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愤怒地捶了下桌子,骂道:“这个混蛋!这种人就应该枪毙!”

黄小桃说道:“这属于严重的侵犯他人财产罪,如果聂亚龙起诉他儿子的话。”

我无奈地道:“肯定不会起诉,亲生骨肉啊!唉,怎么会有这种孽障。”我翻看着这张表,问道:“那另外一个被接济的人是谁呢,地址显示的是这里,难道也是案件相关人……我记得马三友的亲属里面没有这个人。”

“受害人家属?”黄小桃插话道。

我点头表示同意,心头的阴影更凝重了一分,一直以来我视作榜样的爷爷竟然有这样的秘密,他宁可背债也要接济这两个人,是不是说明他心中有愧。

我站起来说道:“不想了不想了,头都要大了,我去洗个澡!”

我回了自己房间,王援朝竟然不在,我烧了热水,一边洗澡一边整理着思绪。整个案子看上去铁板一块,毫无突破口,爷爷的污点似乎根本洗不掉,我几乎有一种想放弃的心情。

等我洗完澡出来,打开电视,随意地换着频道,这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,一听就知道是孙冰心。我赶紧穿好衣服,她笑嘻嘻地站在门口,手上买了些水果、零食,问道:“饿了吗?”

我笑道:“晚上吃这么多东西,小心长胖!”

“嘻嘻,小桃姐姐不是一直说我瘦吗?”她朝屋里探探脑袋:“王叔不在啊?”

“不知道跑哪喝酒去了。”

“那我把小桃姐姐和星辰大哥叫来吧,大家一起吃。”孙冰心说道。

我知道她是有意避嫌,两人共处一室难免好说不好听,自从我和黄小桃关系确立之后,孙冰心在这方面一直很注意,尽量不引起误会。

我有时候挺庆幸我有这样的女朋友,和这样的青梅竹马,我和黄小桃也有过小矛盾,但从来没有因为误会之类的吵过架。

宋星辰不愿意来,孙冰心把黄小桃拉过来,我们一起吃零食、看电视,电视也没啥好节目,孙冰心突然拍着巴掌说道:“来玩个考验默契度的游戏吧,一个人提问,另两个回答,要一起回答,看看你们想的一样不一样。”

黄小桃点头:“好啊,谁先来呢?”

我和孙冰心一起说道:“他!”、“她!”

黄小桃乐了:“你俩倒挺默契,那就我先提问吧!”她想了想,说道:“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你要怎么度过?”

孙冰心摆手道:“这个不行,要yes或no的问题。”

“好吧好吧,我换一下!”黄小桃沉吟片刻:“如果有一个按钮能瞬间消灭全世界的坏人,你会按吗?”

“不会!”、“会!”

我和孙冰心同时回答,她惊讶地看我一眼,道:“我以为你会说‘会’呢!”

我解释道:“坏人这个概念本身就很模糊,思想坏的人,行为坏的人,小坏之人,大恶之人,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干过坏事,算坏人吗?也许这样的按钮一按下去,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人就瞬间没了,就算我有这样的权利,我也承担不起这么重大的责任,所以我不会按,我相信法律可以规范这个世界,而不是靠暴力。”

孙冰心瞪大眼睛望着我:“你的脑回路也太复杂了,一下子考虑这么多。”

我搔搔头笑笑,其实这个问题我经常思考,我问黄小桃:“那你呢?”

黄小桃答道:“我也不会,理由和你一样,我不能承担这么多人命。”

接下来到我了,我也不知道问什么好,想了想,问道:“我和吴彦祖哪个帅?”

两人异口同声道:“吴彦祖!”

我很受伤地扶额:“卧槽,不假思索的回答,太伤心了!”

孙冰心说道:“这种非黑即白的问题还用想吗?不过我觉得你比他可爱!到我了。”

孙冰心的眼珠转了转,我立马就猜到她没安好心,她咳嗽一声,郑重地问道:“你俩上过床了吗?”

“没有!”、“有!”

我错愕地看了一眼黄小桃,这个问题怎么能回答得不一致呢,黄小桃大概是觉得那件事解释不清,索性就承认了,反正我俩目前的关系,说没有反而没人相信。

孙冰心急了,叫道:“到底有没有?”

我只好顺着黄小桃的意思:“有。”

结果黄小桃却说:“没有!”

原来我顺着她的意思,她也在顺着我的意思,我俩相视一笑,这只能说是默契过头了。

孙冰心咯咯地笑倒在床上:“你们事先不串供吗?”

“小妮子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,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。”黄小桃说完,一个饿虎扑羊上去,使劲地搔她的痒,孙冰心被搔得咯咯直笑。

两人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,孙冰心不甘心地问道:“到底有没有,宋阳哥哥,说实话!”

这种事叫我怎么回答,我睿智的道:“你设这个局,就是为了打听这个的吧?”

孙冰心厚颜无耻地道:“我不是关心你嘛?”

我无奈地笑道:“我说没有,你也不会信的,你就当成是薛定谔的猫好了,既有也没有。”

孙冰心不依不饶地追问:“体验怎么样呢?是不是像小黄书上说的一样,飘飘欲仙?”

“死丫头,满脑子下流!你转行当狗仔算了!”黄小桃又冲过去把她按倒,两人本来就没穿外套,在床上厮打的时候频频春光乍现,画面香艳得我都脸红,难怪那么多男人痴迷于女子摔跤。

闹完之后,黄小桃说道:“王援朝怎么还不回来?都几点了。”

孙冰心八卦的道:“王叔每天晚上在酒吧干嘛,光喝酒吗?他会不会撩妹?”

“谁知道呢,这种四十岁没老婆的男人,表面正经,内心闷骚。”黄小桃眼珠一转:“要不我们去观察一下王援朝的私生活!”

“好啊好啊,我一直很好奇!”孙冰心拍着巴掌赞同。

两人的八卦之心被勾了起来,立即下床穿衣服,我对此十分无奈,但这深更半夜的,我一个大男人当然要在旁边当护花使者了。

二十分钟后,我们从酒店出发,我猜王援朝应该就在附近的一家酒吧里面。

那条街上都是些娱乐设施,饭店、麻将馆、足浴什么的,灯红酒绿的,我们正在找那家酒吧,突然听见二楼上传来一声尖叫:“杀人啦!”

我看了一眼孙冰心,自言自语道:“不是吧,我难道真的是柯南体质?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