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确认这个观点,我仔细检查了一下,果然在死者身上存在两组手印,尤其是肩膀处留下一对较重的手印。从施力方向看,像是一名凶手在实施"qiangjian"的时候,另一名帮手从上面把死者按住。

不以报复为目的的"qiangjian"杀人,往往带着很强的私密性,一般来说凶手不会和他人共享犯罪过程,但这个案子却很反常地是由两个人共同完成的。

难道真是有人在刻意模仿当年的案件,不过现在也不能下定论,没准只是报复呢!

这时孙冰心走了进来,说道:“宋阳哥哥,我化验出来了,血液里面含有微量的盐酸氯丙嗪。”

我有些惊讶:“这次怎么这么快?”

孙冰心笑道:“上一具尸体也验出这种镇定剂,样本还存放在试验室,我顺手比对了一下,结果像中彩票一样幸运,一下子就验出来了。”

经她一提醒我才想起,在上一具尸体中找到了相同的药物,那么这两桩案子极有可能是同一人所为。

现在我想确定的是,这次凶手用药的方式是通过注射,还是通过服用,如果是后者,那么肠胃里能找到更多药物成分。

我命令道:“立刻检查下胃容物!”

孙冰心拿起解剖刀,下刀之前,我拿手指摩挲了一下死者腹部的疤痕,问孙冰心这是剖腹产留下的吗?她说应该是的。

我大致检查了一下,从疤痕周围的黑色素分泌看,有五六年之久,说明死者有一个五、六岁的孩子,我示意孙冰心可以下刀。

我们在死者胃里找到了一些食物残渣,意义不是太大,只是进一步证明了死亡时间,孙冰心取了些胃液拿去化验。

尸体不用再验了,我为死者烧了几张黄纸,问胖警官:“上一个案子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

胖警官回答:“死者名叫小凤,在一家音乐酒吧打工,兼职当暗娼,偶尔会和熟客发生性-交易。我们走访了现场周围的饭店,找到了一家川菜馆称见过小凤,同行的还有一个男人,戴了口罩和墨镜,不知道长相,身高大约一米七五的样子,体型中等,初步认定这就是嫌疑人,我们正在排查周围的录相。”

我隐隐觉得这案子与二十年前的案子有关,准备提出合作调查,黄小桃递个眼色给我,对胖警官说道:“之前没有正式自我介绍,我姓黄,他姓宋,我们隶属于南江市特案组,是公安部下面的一个独立刑事机构!这趟来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当年的凉川连环杀人案,眼下发生的两桩案件似乎与那个案子有些关联,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希望我们双方可以通力合作,事后功劳归你。”

胖警官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什么功劳不功劳的,我早就瞧出来你们来头不小,要是能把这案子破了,还凉川市一份安宁,我也对得起自己头上的警徽!你们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吧,我一定全力支持。”

黄小桃看看我,道:“宋阳,你来指挥吧!”

我点点头:“警官同志,先把你手下都集结起来,分配一些任务。”

“好的,我这就打电话。”

胖警官先脚出去,孙冰心后脚进来,她说在胃里化验出更多的盐酸氯丙嗪,看来凶手备了不少这种镇定剂,倒是可以当作一个调查方向。

黄小桃纳闷道:“这座小县城二十年里一直风平浪静,我们一来就发生这种模仿犯罪,这案子真是因我们而起吗?”

我说道:“应该不是,第一起案子发生的时候,我们才刚到,我觉得刀神是事先知道了一些什么情况,才在这个节骨眼上提醒我们!”

孙冰心愤愤地道:“他明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止呢!两个女孩子,就这样死掉了,太可惜了。”

黄小桃冷笑道:“他只是一个自诩为正义化身的变态,又不是大侠,干嘛要阻止。”

她俩说的话提醒了我,刀神为什么不阻止,难道说,他认为这两名死者该死!

我猛然想到一件事,立刻问道:“第二名死者身份查出来了吗?”

黄小桃道:“待会问问胖警官!”

现在才早上六点半,警员们还没来,黄小桃提议先出去吃个早饭,我想叫孙冰心去比对一下两名死者的Dna,孙冰心问道:“你怀疑她俩有血缘关系?”

我说道:“只是我的一个猜想,辛苦你了,回头请你吃饭。”

孙冰心笑道:“客气啥!”

小县城的生活节奏果然很慢,九点钟警员们才陆续到齐,我们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,双方交换了一下情报,我让他们帮忙查几条线索:两名死者的详细身份;案件发生时可能存在的监控录相、目击证人;现场周围是否存在丢弃的凶器;凶手使用的盐酸氯丙嗪的来源;还有,二十年前连环杀人案的所有相关人员。

开完会,王援朝调查死者身份去了,我打算去见见当年那位负伤的警员——聂亚龙!

正要走,胖警官追上来,手里拿着一个装在袋子里的空药水瓶,说是在上一起命案中发现的证物。

我错愕地拿在手上看,药瓶上写着‘破伤风免疫球蛋白’,这是市面上常见的破伤风疫苗,我问胖警察从哪找到的?他说是从死者落在房间里的手提包里找到的。

黄小桃说道:“瓶子是空的,难道药水被注射进死者身体里面了?”

第一名死者小凤是被人从高处推落摔死的,全身血肉模糊,我不敢保证没有针眼,但我可以肯定她没有破伤风。因为如果被生锈的金属扎过,伤口会十分显眼,我绝不可能漏过。

孙冰心提议道:“验一验吧,上一名死者的血液样本我保存了几份。”

于是我们来到试验室,Dna测序仪还在工作中,孙冰心从冰箱里取出标注好的血样。定向的检测是很快的,没到十五分钟,结果就出来了,孙冰心道:“死者的血液里没有破伤风疫苗!”

黄小桃问道:“确定?”

孙冰心回答:“我验了三组,结果都是阴性,绝对没有。”

我把玩着手里的小瓶子,实在想不通这东西出现在死者包里的意义,我沉吟道:“会不会和那只壁虎一样,是凶手想传达的某种信息?”

黄小桃扶了扶额头:“这二者又没有共同点,别想了,要是每一条蛛丝马迹都有意义,那案子也太好破了……”

我笑笑:“你说得没错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