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小桃说道:“也未必就是杀人,可能又跟上次一样,是有人打架瞎喊的。”

话虽如此,但我们既然听见了,岂有置之不理之理。于是我们来到那间足浴会所,来到二楼,在一个包间外面围了不少人,黄小桃亮出证件让他们闪开。

一个女的说道:“警察同志,你们可要为我作证啊,那人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!”

我们一阵错愕,黄小桃挥挥手道:“先进去看看!”

我们走进包间里,看见一个男的瘫坐在沙发上,脑袋歪在一旁,双脚泡在一个木桶里,桶里的水还是热的,他手指上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。

仔细一看,这男人竟然是聂亚龙的儿子!

他的双眼的瞳孔正在快速扩散,面色泛红,颈部的血管全爆了起来。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于是将耳朵附在他的胸口去听,和我料想的是一样,他的心脏被摘走了。

又是这种神乎其神的杀人手法,凶手毫无疑问是刀神!

我拿掉死者手上的烟,在烟灰缸里熄灭,一缕香烟飘到墙上,上面隐隐绰绰地出现一些反光,我立即叫道:“把门关起来!”

黄小桃去关上门,屋里只有我们三个,我身上有一片艾饼,是验尸之后用来去除衣服臭味的。我把它放在烟灰缸里,从男人怀里掏出打火机,点燃,对着那块墙壁不断地熏。

上面出现了一行字:“江北残刀,吊民伐罪!”

下面还有一行字,写着:“宋阳,你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,只是你仍然不愿意相信你爷爷有罪。”

这行字只浮现了几秒钟,就慢慢消失了,但却始终萦绕在我心间,令我感到脊背生寒。

孙冰心问道:“他为什么要杀这个男人?”

黄小桃答道:“刀神肯定是知道他私吞那笔钱的事情了。”

孙冰心诧异地道:“他消息也太灵通了吧,我们不过是刚刚知道的,难道……”

我们三人交换了一下惊恐的眼神,刀神在监视或者窃听我们,黄小桃沉着脸道:“叫警方来处理一下吧!我留下来盯着,你们先回酒店好好搜一搜,屋里可能有摄相头、窃听器之类的。”

她给王援朝打了电话,叫王援朝立即过来。我和孙冰心先行离开了,回到酒店我拨了一下宋星辰的号码,他立即来到走廊上,我说道:“别开灯,搜一下我们住的屋子,可能有监视设备。”

宋星辰去了他那屋,我从我的屋子开始搜,但一无所获,然后我们去了孙冰心和黄小桃的房间,屋里黑,我让孙冰心在门口站着。

在屋里一通搜,最后我发现沙发下面有一个小玩意,似乎是窃听器,我用一个证物袋把它装了起来。

开灯之后,宋星辰和孙冰心都进来了,我把事情告诉了宋星辰,孙冰心说道:“调出酒店的监控看看。”

我点点头:“走!”

我们来到酒店的保安室,调出监控,把我们不在房间的时段全部快速看了一遍,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进出过。

这时黄小桃打来电话:“宋阳,命案现场对面有一个摄相头,我和王援朝正在看监控。”

我说道:“我们也在看酒店的!”

她笑道:“看来咱们步调一致嘛,不过这个监控什么也没拍到,案发时间,也就是半小时前,监控突然转开了。刚刚我检查的时候发现,和养老院前面的监控一样,被什么东西打出一个凹槽!”

“这么说……”

“对!”没等我说完,黄小桃便表示赞同。

看来聂亚龙看见的我爷爷,其实是刀神乔装改扮的,这家伙简直就像幽灵一样,所到之处一点痕迹都不留下。

我一边思索,一边不断按着快进。酒店的监控并没有被动手脚的迹象,这个镜头是对着整条走廊的,假如有人来到我们屋前,不可能不被拍下。

我突然灵光一现:“除了我们以外,还有谁进过房间?”

黄小桃答道:“清洁工……还有那个编剧和导演!”

我叫道:“没错!发现窃听器的沙发,就是那个导演坐过的地方,稍等一下,我查查他们。”

我在电脑上快速搜索起来,网上并没有关于他俩的信息,也不知道是他们所属的影视公司太没名气了,还是压根就不存在。

眼下有一个更快的方法确认,我说道:“我们去他们的招待所,当面弄清楚。”

黄小桃答道:“好,警察已经来了,我和王援朝马上赶过去!”

我们三个先赶到那里,等待的时候,宋星辰从花坛里捡了一枚小石子,一甩胳膊打出去,我看见旁边电线杆上的摄相头微微动了一下。

原来他在作试验,宋星辰摇头叹息:“果然很难!此人打暗器手法,比我还强。”

孙冰心说道:“他为什么不直接把摄相头打坏呢,打坏不是比打偏更容易,难道就是为了秀手段?”

我笑道:“打坏岂不是暴露自己来过吗?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。”

关于刀神的一切,对我而言始终是一个未解的谜团,我问宋星辰:“有没有什么武功,或者武器,可以在不破坏皮肤的情况下取出心脏?”

宋星辰摇头:“据我所知,没有。”

这时黄小桃和王援朝赶来了,我们一起进到招待所,向前台人员一打听,被告之那两人今天就走了,我们一阵错愕,我问道:“他们有没有用过身份证,登记的名字是什么?”

前台人员找了半天才找到,给我们看,两人的名字果然是假的,他们一个叫肖刚,一个叫肖烈。

“肖?”我突然明白过来:“他们是肖警官的后代,来这里是为了报仇的!”

黄小桃咬牙道:“好大胆子,竟然骗到我们头上来了,绝对不能放跑,赶紧去火车站截他们!”

我们立即出门拦了两辆车,路上孙冰心说道:“不对啊!第二起命案死者死亡的时间,他们正好在我们屋里,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。”

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,目前我没有答案,但这个巧合本身就很刻意,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。实际上操纵死亡时间并非什么神奇的事情,利用温差、细菌、防腐药水都可以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诡计。

我说道:“先把人控制起来,之后去一趟现场吧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