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翻身把黄小桃压在身下:“我才不信那个邪,我们现在在西北小县城,难道沉寂二十年的凶手又开始作案了不成?”

黄小桃也翻了个身,我们的位置颠倒了,她把一根手指搭在我嘴唇上:“那可未必哦,有些事情就是经不起说。”

我掏出手机摆在床上:“你看,它此刻多安静,就好像一只猫一样乖巧,肯定不会打扰主人的!”

黄小桃拿手指戳一下我的额头,娇嗔道:“你到底要不要办正事了,待会王援朝回来就好看了。”

这时电话响了,我心里一沉,心说不会吧,拿过来按下接听,竟然是一个不识趣的电信业务推销员。

那家伙上来就是一顿推销,我根本插不进嘴。黄小桃坏笑一下,突然发出"shenyin"声,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,问道:“先生,您现在在忙吗?”

我压低嗓音说道:“是的,别打扰我。”

“好的好的,打搅了!”

挂断电话之后,黄小桃和我一起笑了。正当我们打算继续深入的时候,一阵电话铃声响彻室内,黄小桃和我错愕地交换了一下眼神,然后她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,放在耳朵上。

屋子里很静,我能听见那头是胖警官的声音,他说在一所学校的操场发现了一具女尸,电话里说不清楚,希望我们能来一趟。

黄小桃立即答应了,屋里暧昧的气氛一扫而空,我俩瞬间切换回了工作状态。

穿好衣服离开酒店,我们打了辆车,路上通知了宋星辰、孙冰心和王援朝,胖警官发来的地址我有点眼熟,竟然是凉川市第三中学。

来到现场,操场上已经来了不少警员,幸好今天是周末,学校里没有学生。

胖警官带我们走进警戒线,看到死者脚上的拖鞋时,我吓了一跳,因为那双拖鞋和沈丽娟鞋上的一模一样,我立即掀开死者身上覆着白被单。

虽然那并不是沈丽娟,但我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!

死者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,头部乌紫肿胀,很明显的窒息特征,身上"chiluo"着,她的胸口、颈部、腰部有一块块鲜红的伤口,那里的皮肤统统缺失了。

我慢慢掀开被单,发现她的双腿也被切掉了一些皮肉,双腿之间渗出鲜血,凝固着一层润滑油。

我对着尸体沉默了足有一分钟,心里不停地说,不可能,不可能!

这个手法,和二十年前的杀人犯如出一辙,难道他又卷土重来了。

“宋顾问!宋顾问!”

我突然回过神,才意识到胖警官在叫我,他说道:“你觉得这是模仿案,还是马三友干的?”

我沉默的摇头:“给我拿一双橡胶手套来!”

这时孙冰心他们也来了,我叫孙冰心过来一起帮忙验。死者年龄二十三岁左右,死亡时间大概为八个小时,死因是勒死,她的喉咙上有一道褐色的勒痕,周围有一些皮下渗血点,喉部软骨断裂。

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,肺部收缩,符合窒息的特征,死者的脾脏、肝脏有出血迹象,似乎是受过外力冲撞。另外我听到脊椎中断有杂音,于是叫孙冰心把尸体侧翻过来,这时我们才注意到,死者后背中央缺失了一大块皮肤,形状像一只鞋,暴露的血肉沾了一些杂草和灰尘。

我拿手指摸了摸,发现有一截脊椎有骨裂迹象,我判断凶手是从后面踩住死者的背,然后用一根尼龙绳之类的凶器狠狠勒住死者的脖子,这种行凶动作死者几乎无法反抗,也不能将凶手抓伤。

我用听骨木仔细听这一块,发现除了骨裂之外,第七根脊椎有错位迹象,我沉吟道:“有两个着力点。”

“这说明什么呢?”孙冰心问道。

我答道:“说明凶手在行凶的时候,中途停顿了一下。”

孙冰心指着缺失的皮肤边缘询问:“要不要验一下是生前剥的还是死后剥的。”

我摇头:“用不着,肯定是死后,这个凶手的习惯是把自己留下痕迹的皮肤全部切掉。”我抚摸着伤口边缘道:“切面整齐利落,一气呵成,从倾斜度看是一个……左撇子?”

我震惊地睁大眼睛,孙冰心问道:“宋阳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黄小桃说道:“卷宗上的凶手是右撇子吧,我好像记得!”

我说道:“对,九起案件全部是右撇子干的,奇怪。”

孙冰心道:“看来又是模仿犯,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要崇拜罪犯。”

我摆摆手:“先不着急下结论,我们看看别处。”

惯用手的问题很关键,但是我隐隐有个想法,时隔二十年,凶手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惯用手。

我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,我既希望是那个人,又不希望,我想将他绳之以法,可是假如真的是他,那就意味着我爷爷当年作出的让步毫无意义!

更重要的是,他如果被捕,我爷爷与罪犯交易的黑历史便会公之于众。

我甩开这些思绪,接着验尸。

我用洞幽之瞳观察了一下伤口边缘,从切口纹面和夹叉部位的皮瓣形状判断,应该是一把一尺多长的阔背匕首。

把尸体翻过来之前,我让孙冰心将后背上沾的小石子、沙粒、草茎提取一下。这是判断这里是行凶地点,还是抛尸地点的一个依据,另外让她提取一些血样。

我盯着死者的脸端详了一会儿,她死亡瞬间,脸上凝固着极度惊恐与绝望的神情,我拿起她的手,发现手指甲里有一些土壤,似乎是剧烈挣扎时造成的。

我脑海中浮现出那一幕来,一个老练的凶手像捕食者一样,无声无息地从背后接近,突然把绳子兜在死者脖子上,用力踩住她的后背,把她放倒在地上,死死地勒着,直到死者窒息。

那幕画面令我感到不寒而栗,杀人是一种极端反社会、反本能的行为,况且不像其它技能一样可以反复预演、磨炼。

能够如此娴熟冷静的凶手,绝不可能是第一次作案!

黄小桃突然指着死者的耳朵让我看,我瞅了一眼,原来死者的耳坠少了一个,少掉的那一边明显有被拽伤的痕迹,我把那只耳坠取下来放进证物袋。

“会是那个人吗?”黄小桃问道。

我吞咽了一口唾沫,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