我们集体被耍了!”黄小桃说道。

宋星辰二话不说,突然冲出门去,我叫没叫住,只见他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,把负责人都呆了。

通过负责人,我们知道了贾老师的一些基本情况。他全名叫贾充,今年二十八岁,平时属于比较沉默寡言的人,上完课就夹着课本离开,私下也没什么朋友。

其它情况负责人也不知道,不过不要紧,待会我们要去他呆过的高中。

我掏出柯文远的照片给他看,问道:“这人你认识吗?”

负责人的眉毛微微扬了一下:“我怎么可能认识这种社会上的人?”

我笑了:“果然是老师,撒谎都这么老实,说实话吧!”

负责人尴尬地搔着面颊,如实交代,原来学校里面有一些女学生不学好,经一些小混混搓合,在外面搞援-交。后来经人举报揭发,涉事的几名女学生,还有‘光顾’她们的一批客人校方挨个找来,柯文远也是其中之一。

因为这事情传扬出去影响不好,加上学生家长不希望孩子的前途毁了,于是乎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就这样捂下来了。为此校方加强了管理,已经杜绝了此类事件。

黄小桃说道:“奸-淫-幼-女,三年以上十年以下,而且判决是从重不从轻的,这事可不小。你们校方也真厉害,这么大的事情都能瞒过去!”

负责人尴尬地说道:“我们也是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,那些女孩那么小,受了坏人诱骗,以后长大了怎么找工作,怎么嫁人?”

“行了行了,别说了,真是难为你们一番苦心!”黄小桃讥嘲地说道。

学校是个较为封闭的场所,加上老师观念保守,所以很容易变成藏污纳垢的地方,像霸凌、卖-淫这种事情,往往都是闹大了,捂不住了才会被公众知道。

黄小桃叫王援朝留下来保护现场,等警方前来。临走的时候,负责人嘱咐我们千万不要提今天这事,怕影响到学校的招生率。

宋星辰还没回来,我们三个先去了英杰私立中学,找到校方的时候,不出我所料,矢口否认以前发生过的事情,可是我一眼就识破了谎言。

刚刚那所学校干的事情,和这所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!

徐老师死后半年左右,有人在沙池下面发现了已经白骨化的幼女尸骸,校方并没有把这件事和徐老师联系到一起,以为是哪里的杀人犯在这里藏尸。

同样是怕影响到声誉,校方竟然自作主张,把尸体偷偷处理掉了。

如果当时他们报了警,找到那名少年凶手,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。一切的一切,只是因为十年前一次收手机的小事件引发的,之后的一连串蝴蝶效应,才造就了今天这场连环杀人案。

我向负责人要了当年徐老师带的班级学生名单,在上面果然找到了贾充的名字。

这小子读书时成绩居然还是名列前茅,化学成绩年年都是满分,可是其它人的身份却无法确定,物是人非,当年那批老师也早就离开了。

于是我们挨个打电话联系,最后确定了死者的身份。

两名女死者,一个名叫陈小燕,一个名叫葛晴。

四名男死者,依次是胡壮壮,张伟,侯山,秦宇。

其中,张伟和葛晴是一对夫妻,陈小燕则是贾充当年暗恋的女生。

写下这几个死者名字,孙冰心说道:“当年真正害死徐老师女儿的人是谁呢?贾充真的会像他说的一样,自行了断吗?”

我冷笑道:“那人是谁我不知道,但我想说贾充绝不是那种人,他才不会自行了断。凶手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,连环杀人的真正动机不是赎罪,是因为他的同学们瞧不起他,瞧不起他的行业!他之所以要打着替徐老师复仇的名义,只是想给自己阴暗的内心找块遮羞布,这种心理是自欺加欺人的,连他自己都相信。”

“还有,他绝对不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!试想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师,有奇怪的大叔侵犯了他的女学生,他不但不报警,反而利用这个人。贾充能在凶案开始的时候找到柯文远,说明他们私下里一直有联系,也许他在长期敲诈此人,这样的人会是正义使者吗?”

这时黄小桃接到一个电话,简单交谈后,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。

我问怎么了,黄小桃笑着叹息道:“宋阳,你平时打脸无数,但这回却被狠狠地打脸了,宋星辰刚刚告诉我,凶手自杀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我瞪大眼睛。

“这是事实。”黄小桃说道。

宋星辰为什么没直接联系我,而是打到黄小桃手机上,难道也是怕伤到我的自尊心。

自尊心什么的我是无所谓的,我确信我的推论,一个人的性格就像路边的石头一样,是不会轻易变化的,我坚持地说道:“贾充绝不会自杀!”

“先瞧瞧尸体吧!”黄小桃说道。

我们来到宋星辰所在的地方,原来他一直追赶凶手来到一片居民区,四处寻找,发现一间门里渗出血味,于是一刀把锁给劈了。推门一看,就看见了让人发怵的一幕。

一具男尸用木板捆绑着后背,跪坐在一领草席上,面部已经被盐酸侵蚀。他穿着一件皂色的直裰,旁边放着一个古代士兵戴的头盔,手上拿着一柄仿真的古剑。

仔细一看,古剑上有一行铭文,写着‘玉龙’。

我立即明白了凶手想传达的意思——“报君黄金台上意,提携玉龙为君死”。

尸体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,但是手腕上有一个注射留下的红点,旁边地上扔着注射器,里面仍残留着药液。旁边地上还扔着一个装盐酸的烧杯,盐酸撒出来,在木质地板上烧出一大片焦痕。

现场完全没有打斗的痕迹,从种种迹象看都好像是自杀,而且尸体的体形和凶手也很像。

我忍不住拍着巴掌赞叹:“提携玉龙为君死,好一场华丽的谢幕。”

黄小桃‘咦’了一声:“你承认他是自杀的了?”

我耸了耸肩膀说道:“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,先验尸吧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