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贾充面对面坐在审训室里,经过几天的逃亡,他的模样很憔悴,脸颊也削瘦了下去。尽管如此,还是冲我微笑了一下,道:“把我逼到这种份上,我很佩服你。”

我把准备好的盒饭和水放在桌上,贾充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我说道:“聊聊吧,为什么杀人。”

“赎罪!”他答道。

“替你们徐老师吗?”我问道。

“看来你了解得还挺透彻,不错,我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了他。当年我年少无知的时候,和几个朋友干了一件愚蠢的事情,我们完全没想到,这件事会害徐老师家破人亡,这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深深的愧疚中!我本以为他们和我一样,可是参加同学会的那天,当大壮无意中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大家却表现得风轻云淡,甚至说徐老师活该。当时我就感觉一股热血从脚底冲上来,那一张张说笑的嘴脸在我眼中变得无比丑陋,人,怎么可以忘掉自己犯下的罪呢?所以我决定让他们赎罪!”他举了下被铐起来的双手:“同时,我也在替自己赎罪!”

我耐着性子问:“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?”

“因为那些诗都是徐老师教给我们的,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一边走一边朗诵古诗的样子。我曾经迷茫过,是徐老师开导了我,对我来说他是一位良师益友,我要让这些罪人死在这些古诗中。”他咬牙切齿的答道。

“你以前成绩好像不错!”我说道。

他淡淡一笑:“年级第一罢了。”

“后来考进师范学院,成为一名教师,如果徐老师在天之灵有知,想必也会欣慰的吧!”这时,我话锋一转:“曾经年级第一的你那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去参加同学会,看见那些不爱学习的同学却一个个衣着光鲜,携妻带儿,混得风生水起,你坐在同学里面,就像一个异类,他们聊的话题你一个都插不进去,因为你一直生活在学校这个象牙塔中。你唯一能说的就是过去的事情,于是你提起了当年的事情,希望打压一下他们的气焰,可是没想到,人都是有自尊,谁也不愿意面对过去。于是乎,你心里的嫉妒披上了一层正义的外衣。”

“你胡说!你胡说!”贾充用双手砸着铁架椅。

我微微一笑:“仅仅是这个还不够,你离开同学会的时候,被大壮的车碰了一下,对方给了你一笔医药费,但是态度却不太好,这成了你决心杀害他们的导火索。为了完成你自欺欺人的复仇,你不惜连自己的初恋"qingren"都杀掉,在当年的事件中,她明明没有多大责任,你要杀的仅仅是羞辱你的大壮夫妻,可是你不愿意承认自己龌龊的内心。你告诉自己,我做的一切全部是替徐老师复仇,最后,你亲手毁掉了一个又一个幸福的家庭,你满足了吗?贾充!”

贾充歇斯底里地吼着:“放你娘的屁,我做的这些,绝对没有一丝一毫是为了自己!你们警察懂什么,你们只是局外人,你知道徐老师的女儿死得有多惨吗?”

“谁杀的她?”我突然质问。

“大壮!”

他的眼神已经出卖他了,我冷笑道:“不,是你!”

“你……胡说!”贾充面孔狰狞,眼睛瞪得快要喷血:“你有证据吗?”

“如果不是你,干嘛要问我有没有证据?”我得意的笑了。

“你在套我的话。”贾充大声叫嚷。

“不,我当然有证据!”我说道:“我走访你读书的高中时,负责人告诉我,那女孩的尸体半年后被找到了,已经变成一具白骨,实际上尸体白骨化是需要三到四年的,在沙池这种干燥的环境下时间要更久,答案只有一个,有人偷偷加速了尸体的腐烂。你高中时化学成绩每年都是满分,调配盐酸对你来说易如反掌,就像你在这次的案件中做的一样,在那个暑假,你偷偷跑到学校,用自制的盐酸腐蚀尸体,因为人是你杀的,所以你才最心虚!”

贾充眼神闪烁,满头冷汗,头发被沾在前额上,嘴唇已经变得惨白。

他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唾沫道:“这只是你的推测罢了。”

“是不是推测已经不重要了,八条人命足够你判死刑,多承认一条又怎么样?”我把面前的饭和水往前推了下,暗示道:“承认吧,至少心里能踏实些。”

贾充吼道:“她不是我杀的!她不是我杀的!”他的身体动得太厉害,被固定在地上的铁架椅应该被摇得嘎嘎作响,外面的警察立即冲进来,稳定他的情绪。

我不动声色地离开,这次审问我没叫黄小桃进来,她一直在旁观,她问我:“你干嘛非要扯掉他的最后一块遮羞布?”

我说道:“因为我最讨厌的事情,就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干邪恶的勾当,他只是嫉妒杀人,我不希望这样一个人渣,在死前能心安理得,杀人就应该有良心不安的代价!”

黄小桃笑道:“没想到,你的心眼这么坏,不过姐喜欢!我师傅说过,我们警察存在的意义,就是要让坏人睡得不踏实,让想变坏的人心存一丝畏惧。”

审讯室里,贾充还在歇斯底里地挣扎、尖叫,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。

我想,他至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杀害了那个女孩,因为这件事一旦承认,就等于全盘否定了他自以为高尚的伟大赎罪。

自尊心可以让人变得上进,但是扭曲的自尊却会蒙蔽人的双眼和理智,变成自欺欺人的麻醉剂。

我们的江陵之行算是结束了,当晚唐队长为我们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践行宴,这天也正好是我的生日,不过我没说,只有王大力给我发了条生日祝福短信,还有孙冰心早上塞给我一个小礼物。

宴会途中,我和黄小桃眉目传情,虽然我们都没有喝多少酒,但酒不醉人人自醉,一抹悄然爬上脸颊的红晕让黄小桃的笑容显得格外美丽动人,看得我快要醉了。

自从那天晚上之后,我俩之间的默契又一次升级,逮到一个机会,我给她递个眼色,于是两人一起溜回酒店。

这几天的辛苦奔波结束之后,我们心中压抑的那股的再也抑制不住,我和黄小桃在热烈的拥吻中完成了开门、开灯、脱鞋、脱外套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,今晚我要解锁我人生的一个重要成就,和我最重要的人一起!

这时黄小桃踩到一样东西,低头一看,是一个信封。

我拿起来一看,上面没有邮戳,是被人从门缝塞进来的。信封很厚实,上面写着一行遒劲的字,不知为何,让我想到了爷爷书房里的那副墨宝。

上面写着:“宋阳,祝你生日快乐!”

后面画了一柄鲜血淋漓的弯刀,我的脑袋嗡的一下,喃喃地说道:“是他!是杀死我爷爷的男人。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