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简单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,孙冰心通过比较尸体和现场的沙粒得出结论,校园操场就是行凶现场。

有警员在现场走访目击证人,当时天已经很晚,路上一个人也没有,学校原本是有看门的,但看门大爷称他当时恰好有事外出,我估计是个摸鱼惯犯。

会议中,我不断能听见马三友这个名字,不少人认为应该盯紧马巧军,我对此无话可说,我打算之后的调查由我们五个人来完成!

我拜托胖警官帮我做一件事情就行,我需要一份那条街二十年内所有住户的名单,尤其是住在一楼,有地下室的人。

散会之后,我让自己人留下,大致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,然后对宋星辰说道:“星辰,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,我希望你去保护沈丽娟。”

宋星辰微微扬起眉毛,道:“我的职责是……”

我打断他道:“在这里没人会伤害我,况且王援朝、黄小桃也能保护我,假如……假如这次作案的真的是当年的凶手,那么沈丽娟会是他的一个重大威胁!因为沈丽娟自始至终没有与警方正式接触,凶手极有可能杀她灭口。”

宋星辰还在考虑,突然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保护人的任务,就交给我们吧!”

我们一起回头,只见宋鹤亭和宋洁站在那里,我错愕地瞪圆了眼睛,一名警察跑过来,把一只手搭在宋鹤亭肩上,喝道:“你们是谁,一声招呼不打就进来,给我出去!”

宋鹤亭低头看着那只手,冷笑一声,肩膀一抖,竟然把那名警察弹开了。

“有人袭警!”

那名警察喊了一嗓子,让走廊里的同事纷纷警觉起来,有人甚至做出要拔枪的动作,我连忙冲到外面解释道:“误会!误会!这两位是我们小组的外援。”

大家露出诧异的眼神,这才散开。

小插曲结束之后,宋洁像兔子一样蹿进来,拉着宋星辰的手笑嘻嘻地说道:“堂哥,没想到吧!”

宋星辰见到她,只是淡淡一笑,却是发自肺腑的,因为微笑是很难伪装的。

我问道:“姑姑,你们怎么会跑到这来?”

宋鹤亭说道:“臭小子,我为什么不能来,故意躲着我吗?”

原来那天收到邮件之后,宋鹤亭就有点担心我们,因为这桩悬案当年我爷爷曾经和她提起过,她怕我们遭遇不测,所以就和宋洁火速赶来。

我叫宋洁去把门关上,询问道:“姑姑,当年我爷爷是怎么和你说的,这案子和组织有关吗?”

“是的,正是那帮人暗中操纵的,凶手雇佣了组织里的一名头目替他洗罪。”

孙冰心忙搬了把椅子过来,宋鹤亭露出一道赞许的眼光,坐下来开始说自己知道的事情。

其实这件事,她直到四年前才知道,也就是我爷爷遇害的半年前。我爷爷由于救助聂亚龙、沈丽娟背了一笔债务,他自己无力偿还,又不想被外人知道,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武宋当家人。

宋鹤亭答应替他摆平债务,但是要他一五一十地交代情况,爷爷这才向她说起。当年这个案子,我爷爷已经查出了眉目,把嫌疑人范围缩小到五人以内,真凶就在里面,可是这时,凶手得到了江北残刀的帮助,组织替他销毁证据、收买证人,一下子把他洗得干干净净的。

我爷爷此前并不是没和组织交过手,也重创了他们几回,只是这一次出马的人物特别有手腕,他是一个特别擅长赚钱、花钱的头目,没错,此人正是黄泉买骨人!

黄泉买骨人一方面替真凶洗罪,一方面收买了一个替罪羊,把所有罪名揽下来。我爷爷当然清楚这件事,但他说服不了其它人,而且他自己也被黄泉买骨人捏着一根软肋,具体是什么,我爷爷也没有明说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第八起、第九起命案接连发生,死的统统是警察的家属,不少警员因为害怕纷纷退出调查,专案组面临着空前巨大的危机!

我爷爷一方面想方设法阻止替罪羊被定罪,一方面收集真凶的犯罪证据,他不打算就此认输。

谁也不知道黄泉买骨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他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了一场交易,让我爷爷中止调查,他会释放一名还活着的受害人,并且承诺凶手永远不会再作案。如果我爷爷不接受,那就斗个鱼死网破,他的委托人会继续疯狂作案,也许我爷爷终有一天能破案,但却是用许多条无辜性命换来的。

我爷爷经历了很久的思想斗争,终于答应了,为了救两个无辜的人,他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清白和二十年的良心煎熬!

宋鹤亭说完,发出一声长叹,我说道:“凶手当初答应永远不再作案,如果这次作案的真是他,那就等于是他单方面打破约定……姑姑,真凶到底是谁呢?”

宋鹤亭摇头:“你爷爷并没告诉我,虽然他比谁都痛恨组织,可是他却一直没有违背承诺。只是他透露了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他好像提到,黄泉买骨人亲自出马帮人洗罪,开价不菲,只有那些身份过亿的大毒枭、黑道老大、中东和非洲的大军阀才请得起他,可是二十年前他竟然免费帮助了这个人。”宋鹤亭答道。

“免费?”我瞪大了眼睛。

“你爷爷被杀之后我才明白,黄泉买骨人在布局,他让你爷爷背上一个洗不掉的污点,最终死在了刀神的手里。”

这当然只是宋鹤亭个人的猜想,或许这背后还有其它更深的理由,我听完之后思绪万千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黄小桃把一只安慰的手搭在我肩膀上,轻轻拍了拍。

宋鹤亭说道:“我一而再再而三不许你以身涉险,你这不知死活的臭小子,为什么非要来碰这个案子,稍有一慎就会牵扯出庞大的敌人。”

我苦笑道:“不是我非要碰,是刀神把卷宗寄给我的!”

我说明前因后果,宋鹤亭也很吃惊,她暗暗咬牙道:“这个纠缠不休的老家伙。”

“什么,姑姑认识他?”我敏锐的问道。

“不,不认识!”

宋鹤亭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发动了洞幽之瞳,不知道是她太善于伪装了,还是确实没有说谎,脸上的微表情居然很自然。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