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阳的表情并没有撒谎,可这怎么可能是真的。我爷爷如果是嫌疑人,孙老虎不会不告诉我,况且当初是先发生的案子,然后他们才过来调查。

无论如何,我爷爷都不可能是罪犯!

见我突然之间反应这么激烈,吴阳扬着眉毛问道:“怎么了,宋神探,你认识这个人?”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说无可奉告等于是承认,黄小桃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:“那个负伤的警员原话是怎么说的?”

吴阳想了想,道:“宋兆麟千刀万剐!”

“什么?”

我们三人一惊,吴阳耸耸肩膀:“他原话就是这样说的,所以我就以为嫌疑人是这个人,不信你们可以去找他,我把他家地址给你们!”他撕下一截烟盒上的纸,唰唰地写下一个地址。

捏着这张纸,我思绪万千,爷爷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?

吴阳看了下墙上的钟,说道:“啊,九点了,不打扰各位休息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然后和胖导演一起告辞了,自始至终,这位导演也没说过话。

我打算明天一早去见见那位警员,晚上没什么事做,我们几个就早早休息了。

大概隔日早晨五点左右,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打破宁静,一会儿功夫,黄小桃打来电话,道:“那个胖警官刚刚给我打电话,他问咱们能不能去一趟。”

我点点头:“那就走吧!”

王援朝还在打鼾,我没吵醒他,我出来的时候遇到宋星辰,他已经穿戴整齐,我说道:“你不用来的,只是验个尸。”

宋星辰摇头,看来是嫌无聊。

来到局里,胖警官长松了口气说道:“谢天谢地,你们总算来了,请随我过来吧!”

死者是一名女性,30岁左右,身份不明,是一家招待所工作人员早晨发现的。她身上被割掉了一块块皮肤,大腿上、腹部、背部都有,乳-头和下-体缺失,总共有三十多刀,死因是脖子上的一刀。

看见尸体时,孙冰心突然捂住嘴,我和黄小桃的表情也很震惊,我迅速戴上手套,检查了一下死者的下-体,肯定地说道:“是"qiangjian"杀人案!”

“和二十年前的手法一模一样!”黄小桃说道。

我询问了一下胖警官,以前有没有出过这样的案子,在我们来之前?

他说没有,我心头一颤,害怕是我们的到来把凶手招出来了,那样的话,眼前这个女人的死我们也有责任。

孙冰心说得一点没错,我是柯南体质,我不该来打搅这个小县城的宁静。

孙冰心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,安慰道:“宋阳哥哥,你别想那么多,咱们先验尸吧,未必就是那个凶手做的。”

我叹息一声,和孙冰心开始验尸,从死者的尸僵、尸斑判断,死亡时间约为10小时左右,我仔细检查了一下缺失皮肤的坏死情况,又用听骨木听了一下内脏,把死亡时间断定在8小时左右。

我一闪念地想起,8小时前,我们正和吴阳在酒店房间里说话。

我掏出一个小瓶,用棉签沾了一些药水抹涂在伤口边缘,上面滋滋地冒起泡来,我快速的说道:“伤口有生活反应,皮肤是生前被切割的,从边缘看像是一把锋利的小刀,类似手术刀的工具……手脚部位没有捆绑痕迹。”

孙冰心道:“那就是用了药喽,我去化验!”

她抽了一管血拿到隔壁化验,我一把叫住她:“等下,我先取一点阴-道残留物。”

我拿棉签捅进那里,找到精-液的几率是极为渺茫的,这年头即便最没文化的罪犯也知道不能留下Dna,当我把棉签取下来时,上面除了一些分泌物、润滑剂外,竟然还有一丁点血。

这血呈暗红色,应该是阴-道内的血,死者腹部有一道不易察觉的疤痕,似乎生过孩子,不是处-女,但如果长期不发生性关系,处-女膜是会长好的。

我嗅了嗅,凭经验判断确实是人血。

为了确认死者是怎么受伤的,我取来一个镊子,用镊子将那个地方分开,我看到里面似乎有一样东西,可是上面裹满了粘液掏不出来,我叫道:“好像是个动物!”

“老鼠,还是鳗鱼?”孙冰心恶心地捂着嘴:“真变态!”

我取来一个扩张器,和试验室里最长的镊子,费了半天功夫才取出那东西,是一只壁虎,想必是被活着放进去的,挣扎的时候弄破了阴-道壁。

孙冰心看得脸颊直抽搐,胖警官问我:“这只壁虎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”

我耸肩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我叫孙冰心化验血液去吧,我继续验尸,从凶手施刀的方向看,是个右撇子,他的力量拿捏得很准,应该是个手掌强劲有力的人。

人的手掌是用进废退的,我不禁想,当年的凶手如果还在世,想必已经是四五十岁,只要他没有什么疾病,作案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可是在我仔细检查的时候,又有种违和感。

“不对,不是他!”我不自觉地说出声来。

黄小桃问道:“你的意思,这是一桩模仿案喽?”

我不置可否,让胖警官取一部紫外线灯过来,撑开验尸伞,发现死者身上出现了一些手印,尤其是髋部,印着一对宽厚的手印,似乎是在实施"qiangjian"时留下的。

我问黄小桃发现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,先前的卷宗她也看了,黄小桃想了想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个凶手太冷静了。”

“没错!”

当年那个凶手,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狂欢型杀人犯,奸杀的过程中会不断地噬咬死者的身体,事后怕留下牙印才把皮肤割掉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犯罪习惯。

这个凶手不知道这种细节,先把死者弄晕,然后切割皮肤,再从容冷静地实施"qiangjian",就好像在走固定的流程一样,他似乎并没有‘享受’犯罪过程。

从塞进阴-道的这只壁虎看,凶手不单单只是模仿,更是想传达一些特殊信息!

思考这些的时候,从死者下-体跳出来一个小东西,很小很小,比芝麻还不起眼。我拿起一个试管往死者的腿上一扣,黄小桃和孙冰心问我逮到什么了?

我叫她们过来看,试管里面困着一个虱子。

和平常的虱子略不同,这东西叫阴虱,寄生在人的阴-毛里面,一般会通过性接触传播,也有可能因为床具不卫生染上,比如在不太干净的小招待所裸睡。

我拿镊子分开死者的阴-毛,发现阴-毛根部还寄生了不少这东西,我取了一些当证据保存下来。

黄小桃突然指着一个地方问道:“宋阳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伞影下面,在一处皮肤上有一小簇痕迹,我仔细观察,发现类似的痕迹在伤口周围几乎都能找到。我摘了手套,拿手指揪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皮肤,松开之后,果然也留下了类似的痕迹。

我说道:“好像是用手指把伤口左右的皮肤拉扯造成的。”

黄小桃比划了一下,沉吟道:“凶手用手从两侧揪紧死者皮肤,然后再用刀去切割,那凶手到底有几只手啊?”

我兴奋地叫道:“你说的对,我有点先入为主了,凶手可能有个帮手……不,是两个人共同作案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