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赶到火车站,这时有一列去兰州的火车正要出发,来不及询问,我们直接亮出证件冲进月台,然后散开寻找。

月台上已经没几个人了,我跑进车厢里去找,直到乘务员说车快开了,催我下去。

眼看着车开了,我心灰意冷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王援朝的声音:“老实点!”回头一看,他竟然逮住了那两人,把他们用一副手铐铐了起来。

我们几个围了过去,编剧还笑着打招呼说:“宋神探,怎么了这是,好好地抓我们干嘛。”

我冷笑一声:“你说呢!肖刚,肖烈!”

两人一听到自己的真名,立即慌张起来,可是仍然死鸭子嘴硬,编剧满脸堆笑道:“宋神探,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明白。”

我发动洞幽之瞳,把编剧吓了一跳,我喝道:“到这个份上了还装,有意思吗?”

终于,他松动了,垂头丧气地回答:“好吧,我承认,我们不是什么影视公司的,证件全是伪造的,我是肖警官的儿子肖刚,这个是我堂哥肖烈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觉得你的演技可以当演员了,说吧,为什么要演这一出?”

肖刚诉说起来,当年肖警官自杀之后,他被兰州的叔叔领养,肖警官的死对于全家来说都是一个重大打击!对于他个人更是,他失去父亲的童年充满孤独和悲伤。

叔叔一直骗他说,他父亲是一位烈士。可是等他长大之后才知道真相,他父亲不是烈士,而是自杀的,他的母亲是被人残忍地"qiangjian"杀害的,而且这桩案子根本没有侦破。

肖刚一度陷入消沉,对公安、对社会失去了信心,他的堂哥在媒体工作,通过一些渠道得知,当年那案子不是没有嫌疑人,而是被人‘放’跑了。

这让肖刚无法接受,他决定要亲手复仇,以牙还牙!

经过一年多的准备,他和堂哥伪装成影视公司的人来到这里,打着取材的名义看到卷宗,找到肖警官的搭档聂警官,又多方打听得知了嫌疑人的名字。

可惜的是,嫌疑人已经不在了,他们只好心灰意冷地离开。

听到这里,我冷笑连连:“不对吧,你们离开之前还办了几件大事!”

肖刚摇头笑道:“宋神探,你别唬我,我再怎么说是警察的儿子,我不会干犯法的事情。”

我寸步不让地说道:“我有说是违法的事情了?”

肖刚的额头顿时沁出一层冷汗,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,音量陡然提高了:“现在是法制社会,你想对我提出什么指控,拿出证据来!还有,你们无权约束我们的人身自由。”

“不好意思!”黄小桃说道:“我们是直属公安部的特案组,我们有权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拘禁和审问。”

“什么犯罪嫌疑人!”肖刚梗着脖子道:“我们犯什么罪了,你倒是说来听听。”

我也料到他不会那么痛快地承认杀人的事情,但他的表情绝对是在撒谎,这时我注意到一旁的肖烈一直在做一个不雅的动作,他时不时地搔自己的裆部。

我灵光一现,没想到证据就在眼前,挥挥手道:“先把人带走!”

把他们押走的时候,肖刚还在激烈抗议,月台上还有一些工作人员,都在朝这边看,我说道:“你越喊,看的人越多,待会出站的时候人更多,给自己留点面子吧。”

肖刚这才老实,出了火车站,我们打算兵分两路,王援朝、孙冰心把人送到局里,我们三个去趟现场,临走的时候我小声叮嘱孙冰心:“到了局里,让他俩换条内裤!”

“啊?”孙冰心愣了一下,突然眼前一亮:“哈哈,我明白了!”

我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:“暂时别说,到时候给他们来个当头棒喝。”

我、黄小桃和宋星辰去了第二起命案的现场,一家小招待所。案发现场的门上仍然贴着封条,我们直接推门进去,现场几乎没什么线索了,染了血的床铺早就被拿走了,地上的脚印也提取过了。

我嗅嗅鼻子,道:“这屋里开过空调,而且温度相当低,你看墙角有些水珠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用空调来操纵死亡时间,这一招真不新鲜。”

“问题是,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?当时他们跟我们在一起。”我有些疑惑。

宋星辰忽然道:“刀神在帮他们!”

我沉吟片刻点点头:“双方互惠互利,他们放窃听器,刀神帮他们杀人,这也能说得通,但我又觉得不太完美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你真是个完美主义者!”

“不,刀神才是个完美主义者,用那种拙劣的手法杀人,杀的还是一个无罪之人,他会做吗?我觉得不会。”

我们离开房间,我发现这家招待所没有监控器,然后我们找来招待所负责人,黄小桃把偷拍的两名嫌疑犯的照片给他看,问有没有见过。

负责人说不记得了,我问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。

“特别的事?”想了一会儿,负责人说道:“哦对了,昨晚停了一小会电,是保险丝烧掉了,换了保险丝就好了,早上我也跟警察说了。”

我问道:“你们用的还是老式保险丝?警察检查电箱了吗?”

“看了一下,没发现什么。”负责人回答。

“那麻烦你带我们再看一下。”

我们来到电箱前,打开看了一眼,确实没有人为破坏的迹象。负责人拿手电筒照得我看不清,叫他关掉,他拿一种看怪人似的眼神看我们。

关了手电筒,我和宋星辰发动洞幽之瞳仔细观察,我发现保险丝下面有一片焦痕,周围有些反光,好像涂了一层什么。

我伸手将电闸拉了,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,好像有一股化学香精的气味,感觉像是某种化妆品,于是我叫黄小桃也过来闻闻,她闻完之后,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不可能吧!”

“怎么了?”我转头问道。

“我怎么闻着像指甲油,这不太可能吧!”黄小桃讶然道。

我问负责人:“保险丝是怎么烧的?电压过大,还是保险丝老化?”

“可能是老化吧,突然就烧掉了。”负责人也有些不太清楚。

我笑了,我已经明白嫌疑人是怎么办到的,这的确是一个很高明的手法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