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谢过负责人,和黄小桃、宋星辰离开了招待所,黄小桃急不可待地道:“又卖关子,凶手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”

我微微一笑:“不是卖关子,只是怕外人听见,其实挺简单的,他们在保险丝上涂了一层指甲油。”

“指甲油?”黄小桃还是很疑惑。

我解释说,保险丝是一种熔断体,当电压过高时,保险丝达到熔点就会烧掉,这个熔点大概是五百度的样子。

嫌疑人往保险丝上面涂了一层透明的油性指甲油,指甲油的熔点只有三百度,所以当电压到达一定程度时就烧了起来,于是就把保险烧毁了,外人是完全看不出来的。

死者是九点之前被杀害的,凶手把她放在屋子里,将冷气开到最大,凶手离开的时候在保险丝上做手脚。九点多保险丝烧断再被工作人员接上,空调由于是用遥控器控制的,即使重新通电也不会再启动,室温便慢慢降回正常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死亡时间延迟了,制造了不在场证据。

黄小桃听得目瞪口呆:“这么聪明的手段,幸亏被你识破……可是这也不能算直接证据啊。”

我笑道:“直接证据就在他们身上,孙冰心可能已经拿到了,走吧,我们现在就去拆穿他们!”

来到局里,此时已经是十二点了,胖警官站在门口打着哈欠,见我们来,翘起大拇指道:“宋顾问真是神速,才一晚上就把罪犯抓住了。”

我摆摆手:“运气好罢了,对了,人呢?”

“审着呢,一直在装傻充愣,啥也不承认,说不知道犯了什么事。”

这时孙冰心从里面出来,我问道:“内裤换了吗?”

孙冰心笑嘻嘻地答道:“换了,正在化验!”

“什么!?”胖警察一脸惊愕,我叫他跟我们一起去试验室。

试验室的台子上放着一排试管,里面装着一些小虫子,黄小桃突然明白了:“这不是死者身上找到的?”

我说道:“对,是死者身上的阴虱!我刚刚注意到肖烈一直在搔下-体,很可能是感染上了这种小虫,只要证明他身上的阴虱和死者身上的是‘近亲’,也就证明他"qiangjian"过死者,那么杀人罪名也逃不掉了。”

黄小桃笑道:“想不到小小的虱子会是突破口!”

我们暂时不打算进去审训,等孙冰心的结果出来再说,胖警官先派人耗着他们。黄小桃掏出手机叫了些烧烤过来,我们现在神经都很大条,孙冰心在那里验内裤,大家在旁边吃烧烤,毫不介意。

我吃了三串烤羊肉,一个羊腰子,伸手去拿盒子里的烤馒头时,发现黄小桃在盯着我笑,我笑着问:“看什么,我脸上沾上调料了?”

“不是,你现在心情好多了。”黄小桃咬了一口秋刀鱼:“我发现你只要有案子破,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不一样了。”

黄小桃说得一点也没错,之前我整个人都是郁闷的,现在好像一下子畅快了,破案的成就感对我而言,就像烟对烟鬼、酒对酒鬼一样来劲。

黄小桃问道:“等这案子结了,你还要继续调查二十年前的命案吗?”

我开口道:“你觉得肖氏兄弟为什么要模仿那个案子?”

“为什么?”黄小桃放下了烤鱼。

“我隐隐有一种感觉,他们想引诱真凶出来,一个变成都市传说的罪犯,最无法容忍的就是——别人拙劣的模仿!”我眯着眼睛说道。

黄小桃称赞道:“你打算留在这里静观其变?可是我觉得,马三友很大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

我摇头:“我绝对没有替我爷爷洗白的意思,但马三友是不是罪犯,我心里是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,除非我自己亲自确认。弄明白这件事之后,此行就算结束了,无论真凶抓到与否,我都不会再纠结了!”

黄小桃道:“行啊,定个期限,我们不能无期限滞留在这个小县城。”

我想了想,说道:“三天怎么样?”

我这话既是对黄小桃,也是对王援朝、宋星辰和孙冰心说的,大家对这个期限都没意见。

吃完烧烤,孙冰心叫道:“结果出来了!肖烈身上的阴虱,和死者身上的阴虱,Dna匹配率达99.9%,是同一批虫卵所生。”

我站起来说道:“走,好好审审这两个自以为替天行道的家伙吧!”

我和黄小桃进到审训室里,先审肖刚,见面之后我也不含蓄了,直接把阴虱和指甲油的证据说出来。在铁证前面,肖刚终于褪下了伪装,恶狠狠地骂道:“她们活该!”

我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法官吗?马三友是否是嫌疑犯都还未知,就算他是,你凭什么去残害他的亲人?”

肖刚突然提高音量:“那我从小失去父母的痛苦要和谁清算,二十年了,有一个人站出来声张正义吗?你,宋阳,你最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审我,因为我知道,当年那个贪赃枉法的宋顾问就是你爷爷。”

“闭嘴!”我威胁道。

肖刚以为我理亏,愈发得寸进尺,把手铐摇得哗啦啦作响,不停地说着社会不公、警察不公的话,我直接对他使用了冥王之瞳,肖刚嗷的一嗓子叫出来。

黄小桃怕我把他盯疯了,用手握住我的手。我盯了他十秒左右,收起来,肖刚浑身像被水浸湿了似的,瑟瑟发抖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我揉着酸胀的太阳穴问道:“想再试试吧?”

他咬紧牙关道:“二十年过去了,世道没有变好,反而更坏了,正义、公平、良知,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早就不复存在了,正是你们这些警察一手造成的。”

我竖起三根手指,道:“我只想说三点。第一、我和我爷爷都不是警察,别拿我们去代表警察,我们私德有亏是个人的事情,跟警察没有半点关系;第二、不管我是不是警察,也轮不到你这个杀人犯来教育我;第三、我不是在跟你上思想教育课,你再啰嗦试试,刚刚你吃的苦头,想不想再来个三十秒超级豪华套餐?”

肖刚终于安静了,用格外畏惧的眼神看着我,我拍拍桌子道:“交代吧,你们的杀人经过!”

{Ps:欢迎大家关注老九的公众微信号:道门老九,每天都会推送各种灵异奇谈,诡异案件,还可以和老九密切交流哟!点开微信-通讯录-右上角添加--公众号--搜索:道门老九--加关注即可。}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