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,好的!”

局长带我们来到档案室,找出当年那桩连环杀人案的卷宗,可惜这一份还没有我手上的详细。

刀神给的那份上面,嫌疑人的名字被人挖掉了,从长度判断是三个字的名字。按理说只要在上面写过字,底下的纸会留下浅浅的痕迹,可以用铅笔涂抹的方式再现,但是销毁证据的人细心到拿电熨斗熨了每一张纸,如此缜密的心思,令我不得不怀疑是爷爷做的!

县城里的这份档案,最后几页缺失了,从撕痕看是以前撕掉的,局长对此也不清楚。

我扫了一眼参与此案的警察名单,利用冥王之瞳将它记下来,然后归还档案。向局长道谢后,局长说会替我们安排住处,另外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都可以找他,我们没那么脸皮厚,酒店还是自己找好了。

到了酒店,孙冰心兴冲冲地查着这里有什么旅游景点,我突然有种百无聊赖的感觉,时隔二十年跑来重启调查,怎么查,从哪里查?完全就是狗咬刺猬无处下牙。

黄小桃安慰我道:“你也不用太在意,世上有些事情就是无能为力的,查不了,咱们就玩两天回去吧,而且话说回来,兴许这一切都是刀神设的局呢?”

我摇头道:“我知道‘正义’这个词放在一名罪犯身上有点不合适,但我还是想说,他虽然是个罪犯,却很有正义感。他并不是驯狗师那种阴险狡诈的敌人,我认为他一定是想让我知道些什么。”

孙冰心问道:“要不要去趟鹿寿山,听说景色特别优美哦!”

黄小桃回道:“没兴趣!”

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声,黄小桃扬起眉毛:“有案子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我挥挥手:“闲着也是闲着,走吧!”

孙冰心也要一起来,我们仨来到局里,原来刚刚发生的是一桩跳楼自杀案,尸体从十六楼上摔下来,摔得特别惨,被警员用尸袋兜着送到法医那里。

我们这三个外人站在这里很是扎眼,不少警员好奇地打量我们,问我们是干嘛,黄小桃便亮出证件。

这时一个胖胖的警官走出来,正在打电话:“什么,你病倒了?这边有案子……你看能不能从学生里面派一个过来,就是一桩跳楼自杀案,没啥难度。”

孙冰心冲我一笑,走过来非常客气地说道:“你好,请问是不是没有法医值班了?”

胖警官捂着电话警惕的问道:“你是……”

孙冰心亮出证件:“我们是从南江市来的特案组,我和这位哥哥是组里的法医,要是没人的话,我们可以代劳。”

胖警官一拍大腿,道:“这可帮大忙了,来来来,里面请。”

黄小桃冲孙冰心笑了下,小声地说道:“这丫头,真机灵!”

领我们进去的时候,胖警官说道:“不怕你们笑话,我们这小县城只配备了两名法医,一个到兰州开会去了,一个刚刚生病了,正发愁呢!”

我问道:“两名法医够吗?”

“不够,肯定不够,老实说我们这边非自然死亡案件的解剖率只有百分之三十,可是没办法啊,人材都跑到大城市了,谁愿意来这种西北小县城。”胖警官唉声叹气。

孙冰心取了两副橡胶手套递来,我一边戴上一边看着床上的死尸。这是一名女性,年龄大约二十四岁左右,脸上涂脂抹粉,打扮得很妖娆,全身上下多处骨折,血糊了一身,肋骨陷了下去,小臂形成了假关节。

面对这样一具普通人看了会尖叫的尸体,孙冰心第一句话是:“咦,香奈儿的裙子!”

我说道:“别关注裙子了,抽点血去化验一下,看看生前有没有被人下过药,尤其是麻醉剂。”

“好,请问,旁边的试验室我可以用吗?”

孙冰心向胖警官询问,胖警官连声答道:“好的!好的!”

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脏器,内脏几乎全摔烂了,但这都在摔死的正常范围内。听的时候我注意到死者的体毛较重,但是腹部却缺了一大块毛发,我拿手摸了摸,感觉像是新剃掉的,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,有剃须刀的味道。

然后我分开死者的腿,检查了一下下-体,死者好像是有淋病的初期症状,但是死前并没有发生过性行为。

胖警官以为我是法医,小声地询问:“小同志,不解剖吗?是不是缺什么仪器啊?”

“我从来不解剖的!”我答道。

“那要怎么验尸?”胖警官一阵好奇。

我笑而不答:“小桃,把窗户打开!”

黄小桃拉开百页窗,这里的阳光格外明媚,使用验尸伞的效果很久没这么好过了。只见在验尸伞下,尸体身上出现一些手印和殴打痕迹,主要集中在上半身,这就足以说明,这不是一桩普通的自杀案。

胖警官被惊得倒抽一口凉气,怯怯地问道:“您用的这是什么仪器,比紫外光谱仪还灵呢?”

我把验尸伞收了,交给黄小桃,说道:“如你所见,只是一把伞!”

“呃,您真的是法医吗?”胖警官看得我眼神怪怪的。

我想还是说明一下比较好,省得被误会,便告诉他我其实是一名仵作。胖警官惊讶不已,好半晌没说出话来,最后问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,就是有点好奇,你们局里批准让一名仵作参与破案?”

我笑道:“白猫黑猫,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,用在刑侦中的技术手段——化学、药理、医学、痕迹学,绝大多数是从其它学科中吸收过来的,能破案的手段就能拿来用,而且我是编外成员,只是一名顾问。”

胖警官长长地‘哦’了一声,话题回到案子上,我说道:“死者身上有一些生前留下来的殴打痕迹,由于摔得全身都是伤,不太容易看出来,小桃,帮我翻一下死者……”

胖警官立即过来帮忙,我们只是把死者的身体微微抬起,尸体已经成这个样子,大幅度位移会使尸斑和内脏移位。我配合着胖警官用手托着死者的腰部,让黄小桃在后面举伞,她慢慢转动验尸伞,当一片伞影落在死者后腰上,上面出现两个清晰的手印,应该是成年男性留下的。

胖警官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,不住口地赞叹道:“厉害!不愧是大城市的专家!”

我冷笑一声:“显然死者是从高处被推下去的,哦,可以放下来了。”

放下之后,我继续解释道:“死者腹部和胸部周围被剃掉了一些毛发,我在脚底发现了一些碎毛发,可能是死者自己的,当时她和凶手似乎发生过推搡、争执。我注意到死者的手腕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勒痕,像是被人用丝绸之类比较轻的材质捆绑过……”

“s-m?”黄小桃问道。

这句话提醒了我,我叫她帮我抻一下死者的手脚,拿听骨木去听关节部位,死者最后一个动作不是这样,但如果生前长期被固定成某种体位,肌腱和骨骼也会留下一些记忆。

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,死者生前确实被拉伸过四肢,极有可能是被捆缚在一张大床上,死者的打扮很像一名性工作者,可能是被客人叫到家里,玩s-m!

但是这个客人嗜好有点古怪,竟然开始剃死者胸腹部的毛发,死者当即挣脱绳子{绳子捆得应该不是很牢},与凶手发生争执。

然后被无意中推下了楼?

不!是有意还是无意,得等孙冰心的化验结果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