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刚一五一十地交代起来,杀人计划是他们从一开始就盘算好了,使用的镇静剂也是从一个当医生的亲戚那里弄来的。第一次杀人不是太熟练,两人都特别紧张,当时肖烈在外面放哨,肖刚在里面做案。

由于镇静剂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在剃毛割皮的时候受害者醒了,同肖刚扭打起来,还跑到阳台上想呼救。肖刚实在没撤,就把她推了下去,火速收拾现场,与肖烈逃离!

两人当时害怕极了,警方发现尸体之后,他们利用编剧、导演的这重身份进入市局探听,想知道警方会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,这时恰好看见了我们。

一听说我们是从南江市来的专家,他们更加害怕了,肖刚却想到一个大胆的计划,让我们来给他们制造不在场证据!

他提出自己的构想,当晚在大排挡和我们打个照面,然后火速去杀害第二个人,利用在保险丝上动手脚的手段改变死亡时间,与此同时跑来和我们说话。

杀害第二名死者的过程中,原计划是肖刚戴上安全套来"qiangjian"死者,可是他当时太紧张了,硬不起来,于是就由肖烈帮了这个忙。

肖刚坦言诱骗、杀害死者全是他一个人完成的,肖烈只是帮忙而已。

“这些全是我做的,我认栽,请你们放过我堂哥。”肖刚摊开手,说道。

我思索着他的话,这里面明显有几个漏洞,我冷笑一声:“你们来凉川的时间点,为什么这么巧,而且,你们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手慌脚乱,不到十个小时。第二次杀人却完成得那么专业,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,可能吗?”

肖刚耸耸肩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!”

我说道:“有个戴着面具的人帮了你,往保险丝上涂指甲油,这么高明的主意不是你想的,是他教给你的。利用我们制造不在场证据也是他指点的,作为回报,你替他在我们房间里放了这个。”

说完,我掏出在房间里发现的窃听器。

肖刚看见这东西的一瞬间,表现得格外紧张,但旋即又恢复平静,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……啊!!!!”

我突然对他用了冥王之瞳,这次只用了五秒,肖刚吓得汗流浃背,看我的眼神就像见到鬼一样,我逼问道:“还不招吗?”

“没人帮我。”他嘴硬地说。

我很奇怪,为什么杀人罪名可以承认,这件事却不愿意承认,我一边观察他的表情一边试探地问道:“他不让你说?他威胁你了?”

“没有!没有!”

“什么没有,他没有威胁你?你刚刚不是说没人帮你吗?”我飞快地质问。

肖刚立即慌乱起来,口不择言地答道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别问了,别问了!”

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说,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神,她朝监视窗做了一个手势,示意外面的警察把肖刚先带走,我分析道:“刀神一定是暗中指点过他,但是不允许他说出来。”

黄小桃问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我揣测道:“在刀神看来,这两个女人虽然是嫌疑人家属,却不值得他亲自动手,这违背了他只杀恶人的信条,所以才授意这两个男人下手。或许是在第一起案件之后,刀神注意到了他们,所以第二起命案才完成得如此专业。”

黄小桃说道:“真是盗亦有道。”

我们紧接着审问了肖烈,他的口供与肖刚大致相同,只是有一些细节上的出入,关于刀神暗中给予的帮助,肖烈同样只字未提。

审训结束后,我让警员把两人用过的杯子拿去提取指纹,经比较,窃听器上的指纹果然是肖烈的,他俩与刀神的合作关系已经昭然若揭。

从市局出来已经是凌晨三点,孙冰心都累得东倒西歪了,临走之前我拜托胖警官帮个忙,去调查一个叫沈丽娟的人,这个晚上我睡了来凉川以来最好的一觉。

次日九点,胖警官打来电话,问我们要不要去马三友家看看?我说当然去,胖警官叫我们稍等,他一会派人来接我们。

这毕竟不是查案,我和黄小桃去就行了。一会功夫,一名警官开车来到酒店前面,载我们来到一条老旧的商业街,警官指着一家已经关门的店铺道:“这就是马三友以前工作的地方。”

我记下地址,问道:“这门面二十年没人租?”

警官回答:“这条街本来就不景气,加上当地人都知道这件事,嫌晦气,谁敢租杀人犯的门面。”

紧接着,警官带我们来到相邻的一条街,进入一个小区。小区里是清一色的红砖筒子楼,沿途栽种着法国梧桐,这种十年代感觉的小区在南江市已经看不到了。

马三友的家在四单元一层,我们来到那间公寓前,我注意到门框有被烧过的痕迹,旁边墙上用红油漆写着‘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’,敲门的时候隔壁一个抱孩子的大婶问道:“找谁?”

警官说道:“我们是警察,来调查一些事情,这家现在住人吗?”

“你们是警察呀!”大婶激动连连:“这家住的男人是不是逃犯,我早就觉得他怪怪的,很少露面,就是偶尔碰到也不打招呼,你们瞧那块墙上写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大概上个月吧,有人深更半夜往他家门上扔燃烧瓶,把我吓坏了,幸好扑灭及时!唉,跟这种人住对门真是提心吊胆,要是逃犯的话,你们赶紧把他抓走吧,省得哪天他被人报复,祸害到我们家!”

听这大婶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,这时我们身后的门开了,大婶像见了鬼一样,迅速抱着孩子进屋去了。

我们回过身,看见防盗门后面是一张惨白的脸。那人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,皮肤白得不自然,头发很长,遮着一只眼睛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特别阴沉、消极的气场。

“找谁?”他冷冷地问道。

“您是马三友的儿子,马巧军?”警官问道。

“你们有完没完,那些事都是我爸干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,二十年了,你们除了来骚扰我们还会做什么,你们警察就是一帮猪!”

说完,门重重地关上,声音响彻楼道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