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分配了一下任务,保护沈丽娟的任务,我让宋星辰、宋洁两个人去,可以轮流休息。考虑到沈丽娟不认识他俩,我待会会一起去,顺便问一些问题。

我说完,宋洁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。

黄小桃留在局里,孙冰心还有血液没化验完,另外替我作个简单的解剖,检查一下死者的胃容物。

死者是来这里见网友的,虽说那个网友应该没什么嫌疑,但保险起见,我还是让王援朝去盘问一下他。

至于宋鹤亭,我可支使不动这位大神,她说要贴身保护我!

分配完任务,大家就各忙各的去了,我们四个宋家人坐车去了沈丽娟家。宋洁和宋星辰数日未见,一路上缠着他叽叽喳喳地聊天,我从她的话中得知,王大力这阵子被她们‘折磨’得不轻。

来到沈丽娟家,我对宋鹤亭说道:“姑姑,要见的人是个孕妇,人太多不好,你能在外面留一会吗?”

宋鹤亭这回倒是挺好说话的,她瞥了一眼宋洁和宋星辰,道:“知道了,这次我既然是来保护你人身安全的,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!”

敲开门之后,沈丽娟正一个人在家里做饭,见到我来挺惊喜的,其实对她来说,那件不堪的往事闷在心里太久,也挺想找个人唠唠的。

我给她介绍了一下宋洁和宋星辰,说是来保护她的,沈丽娟笑道:“保护我干嘛?我现在都是阿姨了,谁还惦记我啊?”

我沉着脸道:“你有所不知,今天早上发生了一桩命案!”

听我说完,沈丽娟脸色煞白,突然扶着腰哎哟一声叫出来,宋洁慌张地说道:“不好啦,她动了胎气,赶紧叫我妈进来,她会接生。”

沈丽娟笑了:“这小姑娘太夸张了,我才六个月,刚刚是闪了一下腰……她说谁在外面?”

我摆摆手:“不必介意!”

这时厨房里飘来一股焦味,沈丽娟赶紧进去照顾她的菜,我问宋洁:“你们村生孩子还靠接生婆的吗?”

宋洁扬起眉毛:“你以为我们有多落后,早就有赤脚医生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我一阵震惊。

宋洁捂着肚子大笑:“逗你的啦,你真以为我们村都是古代人,大部分女人生孩子也是剖腹产。”我注意到宋星辰也微微翘了一下嘴角,我平时经常说笑话逗他,但他从来不笑的。

一会沈丽娟出来,说待会汤煲好让我们一起吃个饭,我说道:“不必了,对了,我有些问题想问你。”

“你问吧!”沈丽娟回答。

第一个问题,我问她当年的凶手是怎么搬运她和那个同学的,沈丽娟印象很模糊,因为她被药晕了,时隔二十年不可能记得那么真切。

但是她被弄出来的时候,中途好像换个人,所以凶手本人应该是没车的。

我点点头:“第二个问题可能有点难以启齿……”

沈丽娟会心一笑:“你问吧,没什么难以启齿的,我都经历了这些事,心里的创伤早就平复了。”

我很感激她这种豁达的精神,问道:“凶手的"shengzhiqi"大吗?”

我没有用“那玩意”、“那-话儿”之类的词,遮遮掩掩反而会让气氛很僵。我话刚出口,正在喝茶的宋洁一口水喷出来:“宋阳堂哥,你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子问出这种问题。”

我瞪她一眼,沈丽娟捂着嘴笑,宋星辰面无表情,宋洁自讨没趣地吐吐舌头:“你们继续!”

沈丽娟说道:“放在十年前,你问这个我可能会接受不了,但我知道你是为了破案,不是打听八卦。”

我微微笑道:“理解万岁!”

她说道:“尺寸很普通,而且他有时会喷涂一种药,有一种很刺鼻、很辛辣的味道,因为有几次他曾经强迫我用嘴……”

“噫!”宋洁皱紧眉头:“姐姐,你怎么不把那个脏东西咬掉呢?”

我呵斥道:“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。”

我继续问:“凶手喜欢采用哪种体位?”

宋洁听到这问题,脸颊烧红到耳根,我没理睬她,沈丽娟用手拨着鬓角的头发,表情平静地说道:“从后面,每次都是从后面,他好像不愿意让我看到他的脸,只有"qiangjian"我同学的那次是从正面。”

我点头,又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,凶手的身体特征、地下室的特征、有什么印象特别鲜明的。由于时间太久远,加上当时处在极度惊恐状态下,她记不清了,也不想用主动臆断的记忆干扰我破案。

我有些歉意的笑道:“让你回忆起这些不愉快的事情,真是抱歉。”

沈丽娟淡淡地答道:“没事,没事,对我来说已经恍如隔世了。”

“假如这一次我们能抓到他,需要出庭作证……”

“我会的!”沈丽娟异常坚定地站起来:“他是个人皮禽兽,他毁了那么多家庭,如果需要我站出来,我一定会站出来。”

我感动地说道:“谢谢!”

“不,要谢谢你们才对,我只有一个愿望,请你一定要把这个恶魔绳之以法。”

我起身告辞,临走时特别嘱咐宋星辰,叫他千万盯紧宋洁,不要在那里口无遮拦地乱说话。我突然发现习武之人有种性别上的两极分化,女的都豪迈,男的都深沉,这到底是咋回事。

出来之后,我接到孙冰心的电话,她说在死者血液中验出一些不明成分,让我回来看看。

我和宋鹤亭立即赶回去,孙冰心把一张单子给我看,上面列出几种成分不明的生物碱、有机酸,居然还有四种维生素,此外还有微量的酒精,这成分复杂得我都有点头大,孙冰心筋疲力尽的道:“我做了一百多种毒物检测,里面没有致死成分。”

宋鹤亭忽然道:“我瞧瞧!”

她拿过来只扫了一眼,便说道:“这应该是几种中药混合出来,对了,你验一下里面有没有莨菪碱和焦油。”

听到这些专业术语从她嘴里说出来,我不由得感到惊讶,宋鹤亭笑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,我在中南海工作过,有几种武宋祖传的药方现在已经被全国最顶尖的保镖拿去使用了,由于涉及到国家机密我就不透露是哪些药方了。”

孙冰心称赞道:“哇,真是真人不露相。”

有明确方向就比较好验了,孙冰心在电脑上查了一下莨菪碱的检测方法,很快就验出结果,死者血液里含有大量的莨菪碱和焦油。

宋鹤亭幽幽的抬起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凶手用的是五步迷心散!”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