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激动地站了起来:“这不可能!我爷爷一生嫉恶如仇,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,他一定是被人胁迫了!”

孙老虎示意我先坐下,问黄小桃道:“假如宋阳被人威胁,你能感觉到吗?”

黄小桃朝我看了一眼:“哪怕有一丝威胁,我也能感觉到不对劲。”

“是的!”孙老虎继续说道:“我和你爷爷当年的关系也是这么亲密,我们不但是搭档,也是挚友,生死之交。他如果被人威胁,我不会感觉不到,这案子前后他并没有什么异常,结果那天晚上,他突然烧毁证据,下令释放嫌疑人!从这件事之后,你爷爷就很少再参与破案了,只是偶尔以顾问的身份指出一些大方向,我俩就好像从此分道扬镳了一样。有一年我去找他喝酒,当时你也在,不过你才五岁可能没印象,你爷爷喝醉了,说他这辈子就干过一件亏心事,这件亏心事让他这些年来一直夜不能寐,我对此心照不宣。”

我攥紧拳头,两手不断颤抖,爷爷竟然亲手包庇过罪犯!

我心中一百个不愿意相信,可是孙老虎言之凿凿,而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,他完全没有理由骗我。

良久的沉默后,我说道:“孙叔叔,我想重启调查!”

孙老虎拿起桌上的烟,发现已经烧到屁股了,他又点了一根,道:“你们特案组有这个权力,我无权过问。但是这案子过去太久了,尸体、证物全部不在了,嫌疑人可能也已经去世了,查起来难度太大,也许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我咬着嘴唇道:“刀神把它寄来的用意就是想告诉我,我爷爷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正直,他是个该杀之人!我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,我想这里面一定有隐情,人是不可能突然性情大变的,我要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孙老虎正色道:“你要去我不拦着,但是,三思而后行,不要被亲情蒙蔽了理智。”

我站起来道:“我一个人去好了,特案组其他成员留在南江市应对突发情况。”

黄小桃叫道:“宋阳,你在说什么胡话,特案组没有你不就没有了灵魂,要查就一起去!”

孙老虎长长地叹息一声,似乎知道拦不住我,摆了摆手:“那就去吧,祝你们好运,希望你能还兆麟一个清白,因为连我也不相信这件事。”

我俩辞别孙老虎,既然都回来了,我顺路回趟店里取些工具来,但又怕被宋鹤亭看见,于是在店附近给王大力发条短信,叫他拿上东西过来一趟。

一会儿功夫,王大力就提个袋子过来了,在黑暗中东张西望。被我一下叫住,他吓了一跳,道:“宋阳,你可回来了,你那姑姑快把我们折腾死了,我这两天每天在她的监视下,按时吃饭按时睡觉,打一会游戏就被数落,白天还得陪她到处逛街,我怎么突然多了个妈!”

我一阵想笑,宋鹤亭果然是个控制狂,王大力这种自由散漫的货正好撞在她的枪口上,我说道:“大力,对不住啊,我还得离开一阵子。”

“去哪?”王大力问道。

“凉川。”我答道。

“去那么远的地方干嘛,你要跟小桃姐姐私奔啊?”

黄小桃苦笑:“我们要私奔,也不去那种地方啊,怎么也得去马尔代夫或者夏威夷。”

王大力说道:“真羡慕你们这些自由人!”

我说道:“我去查个案子,辛苦你了,回来我再加倍补偿吧!”

王大力露出一副想哭的表情:“关键是你姑姑啥时候走啊?我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。”

我安慰道:“按时作息不也挺好的吗?我姑姑还是一位武林高手,你没事的话可以跟她讨教个三拳两脚的,以后遇到小混混,也能在洛优优面前装个逼不是?”

王大力拍着脑门大喝一声:“你还别说,那天在街上遇到一个抢包的贼,你姑姑她一脚踢起一个易拉罐,隔着十米距离把那人打下来了,我当时惊呆了。你那个可爱的堂妹也怪厉害的,她教给优优一套防身术,每天晚上拿我练手,你瞧我这胳膊,还是青的呢!”

我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多保重啊!对了,我这个月都在外面查案,店也没照顾上,这月的提成就别给我了,当作陪姑姑出去玩的花销。”

王大力答道:“行吧,早点回来,解救我脱离苦海。”

我和王大力拥抱了一下,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,然后我和黄小桃坐晚上十一点的动车回江陵。

回到酒店,孙冰心在看电视,见我们进来,扮着鬼脸道:“有必要偷偷摸摸的吗?和我说一声,我把房间让给你们就是了。”

黄小桃骂道:“瞎想什么呢?我们刚刚回了一趟南江市。”

“什么?”孙冰心大吃一惊。

我说道:“我去把宋星辰和王援朝叫来,有一件事情要宣布。”

我们五个集中到了屋里,我把卷宗拿出来,说我打算去凉川复查一桩陈年旧案,这一趟是我自己的事情,而且案子可能也破不了,大家可以选择不去。

众人纷纷表态,孙冰心第一个举手:“宋阳哥哥去哪我就去哪!”

王援朝点点头:“我没意见!”

宋星辰更是没意见,他不可能放我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于是第二天下午,我们就坐飞机去了凉川,我头一次来到这么北的地方,放眼望去是万里无云的蓝天,空气干燥,手碰到什么经常会有静电,但气候也不是太冷。

整座县城让人好像回到了九十年代似的,可是也别有一番西北的风土人情。

在孙冰心的倡议下,我们找了家兰州面馆吃饭,品尝了一顿超豪华的正宗兰州拉面。

吃完东西,黄小桃建议道:“先去当地市局过个招呼吧!跨省办案,礼数不能免。”

我们来到市局,找到当地局长,说明来意之后,局长一脸发懵,他不知道什么特案组,也没听说过我们,更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参与这桩悬案。

“是公安部的命令吗?”局长搔着头皮问道。

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明,便道:“您知道宋兆麟和孙虎吗?这案子最早其实是他们经手的,孙虎是我们的局长,宋兆麟是我爷爷。”

局长摇头:“我上任才十多年,没听说过这两位高人,不过你们愿意调查的话,我局自然会全力协助。这起凉川连环杀人案,最近在网上挺出名的,被列为什么建国后十大悬案,倒是经常有人跑来打听,最近就有一个金影公司的导演和编剧来这里,说想把它改编成电影,哦对了,那俩人还在招待所呢,要不要去见见?”

我摇摇头:“不必了,可以的话,我想先看下卷宗。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