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小桃一拍吧台道:“怎么说话的?现在的小姑娘怎么这么没礼貌?”

沈丽娟瞪着眼睛回敬道:“换成你,突然有人来问你家人是不是死了,你能客气得了,阿姨!”

“你说谁阿姨!!!”

两人眼看就要吵起来,孙冰心突然客气地问道:“姐姐,你以前被人弄错过名字吗?”

孙冰心的年龄其实比她大,沈丽娟的态度立马缓和下来,想了想道:“哦,有一次我去银行存钱,柜台人员把一张汇款单给我了,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,我就取出来花喽,里面有四千块钱!”

我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有个大妈找到我,说我领错了,我也没办法呀,我都把钱花了,后来只能退给她三千块喽。”

“那个大妈多大?长什么样。”说着,我掏出资料,里面有一个38岁的沈丽娟,我给她看照片,对方立刻点头:“对对,就是她!”

离开网吧之后,黄小桃说道:“我们要找的沈丽娟有38岁,那二十年前,就是十八岁喽,她不是受害者家属。”

我揣测道:“恐怕她是第十个受害者!”

孙冰心说道:“这可是一个重大发现,现在去找她吗?已经快十点了。”

我笑道:“十点又不晚,走吧!”

我们来到沈丽娟的住址,来开门的竟然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,正是照片上的人,黄小桃亮出证件,沈丽娟惊讶地问道:“你们找我有什么事?”

我试探地说道:“我叫宋阳,是宋兆麟的孙子。”

她突然大喜过望,把我们迎进来:“原来是恩人的孙子,请进,请进!老公,有客人来了。”

原来她老公也在屋里,我们三人交换了一下视线,不知道该不该谈那件事,沈丽娟却大方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要打听什么,没事,那件事我已经不再害怕了,对我老公也说过。”

我点点头:“实在太感谢了。”

“不不,是我要感谢你爷爷才对,当年是他救了我!”

她娓娓道来,原来她和第七名受害者是朋友,那天晚上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一个骑车的人冲到她们面前,扬手撒了一把粉末,两人便晕迷过来。

醒过来时,她俩在一间类似地下室的地方,光线很暗,角落里有些蟑螂老鼠在爬,她们被捆住了手脚,嘴上蒙着布,害怕极了。

在黑暗中不知坐了多久,突然有人进来了,开门的时候她看见外面一团漆黑。

那个人走过来,解开她朋友嘴上的布打算接吻,朋友突然喊救命,那男人便一巴掌把她抽倒在地,然后又踢又打,接着粗暴地撕掉裙子开始"qiangjian"。朋友拼命地挣扎、反抗,那男人在她身上噬咬,肩膀、胸口被咬得血淋淋的。

说到这里,沈丽娟的双眼有泪水在闪烁,那噩梦般的一幕对她的影响,直到今天仍没有完全消散!

男人"qiangjian"完,狠狠地掐住朋友的脖子,朋友被掐得脸色青紫,两眼鼓起,吐着舌头,那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沈丽娟,似乎在向她呼救,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朋友被掐死了,男人把她的尸体抱走了,房间又陷入了黑暗。

沈丽娟坐在黑暗中,不停地哭,她想找一个工具自杀,但手脚都捆得太紧了。黑暗中有老鼠在舔地上的血迹,碰到她的腿脚,可她却毫无感觉,她全身心地在恐惧自己即将经历的事情。

后来她哭累了,就睡了过去,梦里梦见自己得救了,醒过来发现仍然是冰冷的地面,双手被捆得已经失去知觉了,于是又哭了起来。

她一天没吃东西没喝水没上厕所,身体状态已经差得极点!

不知过了多久,门又开了,外面仍然是夜晚。男人走下来了,沈丽娟吓得尖叫,男人扬手就是一巴掌,指着她让她不许叫,她太害怕了,只能顺从。

男人把她嘴上的布拿了下来,上面已经被口水浸湿,然后打开盒饭开始喂她。动作特别粗暴,喂完又用一个搪瓷缸从生锈的水龙头里接了点水喂她,她一边喝水,男人一边用一双粗糙的大手不停地摩挲她的腿,发出怪异的笑声。

可是男人没有"qiangjian"她就走了,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,只是延长了恐惧和煎熬。

被囚禁的日子,每一秒都无限漫长,沈丽娟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哭,哭得眼睛都发炎了,身体也因为缺水而发热。第三天男人下来,当时沈丽娟已经烧得快死了,男人拿冷水直接泼到她脸上,打她的脸,当时她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,后来醒过来之后,发现那个地方疼得厉害,两腿之间有血迹,才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贞洁。

不过发烧之后,男人没有再捆她了,而是用一条狗链子拴在她的脖子上,每天晚上会来看她,给她食物和水,有时候"qiangjian"她,她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。

她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下场,被杀掉,或者警察破门而入救了她,经历了无数个煎熬的日日夜夜……

“有一天,凶手把我放了!”沈丽娟说道。

“什么?”我震惊不已,怎么会有这种发展。

“他像往常一样走进来,打开我的狗链,然后用一个袋子罩在我脑袋上,我以为他要杀我了,不停地求饶,可是他只是粗暴地推着我走。我感觉自己上了楼梯,出了门,然后进了一辆车,车上有烟味,有人在交谈,后来突然车门打开,我被推了出去,然后有一双手把我扶了起来,我就看见了你爷爷!”

我们三人都震惊了,沉默良久,我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凶手直接把你带出去,带上一辆车,然后推到我爷爷面前。”

“对,就是这样!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当时宋大叔把我安置在一个招待所,我当时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问题,三天没有说一句话。但是他也没问过我什么,后来他说他是警方的人,给我看一张照片,问是不是那个人绑架了我。”沈丽娟回忆道。

黄小桃急切地问道:“你见过凶手的脸,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吧?”

沈丽娟摇头:“不,很模糊了,而且地下室光线昏暗,我记不清楚。”

我在手机上翻出马三友当年的照片给她看,询问道:“我爷爷让你看的,是这个人吗?”

“是的!”沈丽娟点点头。

“那你怎么回答的?”我急切的追问。

沈丽娟咬着嘴唇道:“我说是的,但是……我撒谎了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