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撒谎了?什么意思。”我问道。

沈丽娟皱着眉头说道:“我看着这张照片的时候,觉得应该是他,所以就说是了,可是后来又突然意识到,好像不是。”

“到底是还是不是?”我皱紧眉头。

她露出苦恼的表情:“我不知道!”

黄小桃不由得激动的站起来:“你明明看了他那么多眼……”我忙示意她不要插话。

沈丽娟低着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我问她之后发生了什么,她接着说,在招待所呆了几天,我爷爷要送她回家,并且嘱咐她不要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外人,否则她的后半生将不会安宁!

对她来说,那件事自然不会向任何人提起,我爷爷带她去医院做了检查,那时是90年代,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个小姑娘去做那方面的检查,自然是招来不少鄙视、怀疑的视线,但是我爷爷毫不在意。

万幸她没有怀孕,也没染上性病。

我爷爷送她回家,编了一套谎话,称沈丽娟被坏人绑架,沈丽娟对这位好心的大叔依依不舍,因为他没有半点瞧不起她的眼神,另外,她有一个非常严厉的家庭。

后来她在家里,饱受了一段时间家人的歧视和指责,家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,好像被人绑架和"qiangjian"都是她的过错一样!她的父亲每每喝醉了酒,便含沙射影地说什么‘没人要的破鞋’、“不知道自爱的东西”的话,听到她心如刀绞。

那件事本身,以及之后家人的态度,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,根本无法再上学了,于是就辍学了。

第二年,她父亲酒后开车被撞死了,母亲改嫁,后爸是一个阴阳怪气的人,沈丽娟在家里实在呆不下去,便跑出去打工,过得十分艰难。

她想起我爷爷走的时候给过她一个电话,说以后有困难可以找他……

她抱着试试的心情打电话给我爷爷,听说她的困境之后,我爷爷立即给她汇了一笔钱,而且从那之后每个月都汇钱,一直持续了十年之久。这些钱帮她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,使她从困境中走出来,有了自己的人生。

所以,对她来说,我爷爷就像她生命中的一盏明灯,就是她的神。

说到这里,沈丽娟的眼眶湿润了,问我:“对了,你爷爷还好吗?”

我撒谎道:“挺好的,现在退休在家,每天听听戏、养养花,身体也一直挺硬朗的。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,对了,我这两年总算存下一些钱,当年你爷爷救济我的钱,我一直想等有能力地就还他,我先还你一部分。”

我连声说道:“不用不用,其实我家挺有钱的,你现在怀孕了,马上要用钱,还是留着吧!我回去会告诉我爷爷,你过得挺好的,他大概就放心了吧。”

沈丽娟笑笑,没再坚持,我问道:“对了,当年你们的学校在哪?你还记得被绑架的地方吗?”

她叫老公取来一张地图,指给我看,她上学的学校是凉川县第三中学,被绑架的地方在学校后面的一条小路。那条路是笔直的,左边是学校后墙,右边是商店街,路口有一家卖辣糊汤的店铺,当时整条街都没有灯光,只有卖辣糊汤的店铺亮着灯,所以她印象特别深。

我说道:“这张地图能给我吗?”

“好的!”沈丽娟不在意的道。

我也没什么要问的,说声打扰了,便和黄小桃、孙冰心告辞了,出来之后孙冰心笑道:“想不到宋阳哥哥也会说善意的谎言。”

我淡淡地说道:“我只是嫌麻烦而已。”

黄小桃叹了口气:“你瞧这个人,明明心地善良又不愿意承认。”

我笑了笑:“饿了,找个地方吃夜宵吧!”

我们来到一条都是饭店的街,路过一家大排挡时,孙冰心看见那一堆堆红彤彤的麻辣小龙虾就走不动了,非要吃那个。我们就坐下来,要了小龙虾、烧烤、毛豆、冰镇绿豆汤。

我在地图上面做着标记,孙冰心问道:“那个阿姨为什么会记不住凶手的长相?”

我解释道:“因为记忆本来就是主观的,会被任性篡改,她当时处在极度恐惧的情境下,没有记住凶手的长相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那她为什么指认马三友是凶手?”孙冰心很是不解。

“因为马三友长得像!”我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“长得像!?”孙冰心和黄小桃同时惊诧道。

我掏出手机,翻出马三友年轻时的照片,说道:“瞧这张锅底似的脸,又丑又凶,在沈丽娟的主观意识里,凶手就应该是这副尊容!所以才会把眼前看到的东西替换到记忆中,这在心理学上叫作记忆污染。马三友这张丑脸真是害苦了他,警察、周围的人都认为他是凶手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凶手不是他喽?”黄小桃说道。

“绝对不是他!”我肯定地说道。

“不对啊!那肖、聂两位警官找到的证据要怎么解释?”

“那两个证据就像钉子一样,把我们的思维牢牢钉在上面,认定了马三友就是罪犯,我们现在抛开这两个证据,从别的角度来推敲一下。”说完,我摊开手中的地图,在上面一一标注了每一次弃尸的地点,然后标出两个点道:“这里是马三友的家,这里是他的店,即便我不用卜凶术也能看出来,这完全不符合犯罪地理学的规律。”

黄小桃说道:“对哦,你为什么不用一次卜凶术?”

我苦笑着摇头:“时间太久远,可能没那么精准,不过之后我还是会用一次试试。”

黄小桃问道:“你只是从地域上看出来不对劲?”

“还有一件事,注意刚刚沈丽娟的叙述,每次凶手来见她都是在天黑以后,但马三友是一个个体户,他的时间是非常自由的,所以凶手应该是一个上班或者上学的人,时间比较固定。”

黄小桃恍然大悟地点头,孙冰心问道:“那么凶手为什么不杀沈丽娟,难道他爱上她了,舍不得下手?”

我摇头道:“才不是,按照这种变态的逻辑,只有爱上一个女人才会下狠手,从功利角度来说,沈丽娟死了绝对比活着更安全。可是凶手没有杀她,因为有一个更大的弊端在阻止他,让他绝对不能杀沈丽娟。”

“什么呢?”两人一起问道。

我的手指落在地图上,沈丽娟被绑架的地方,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因为如果沈丽娟死了,他就会暴露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