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晚我们收到心理医生发来的邮件,里面是他与马巧军下午谈话的全部录音,时长有两个小时。

我和黄小桃认真地听着,前面是在聊一些日常的事情,中间与他的病情有关,唐子辛循循善诱地开导马巧军回忆小时候受过的创伤。马巧军说他小时候在学校被同学指着鼻子说成杀人犯的儿子,对他各种欺凌,甚至于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每天去学校就好像下地狱一样痛苦!

有一次他忍受不了,揍了一个经常欺负他的孩子,那帮人竟然抱住他,拿一把小刀捅进他的腰里。小孩子下手不知轻重,事后也不知道严重性,还对他冷嘲热讽,说他装死,当时马巧军疼得快不行了,拼命求他们赶紧打120。

回到医院抢救之后,他的一个肾彻底废掉了。

事后经校方调停,捅他的孩子家赔偿了一笔医药费,这事就算完了,那小孩毫无愧疚之心,反而像个英雄一样,频频在学校里炫耀自己的事迹!

说到这里,马巧军痛苦地抽泣起来,泣不成声地说道:“从那之后,我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,每个人在我眼里,都会伤害我!我经常想去死,可是我不敢,也不甘心,凭什么,凭什么我要摊上这样的人生,凭什么我要替别人偿还罪业,我要报复这个社会,狠狠地报复!”

最后这句话,他的声音几乎破音了,伴随着一阵桀桀狞笑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唐子辛说了一堆开导的话,主要意思是告诉他,既然他已经用整个童年替父亲还债,为什么还要搭上未来的人生,那是属于他自己的人生。

然后他又给了一些切实的建议,建议他离开这个地方,换一份工作,埋葬掉过去。

“他人即地狱,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,虽然很残酷,但是你要学会去正视它,就好像你正视充满危险的大海,才能学会如何在航行中保护自己,你说对吗?”

唐子辛用极具磁性的嗓音说道,马巧军不停发出嗯嗯的声音,然后唐子辛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,请他聊聊自己的父亲。

一阵沉默后,马巧军开始谈他的父亲。

他眼中的父亲就是一个窝囊废,一辈子在吃女人的亏,每每有漂亮的女性来买东西,他就脸红耳赤不足所措,他在女人面前就是一个‘怂得不能再怂的软蛋’!所以马巧军不相信他父亲会"qiangjian"杀人,因为这男人看见女人会紧张得浑身发抖,他怎么下得了手。

我在心里暗暗分析,紧张恰恰是因为渴望,马三友是一个很丑、很内向的男人,一辈子没有得到过异性的青睐,从这个层面上看,他是具有犯罪动机的。

唐子辛继续问:“他离开之后,有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,我是说定期给你寄生活费?”

“没有。但是他留下了一笔遗产,够我们兄弟俩念书、生活的。”

“遗产?你的意思是他已经不在人世了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他就是死了,我这辈子不希望再见到他!”

又简单说了几句之后,唐子辛突然说时间到了,我和黄小桃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动不动地听了两个小时,我关掉音频,说道:“这人值得调查一下!”

黄小桃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现在认为,马三友是凶手了?”

我摇头:“我的观点仍然是,不要先入为主,但我现在有一种新的想法,马三友在二十年前的案件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!”

黄小桃疑惑地说道:“要么是嫌疑人,要么是受害者,还能有什么角色?”

我笑而不语,我只是有一个模糊的猜想,但这个猜想太过大胆,所以暂时不打算说出来。

事不宜迟,我当即联系了胖警官,说我想要关于马三友的全部资料。从语气中我听出胖警官不怎么乐意,毕竟刚破了一个案子,他可能不想把精力投入这桩陈年旧案的。

胖警官说道:“对了,你叫我查的沈丽娟,在凉川总共有五个,明天你过来……”

“现在发给我吧!”我说道。

“可我现在不在局里……”

“没事,我可以等!有劳了!”

说完我把电话挂了,黄小桃在旁边偷听,噗嗤一声乐了:“你这人真不会看眼色,胖警官刚破了一桩大案,明显不想再加班了。”

我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喽,但我跟你有三天期限,不能为了一点虚伪的人情就浪费时间,现在才晚上八点,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呢。”

黄小桃说道:“看来你这回是不查明不罢休了!幸好姐也是工作狂,不然肯定受不了你。”

四十分钟后,胖警官把沈丽娟的资料发来了,五个沈丽娟里,年龄最小的20岁,最大的50多岁,我问黄小桃:“你觉得我爷爷二十年如一日接济的女孩,会是什么人?”

“受害者家属?”黄小桃想也不想的就回答。

我从包里取出那份卷宗,快速翻阅起来,当年九名受害者里,已婚的有四个,排除掉肖警官的妻子,还有三个,可是这三个人的丈夫都没有提姓什么。

我只能拿着死者照片和沈丽娟比对,并没有长得太像了,这可难倒我了。

黄小桃说道:“反正就五个人,小县城又不大,挨个找一遍好了。”

“好!”我扫了一眼屏幕,我觉得可以优先去找的是年龄最小的两个,她们最有可能是受害者的孩子。

资料上有她们的电话,但我觉得当面问比较有诚意,毕竟这是痛苦的回忆。

一听说我们要出去,孙冰心也要跟来,我们先去了最近的一个沈丽娟的家,她还在上学,和父母住在一起。当看到来开门的母亲时,我就知道找错了,编个理由随便敷衍了几句就告辞了。

紧接着是第二个沈丽娟,她在一家网吧当网管,我们找到她本人,我委婉地表达来意,问她是不是受害者家属的时候,那女孩瞪圆眼睛骂道:“你神经病啊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