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黄小桃同时瞪大眼睛,没想到破伤风疫苗和壁虎竟然是这样的意义,这两样关键证据我在哪个版本的卷宗里都没看过,凶手怎么会知道呢?

黄小桃激动地问道:“聂警官,这些事情你还告诉过谁?”

老人在话头上被人打断,显得格外不耐烦,皱眉道:“我对谁也没说起过,虽然现在我身上没穿警服,但我内心仍然是一名警察,我会把这些机密告诉外人。”

“可是从我们进来到现在,你也没要求过我们出示证件!”宋星辰一针见血地指出来。

老人愣了一下,突然发起脾气来,要我们滚。难怪说人老了就跟小孩子一样,说翻脸就翻脸,黄小桃一言不发地出去了,我哄了他一阵子,一会黄小桃回来,手里拿了包软中华。

一看见好烟,老人才安生下来,美美地点上一根,刚刚被顶撞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,继续诉说。

失火的那天晚上,他、肖警官还有南江市来的孙警官在一起喝酒,孙警官办案是另外租的房子,因为‘另一个专家’脾气比较古怪,验尸需要绝对安静,证物也存放在那里。

那天三人心情都不错,‘宋兆麟’马上就要被定罪了,凉川市的百姓再也不用人心惶惶了。这时突然有人喊了声失火啦!回头一看,起火的正是存放证物的房间。

他们立即赶回去,发现火是‘宋兆麟’放的,孙警官揪着‘宋兆麟’大声质问为什么?

老人害怕证据烧没了,冲进去抢救,自己被一根燃烧的大梁砸倒,抢救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被烧得面目全非,再也不能走路了。

更令人绝望的是,几天后,针对‘宋兆麟’的所有调查统统停止,犯罪嫌疑人的帽子被摘得干干净净,肖警官因为不听指挥,坚持要还死去的女孩子们一个公道,被停职。

还有,因为‘宋兆麟’洗脱了嫌疑,聂亚龙的负伤也就算不上公伤,领不到抚恤金。虽然同事们捐了一笔钱治好了伤,可是想重新站起来需要五十万的医疗费,他开不了这个口!

这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了,南江市专家走了以后,肖警官在未婚妻的墓前大呼三声“苍天不公”,然后服药自尽了。

同袍的死讯深深地打击了聂亚龙,加上自己又成了一个废人,他只能靠着微薄的社会救济金生活,浑浑度日,整日用烟草麻醉自己,逃避现实。

而‘宋兆麟’却逍遥法外,并且各种风光,还上了报纸,每每想到这件事,老人就恨得不得了。

说到这里,老人攥着拳头,不断地捶打轮椅。我们怕他伤着自己,连忙阻止,他咬紧牙关骂道:“害死我搭档,毁我一生的,就是宋兆麟,我变成鬼也不放饶过他!”

听到别人这样咬牙切齿地辱骂我爷爷,我心里自然不是滋味,他是因为太痛恨我爷爷了,所以在混乱的记忆中,连嫌疑人都成了我爷爷。

虽然我不愿再揭老人的伤疤,但为了知道嫌疑人的名字,我还是得矫正他的记忆,我问道:“当时从南江市来的专家,一个姓孙,另一个姓什么?”

老人摇头,我追问道:“姓宋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‘宋兆麟’有什么特征,他现在住在这里吗?”

老人皱着眉回忆,说起嫌疑人的特征,但却说得颠三倒四。一会是大高个,一会又是个头不高,一会是死鱼眼,一会又是绿豆小眼。

黄小桃低声叹息道:“没用的,得了老年痴呆的人,记忆就像一锅粥,自己都拎不清谁是谁……”

我不甘心,把那包中华递过去,说道:“老人家,多谢你了,这包烟你拿着抽吧,我给你放到床底下?”

老人摆了下手:“藏好,别叫护工发现,又要说!”

我过去放烟的时候,悄悄把那个笔记本偷出来,掖到怀里,黄小桃看在眼里,露出一个心知肚明的微笑。

我们起身告辞,出门之后,我对宋星辰说道:“我爷爷死的时候,好像没留下什么遗产,我当时年龄太小,也不知道他的帐户是多少,能让姑姑帮忙查查他生前的资金流向吗?”

“可以……但是,你确定?”

宋星辰的意思是,这事被宋鹤亭知道,恐怕要插手,我想了想道:“编个理由吧,说是警方的一个基金会想要核实一下。”

宋星辰笑着摇头:“这种借口骗不了她,我还是直说吧!”

“那好吧。”我点点头。

黄小桃好奇的问道:“干嘛突然要查这个?”

我呼了口气道:“我不相信我爷爷是这种冷血无情的人,就当是确认一下,不然我会耿耿于怀的。”

黄小桃拍拍我的肩膀:“我想说一句多余的话,人无完人,没人能一辈子正确,你不用为此感到太自责。”

我说不出话来,只是叹息一声,当我们来到外面时,一个男人迎面走来,笑嘻嘻地道:“几位问完了?不太顺利吧,我爸这脑子糊涂得都快不行了。”

说话的原来是聂亚龙的儿子,我对他没啥好印象,加上现在心情不怎么好,便生硬地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他搓着双手,满脸堆笑道:“不瞒几位,其实我这里有一个重要情报,如果你们肯出一千块情报费的话……”

黄小桃喝道:“你跟警察谈情报费?”

他哼了一声:“美女,你少唬我,我爸当了一辈子警察我还能不懂这个,我不知道你们在查什么案子,但跟我爸肯定没关系,跟我更没关系,所以我没义务免费提供情报。”

我说道:“什么情报,值一千?”

他舔了下舌头:“我爸这两天挺吃香的,先后见了三个人,想知道都是谁吗?”

我用脚趾头就能猜到,其中两个就是来此地取材的编剧和导演,第三个是谁呢,想必也不太重要,我笑道:“抱歉我不想知道,你自己留着吧,兴许以后能卖出更高的价钱!”

我们要走,那男的慌了,伸手拦着我们道:“别别别,这条情报除了你们还真没人要,我爸前天还见过‘宋兆麟’!”

“什么?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