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大约半小时,孙冰心进来,搔着脑袋说道:“宋阳哥哥,我没有在死者的血液里找到麻醉剂,酒精倒是有一些。”

我望着尸体沉吟,黄小桃问道:“宋阳,你为什么觉得死者被人用了麻醉药?”

我解释道:“伪造自杀,必须让被害人失去反抗能力,麻醉药是最好的选择。而且经过我们刚刚的分析,死者生前曾经被人剃过毛发,如果她当时还有意识,为什么不立即反抗,被剃的可是胸和腹两处地方。”

“被酒灌醉呢?”黄小桃问道。

孙冰心道:“她身体里没有那么多酒精,还不至于到烂醉如泥的程度。”

“酒精!”

我想起来,不少麻醉药都是和酒精一同使用的,死者可能还是被下药了。

我提议简单地解剖一下吧,孙冰心自然是跃跃欲试。只需要解剖一下胃和肝脏就行,孙冰心把死者的肚子打开,把胃袋翻出来,胖警官见状,立即脸色煞白地称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,匆匆逃离现场。

黄小桃摇头笑道:“这副画面我已经司空见惯了。”

孙冰心轻轻划开胃袋,里面有一些食物残渣,不是什么都得靠化验,这些还是肉眼辨认比较快。我俩辨认起那些食物来,猪肉丝、芹菜、西红柿、鸭肉、紫菜,黄小桃在旁看着,脸颊不易察觉地抽搐,不过还好,这次没被恶心到,也没说以后不想吃这些了。

残渣里面有一些白色的东西,孙冰心拿棉签蘸蘸,对着阳光下看了看:“呃……是酸奶?”

我嗅了嗅,道:“不,是精-液!”

黄小桃突然说道:“我后悔了,不该留下来看的,以后再解剖肠胃我绝对不看。”

孙冰心心比较大,兴冲冲地说道:“小桃姐姐,这可是重要证据,凶手的Dna!”

我把棉签一扔,摇摇头:“没用了!死亡到现在有四个多小时,加上胃里的湿热多菌环境,Dna已经被破坏了。”

话虽如此,孙冰心还是取了些样本。

从食物的消化程度看,最后一餐是六个小时前吃的,很可能是两人一起吃的,可以去现场附近的饭店打听一下,另外我在里面闻到了一些酒精的气味。

仔细检查的时候,我发现胃壁有融解和出血的痕迹,还比较新,似乎有毒物质就在这顿饭里。

我说道:“来,排除法,我们来断定个毒物的大致方向,会伤害到胃壁的毒药有哪些?”

孙冰心像回答老师提问一样流利地答道:“毒鼠强、笨酚、腐蚀性碱类、甲醛、汞、铊、氰化物!”

“不对,如果剂量已经足够在胃壁上烧出一个洞来,这人早就七窍流血而死了,你刚刚说的都可以排除掉。”我摇摇头。

孙冰心皱着眉头,过去扒死者的眼皮看:“这个人真是摔死的?”

“百分之百摔死的,她中毒了,但不是死于中毒,所以我觉得这种毒药只是会伤害到胃而已,本身不是作用于消化系统……刚刚我也没发现腹泄迹象。”我答道。

孙冰心拧着眉头,歪着脑袋思考,提议继续解剖肝脏看看。

别看我俩讨论得起劲,其实我对毒物的了解仅仅是个大概,我这也是抛砖引玉,让她来说出答案。

剖开肝脏之后,我们注意到肝脏上面明显有些色块,孙冰心突然眉头舒展,叫道:“我想到是什么了,我现在就去化验!”

她取了些样本离开,胖警官后脚进来,带着一身烟味,问道:“有结果了?”

我说道:“差不多了,咱们先出去吧!”

临走前,我把死者覆上一层白布,烧了几张黄纸。来到外面我大致说了一下发现,让他先着手开始调查吧,孙冰心那边,化验需要一些时间。

胖警官千恩万谢地走了,留了联系方式,说下次有需要尽管联系他。

我们不能把孙冰心一个人丢在这儿,就去试验室陪她,只见她在瓶瓶罐罐中忙碌了一会,突然大叫道:“果然是!”

化验这种事情,有了方向是很快的,我当下询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“盐酸氯丙嗪!”孙冰心说道。

“哦。”我想了想:“用来止呕的镇静剂。”

“对!”孙冰心答道。

“为什么之前没验出来。”我问道。

孙冰心解释说,其实是凶手犯了一个错误,氯丙嗪达到一定剂量是可以杀人的,但必须是静脉注射。可是凶手却把它掺到食物里骗死者吃下,结果药物进到肠道里烧坏了胃壁,剩下的被肝脏解掉了,并没有让死者死亡,只是暂时昏迷了。

我眼前一亮,说道:“凶手原本以为死者死了,开始剃她的毛发,结果没想到死者醒了,两人发生争执,凶手匆匆忙忙把她推下楼。”

黄小桃用手指敲打着下巴说:“看来这个凶手对毒物不太精通,那么他原本的计划是想干嘛,收集人的体毛做毛笔吗?”

我耸了耸肩:“这个,让胖警官去查吧!”

黄小桃笑了:“没礼貌,什么胖警官瘦警官,人家有姓的好吧。”

“姓什么来着?”

黄小桃的脸一沉:“呃,我忘了!”

孙冰心将化验结果工整的写下来,放在尸体旁边,我们三人先行告辞了,才发现天色已经黑下来了。

可能我就是一个忙碌命,协助了一件小案子,整个人都觉得舒坦不少。晚上我们几人在路边大排挡吃东西,孙冰心没有孙老虎的管束,点了一堆干锅牛蛙、泡椒炒海肠、爆炒螺蛳、毛血旺之类平时她老爸不允许她吃的食物,黄小桃咋舌道:“孙大小姐你悠着点,存心要吃坏肚子是吧?”

孙冰心嘴里塞得满满地说:“别人能吃得,我就吃不得……真好吃啊牛蛙!世上怎么有这么好吃的东西。”说着,幸福地用双手抱着脸。

宋星辰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杯茉莉花奶茶,王援朝喝着大杯的扎啤,我们几个都是不必故意客套的,坐在一起有种一家人的感觉。

夜色降临,小县城自然没有南江市那种万家灯火的辉煌,可是却有特别干净的夜色和星空,黄小桃仰望着夜空说道:“老了能来这种生活节奏慢悠悠的小城市贻养天年,倒也不错!”

孙冰心不屑地说:“真叫你呆在这里,你就嫌无聊了,不如在这里多呆一阵子,以后干脆别来了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那案子怎么办?”

我心想,有她俩在真好,我不用刻意地找话说,安静地听就行了。

孙冰心拍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我相信以宋阳哥哥的柯南体质,案子的线索会自己送上门的!”

我笑道:“胡说八道,你的意思是我走哪哪死人!为了人类世界的和平,我干脆把自己放逐到一座孤岛上算了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声音传来——“杀人啦!杀人啦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