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找了家饭店吃饭,我打开从聂亚龙那里偷来的笔记本,里面一大半是关于我爷爷的剪报。当然我爷爷只是一名低调的顾问,这些报道里的主人公都是孙老虎,看来孙老虎在90年代也风光了一阵子,俨然就是警界的明星。

黄小桃举杯道:“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-骚数百年!以前是孙老虎和你爷爷的时代,现在是咱们的时代。”

我只是笑笑,没说话,黄小桃拿手揉捏着我的脸,挤出一个笑容:“宋阳,自从来了之后你一直闷闷不乐的,这还是平时的你吗?”

“抱歉!”我揉了把脸道:“我再也不苦着脸了,作为补偿,我现在就给你笑一个。”

我笑了一下,可能是心里压着事,笑得实在不好看,黄小桃被我逗乐了。

笑一笑,心情略微轻松了些,仔细一想,我干嘛在这里愁眉不展的,扪心自问,我相信我爷爷吗?我当然是相信他的,我相信他是一个正直、正义的人,他死也不会背叛自己的初心,所以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,也许是迫不得已。

我继续翻笔记本,除了剪报以外,上面零零散散地写了些日记,都是聂亚龙退休以后写的,大部分都发牢骚的,痛斥世界的黑暗,正义的缺席。

我对他的心情也是感同身受的,站在他的角度上,他经历的这一切一定相当绝望。

有一页写着:“那个人回来了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,他忘了一件事,那些死去的少女背后,是一个个残破不全的家庭,他们不会饶了他,绝对不会!”

这句话分明是在说嫌疑人,我沉吟道:“对啊,这次的凶手应该是当年的死者家属。”

黄小桃说道:“法律不能制裁凶手,所以他们自己采取行动?”

后面还有这样的话:“今天早上我听到一个好消息,他遭到了应有的报应,活该,哈哈,活该!”、“虽然那个孩子的一生毁了,虽然我这个作父亲的也于心不忍,但是我还是想说,他活该,他活该,这是他给自己的家庭种下的诅咒,他的子子孙孙都别想安宁,我只恨我站不起来,不能亲手为老肖复仇!”

我看得一阵脊梁发寒,我隐隐感觉到,仇恨在不断滋生出新的仇恨。

吃过饭我们回到局里,这一下午我等得很揪心,到傍晚五点左右,胖警官带着队伍从外面回来,说查到一些情报。胖警官把电脑和投影机搬到会议室里,原来他们在第二起命案现场附近的一家咖啡厅找到一段视频,死者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吃饭,很遗憾的是,镜头是从男人后背拍过去的,死者的脸看得很清楚,男人却一直没露脸。

中途死者离开了一下,男人把一瓶药水放进了死者的咖啡杯中。两人结帐离开的时候,男人倒是露了一个模糊的侧脸,但还是很不清楚,不知道能不能透过技术手段处理一下。

男人往死者杯中放的应该是镇静剂,我记得死者的胃里确实找到了蛋糕、咖啡、水果,消化时间不到两小时,说明这段影像就发生在死者遇害前不久。

胖警官称,死者因为离异快两年了,周围的朋友一直在帮忙介绍合适的男人,凶手看来是伪装成相亲者!

此外,在现场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捆绳子、一把刀,上面的血液还在化验,镇静剂的来源没有找到,最近一个月内,县城里都没有人大量购买过盐酸氯丙嗪。

我说了一声辛苦了,这时王援朝回来了,一如他往常的作风,进来跟谁也不打招呼,只是淡淡地说了句:“查到了。”

我当即来了精神:“说来听听!”

王援朝把一块白板拽过来,掏出记事的小本本,在上面唰唰地写起来。他画下一个大家族的树状图,标出各成员的名字、职业,其中也包括了两名死者,她们原来是姑侄的关系,我注意到这堆人里面,有一个叫马三友的人,是个卖电器的,王援朝在后面用括号写着‘失踪’。

我问道:“这个马三友,有照片吗?”

王援朝看向胖警官,胖警官说道:“宋顾问要看的话,我派人去查一查。”

“有劳了!”我点点头。

当王援朝全部写完,我发现这一大家族简直就像是被诅咒了!马三友本人失踪,他的父亲死于车祸,母亲得癌症病逝,前妻在单位被人从楼梯上推下,摔断了腿,他的大儿子外出进货的时候被一辆卡车撞死,二儿子在学校被人捅伤肾脏,至今瘫痪不起,他的弟弟在菜市场与人斗殴被打成植物人,一个外甥自杀,外甥女小凤被杀,妹妹马丽被杀。

黄小桃吃惊的捂住了嘴:“一家人不得善终,太惨了吧!”

我注意到有几名年龄较大的警员脸色有点不好看,我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各位在这里供职这么多年,肯定知道些什么,就算不知道,也听见过一些风声吧,就请直说吧!”

一个老警员说道:“宋顾问,既然你已经查到了这份上,那我们也就不瞒着你了,马三友正是当年那起连环杀人案的重要嫌疑人。”

我指着白板问:“这么说来,他逃过了法律制裁,却全家遭到报复?”

几名老警员七嘴八舌地说开了,马三友大儿子出车祸,二儿子被人捅,弟弟被打成植物人什么的,其实他们都知道,每次马家人出这种事,县城里便是一片叫好声,查也查不了,大家都自发地包庇行凶者。

不仅仅是这样,马三友的亲戚在县城根本混不下去,找不到工作,租不到房子,孩子上不了学,处处碰壁,只能想方设法跑到外面去,要不然小凤怎么会去当暗娼?

原本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,没想到时隔二十年,仍有人耿耿于怀,对马三友的亲人展开报复。

我问道:“马三友还有在世的亲人吗?我的意思是,有没有潜在的受害者了。”

王援朝答道:“我仔细问过,在这个小县城里,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……”

黄小桃摇头叹息:“这才是真正的家破人亡,真是太惨了!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”

我说道:“但马三友只是嫌疑人,还不能肯定就一定是凶手。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