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这话,我差点没冲过来薅住他的领子,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,我发动洞幽之瞳,盯着他的眼睛道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!我前天听到我爸在屋里吼,宋兆麟我要杀了你,不知道刚刚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窗户破了一块,就是那天我爸砸的。我爸脾气臭,平时没少跟我吵架,可我也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过。”

出乎意料的是,他说的竟然是全是真的。

我继续问:“这个宋兆麟长什么模样?”

他描述了一下,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,一头银发,蓄着山羊胡,精神比较健硕,手里杵着一根实木拐杖,光是这些不足以让我相信。

他竟然说出了我爷爷的一个重要特征,在他右颧骨靠下的位置有一块淡淡的蒙古斑。

我震惊得说不出话,看看宋星辰,又看看黄小桃,能看得出来,他俩此刻也和我一样惊讶,黄小桃问道:“宋兆麟和你父亲都说了些什么?”

“警官同志!”男人突然挤出一脸奸滑的笑容:“我都透露这么多了,再透露下去我还要不要挣钱了,一千块,我把他俩的对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。”

我问道:“你爸既然这么恨宋兆麟,还能跟他坐下来聊天?”

他的脸颊突然红了一下,皮肤上沁出细小的汗珠,信誓旦旦地说:“一开始我爸是轰他走来着,后来他们坐在一起聊了好一阵子,我都听见了!”

这么明显的谎话岂能瞒得了我,我笑道:“抱歉,这条情报我们不需要,告辞了!”

“别啊,兄弟,好商量,八百行不行……七百五……”

他死缠赖打地追在后面,见我们不理他,便恼羞成怒,站在台阶上骂道:“他妈的,祝你们出门被车……”

声音戛然而止,回头一看,只见宋星辰把唐刀拔出一截搁在他的脖子上,冷冷地问道:“想说什么?”

他的一句骂还没说完,宋星辰就一个箭步蹿过去了,那男的一脸尴尬,伸出手重重地抽自己一耳光,道:“是我有眼无珠,得罪,得罪!”

黄小桃冷笑一声:“真是个小人!”

离开养老院,我还在思考这件事,我爷爷是不可能死而复生的,一定是有人在冒充他。黄小桃拿胳膊碰了碰我,指指前方道:“瞧,那家超市前面有监控器。”

监控器正对着养老院大门,假如‘爷爷’来过一定会被拍下来,于是我们找到店主,提出要看一下近几天的监控录相。

店主在电脑上调出监控视频文件,找到前天的,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,即便我知道那不是真的,但看见‘爷爷’重回人世,我怎能不激动?

黄小桃察觉到我的紧张情绪,把手覆在我攥紧的拳头上。

突然镜头动了一下,偏离了养老院正门,同时画面一阵颤动,好一会才恢复。我们一阵错愕,我把视频倒回去再看,镜头动得很快,不像是被人用手掰的,倒像是被什么东西撞的。

店主大声问店里伙计,这是怎么回事,伙计说监控器前天不知道怎么歪了,后来他看见的时候,随手掰了回去。

监控器是在晚上六点以后被恢复的,但是并没有拍下我们要找的人,也就是说,那个人是在监控器歪掉的时候进去的,很可能就是他把监控器弄歪的。

宋星辰一言不发地出了店门,抬头盯着监控器看,我也跟了出去,注意到监控器侧面有一个小小的凹痕,宋星辰眯着眼睛说道:“是用石子打的。”

“石子?这准头这力道,对方一定是个练家子!”我说道。

宋星辰点头:“练过打暗器手法,这种事情并不难办到。”

黄小桃跟了出来,惊讶道:“这么厉害,大侠吗?”

黄小桃不知道,宋星辰就能办到这种事,实际上在武宋里面,打暗器是基本功之一,没什么稀奇。

难道把监控器打歪的人,就是冒充爷爷的人?

此刻我的脑袋像被疑惑塞满了,我不明白他这样做的动机,黄小桃道:“有没有可能,是他杀了这两名死者?”

我叹了口气:“图什么呢?如果真是这样,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,他是当年案件的相关人员!可是为什么要杀这两个女人……”

黄小桃安慰我道:“光靠脑子想也没用,等查到死者身份不就清楚了。”

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,原来Dna比对的结果出来了,两名死者有百分98的相似基因,无疑是三代以内的亲属关系。

孙冰心在电话里吃惊的问道:“宋阳哥哥,你怎么猜到两名死者有血缘关系?”

我说道: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回来告诉你吧!”

孙冰心道:“对了,王叔刚刚回来了,他查到死者身份了。”

“他在你那吗?”我问道。

孙冰心把电话给了王援朝,王援朝告诉我,第二名死者名叫马丽,是一个离异的女销售员,孩子判给了对方,一直是独居。

我说道:“辛苦了,王叔!再帮我查一样东西,孙冰心已经证明两名死者有血缘关系,我想要她们所有的亲属名单,包括已经过世的,越详细越好。”

“好的,这就去办!”王援朝挂了电话。

黄小桃恍然大悟:“你怀疑嫌疑人就在她们的亲属里面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是的,这名凶手并不像是无差别杀人,留在死者身上的两样证物直指二十年前的命案,我想动机极有可能是报复。”

黄小桃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就算找到这名嫌疑人,时隔这么久,加上证物全部被你爷爷销毁了,尸体也早就不在了,要拿什么给他定罪呢?”

这个问题确实难倒我了,我良久不语,宋星辰忽然道:“小少爷,只要你认定是他,不需要证据,由我来制裁他!”

我摇摇头:“不,我不会做这种违法的事,那样和自诩正义的刀神有什么区别?我会尽全力查明真相,就算查不出来,至少我要知道我爷爷当年为什么要包庇嫌疑人!”

黄小桃笑着拍了我一下:“别愁眉苦脸的了,现在都中午了,与其在这里干等,不如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!走吧,想吃什么姐请客。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