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冰心留下来继续化验Dna,我、黄小桃、宋星辰打算去趟养老院。

局里就能找到聂亚龙的人事档案,原来他在当年的火灾中被重度烧伤,无法行走,后来一度得上严重的抑郁症,几次自杀未遂,如今在一家敬老院里安度晚年。

‘火灾’这个词让我感到触目惊心,难道就是我爷爷‘销毁证据’的那把火?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难怪聂亚龙会如此怨恨我爷爷。

我们打的来到那家敬老院,打听到聂亚龙所在的房间,来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见‘咣当’一声摔砸的动静,一个老人在里面吼道:“滚出去!”

另一个声音道:“爸,反正你那套房子迟早是我的,何必这么固执呢。”

老人的声音又吼了一遍:“滚!”

一个油头粉面、西装革履的男人悻悻地走出来,看见我们三个愣了一下,问道:“找谁?”

我正色道:“我们是警方的人,找聂亚龙了解点情况。”

“哦,里面那个老不死的就是。”他朝里面摆了下巴,径直离开了,他那种轻浮的语气让我十分厌恶。

我们进到屋里,见地上有一些杯碗的碎片,撒了一地粥,一个手上打着点滴的老人坐在轮椅上,正气得呼呼直喘。

我注意到他的脖子上有一块被烧毁的皮肤,手背上也能看见,老人目光警惕地看着我们,黄小桃喊了一声:“聂警官?”

“早就不是了!”老人挥了下手:“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?赶紧问,问完就滚!”

黄小桃和我交换了一下视线,这种情境下打听事情,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。于是我们自发地替老人收拾了一下屋子,老人的态度也好了一些,伸出两根手指向我要烟,我说很抱歉没有。

老人叫宋星辰去把门关上,别被护工看见,让我去床下翻。

我掀开床铺,下面是老人私藏的一些东西,烟、打火机、老伴的照片、零钱、还有一个旧笔记本。我拿起笔记本翻了一下,印入眼帘的是一篇剪报——南江市警方破获四一一特大案,上面有张照片,拍的是年轻时候的孙老虎和一些参与破案的警察,但在角落里有一个人,被红笔圈了出来,那个侧脸我非常熟悉,是我爷爷!

我迅速地翻看起来,上面全是我爷爷参与过的案件报道。

当然,这不过是我爷爷破获案件的十分之一,可是全部收集起来也得花不少精力,不说别的,在西北小县城买到南江市的报纸就很困难。

老人突然一声厉喝:“看什么看!烟呢?”

我吓了一跳,忙把床铺盖上,把烟拿去给他点上一根。老人抽了一口,畅快对着天花板呼出一口烟,等他吞云吐雾地过足了瘾,才开口道:“你们找我,也是为了那桩案子?”

我说道:“您是怎么知道?前两天有一个编剧来找过您,对吗?”

“编剧,什么编剧?我不知道。”

我愣了一下,观察他的反应并没有撒谎,黄小桃压低声音说道:“帕金森综合症!”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老年痴呆,他记性不好。

我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二十年前的案子,您记得嫌疑人是谁吗?”

“记得,怎么可能忘记!”老人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就是那个千刀万剐的宋兆麟!”

老人的记忆已经完全颠倒混乱了,他把我爷爷和嫌疑人糅合成了一个人,从他一提到我爷爷的名字就表现得异常愤怒这一点看,他一定相当痛恨我爷爷。

我们只能姑妄听之,老人口中的‘宋兆麟’是一个卖音响的个体户老板,二十年前,一桩恶性连环"qiangjian"杀人案打破了小县城的宁静!凶手似乎特别钟情穿红衣服的女孩,前后几名死者要么穿着红裙子,要么系着红围巾。

老人和他的搭档肖警官负责此案,当时完全一筹莫展,这时从南江市来了两名专家,一个姓孙,另一个“想不起来叫什么了”,两人果然有本事,把已经解剖的尸体重新验了一下,找到了一堆遗漏的线索。

大概在第六个案子之后,警方锁定了嫌疑人‘宋兆麟’,他符合所有嫌疑人特征,可是没有证据。这时第七个案子发生了,死者是个年仅18岁的卫校小姑娘,她的尸体简直惨不忍睹,究竟什么样的禽兽才能干出这种事情……

肖警官怒不可遏,他发誓要撬开‘宋兆麟’的嘴,于是在调查期间对他动了手,聂亚龙拼命把他拽开,虽然当时场面很混乱,但他一直记得‘宋兆麟’的眼神,和他阴森森的一句话:“你们都要付出代价!”

很快,他们知道代价是什么了,第八名死者竟然是带队警官的妻子,一模一样的手法,毫无疑问是同一个人干的。

接着,三天以后又有一名死者被发现,竟然是肖警官的妻子,凶手开始杀害警员们的至爱,一些警员惶恐不已,提出退出专案组,整个案子陷入僵局!

聂、肖二人的直觉告诉他们,凶手就是‘宋兆麟’,不会错的。他们重新调查现场,不放过每一块砖、每一片瓦,甚至半夜悄悄潜入‘宋兆麟’的后院,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们找到了两样关键证据,这是连南江市的专家都未曾发现的。

一样是‘宋兆麟’的一双鞋子,鞋底有一团可疑的血肉。而在第六起案件现场的院墙上,有一只被踩死的壁虎,壁虎的尸体上可以看出鞋底的纹路,虽然有点模糊,但只要化验Dna就可以知道二者的关联。

由于当时县城里没有这个技术,所以这个化验交给了南江市的专家去做!

第二样证据,是第七名死者的手掌上有一个凹痕,类似铁钉。当时他们推测死者生前在反抗的时候,从地上捡起一根铁钉扎了凶手,当然这根铁钉在现场并没有找到。

可是他们在一家小诊所里找到了‘宋兆麟’在案发之后去打过破伤风针的证据,据医生回忆伤口像是被铁钉扎的,而且是在胳膊上,一般人是不太可能在这个位置被铁钉扎伤,况且伤口还那么深。

这两样铁证,足以给‘宋兆麟’定罪,可是万万没想到,一场大火却让他们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……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