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五步迷心散?”孙冰心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名词。

宋鹤亭解释道:“这是一种迷-魂药,能让女性的判断力和警惕心变弱,是过去的一些人贩子会用的。”

孙冰心问道:“阿姨,你知道药方吗?”

宋鹤亭拿过一张纸,唰唰地写下几味药:“我记得这几位是君药,你照着化验吧,如果有这个成分,那就肯定是了。”

孙冰心拿着药方跑出去了,我望着窗外思考一些事情,宋鹤亭笑着问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烦恼吗?是不是对这小姑娘有意思,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,机灵乖巧,知书达礼。”

我皱眉道:“姑姑,你哪都好,就是……”

“就是什么!”她咄咄逼人地看着我。

我吓得把话咽了回去:“我刚刚在想案子,眼下这桩案子,即兴犯罪的成分比较大,假如凶手真是当年那个人,他尝到了久违的犯罪快感,一定不会就这样罢手!”

宋鹤亭点头:“你爷爷也说过这样的话,凌驾受害者的快感胜过毒品和赌博。”

“凌驾?”

这个词似乎对我有一些启发,只是我当时一叶障目没有想明白。

接下来一整天,我们东奔西走、忙忙碌碌,包括回到现场做犯罪模拟,但进展有限。我给嫌疑人画的像是,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可能有坚持锻炼的习惯,小眼睛,可能戴了眼镜,性格沉着、冷静,较有涵养,散发出一种随和的儒雅气质。

虽然大家没说出来,但从神情中我能看出来,每个人都惴惴不安,他们和我一样,希望这次的案件仅仅只是模仿犯。

就在这种紧绷的气氛中,第二起案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眼前,第三天傍晚时分,一具穿着红裙子的女尸从天而降,掉在凉川市最繁华的街道,一时间交通为之瘫痪!

我们接到报警火速赶往现场,这条‘最繁华’的街道,放在南江市可能也就是一条小马路。但此刻已经堵了长长的车队,交警正在拼命地维持秩序,警察的车停在几条街外,我们带上工具下车步行。

来到现场,我看见一具穿着红裙的女尸躺在一辆轿车上,车顶已经被砸得扭曲变形了,死者几乎是嵌在铁皮里,她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有一道道干涸的伤口。

胖警官急得一头大汗,叫道:“这怎么办,总不能连人带车一起转移吧!”

另一个警察说道:“找个锯子来把车顶锯掉,先把尸体转移走。”

众人议论纷纷,宋鹤亭突然走出来,只见她的袖子里露出一件不明利器,在车身周围划了一下就把车顶分离了。然后用手托住一端,拿下巴示意王援朝:“你,过来帮忙!”

两人把车顶抬了下来,众人一阵折服,连黄小桃都佩服地说道:“不愧是掌门人!”

我纠正她道:“当家人啦。”

周围并没有可以停放尸体的地方,把它抬回去更是不现实,我看见路旁有一座酒店,建议先去借用一个房间。胖警官进去交涉,酒店人员从没听说过这种要求,推说要联系经理,却半天拨不通号码。

宋鹤亭的脾气上来了,直接把尸体放在大厅,工作人员吓坏了,连忙过来阻止,宋鹤亭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别装蒜,尸体就是从酒店掉下来的,你们这家店肯定要接受调查,想推卸责任?”

“大妈,你怎么能这样说……”

“摔成这样,你告诉我,得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才行,周围有这样的高层建筑吗?”

工作人员无言以对,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,我过去检查了一下,发现尸体的手上捆着一截绳子。我跑到外面朝上面仰望,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,反而非常有利于洞幽之瞳的观察,我看见顶楼边缘飘荡着一截断绳,和死者手上的看着很像。

我冲黄小桃作个手势,我俩乘电梯来到顶楼,上了天台,我一眼就看见边缘的铁栏杆上挂着一截绳子,看来这里才是弃尸地点!

我把这个情况用电话告诉胖警官,走过去查看了一下。绳子捆的是一种水手结,也叫神风结,这种结的捆法很奇妙,下面坠着重物的时候非常牢固,但稍一松动就会滑脱。

凶手似乎是将死者绑在半空中,绳子另一端系在换气机上,绳子绷得很紧,之后大概是有人碰了一下,或许是想救人,尸体便立即掉了下去。

我们回到大厅的时候,经理已经来了,表示对此事一无所知,同时愿意配合调查。

尸体已经被送到一个空置的房间,嵌在身上的铁皮车顶也取下来了。我进来的时候,最后一线夕阳正在消失,我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赶紧撑开验尸伞,对着窗外的余晖,将光线投射在尸体身上。

由于尸体穿着衣服,加上凶手习惯将接触过的皮肤切割掉,身上几乎看不出痕迹来。

我让黄小桃把死者的腿抬起来,果然,我又发现了和上一起案件一致的压痕、握痕,压痕位于右腿膝盖侧面,握痕位于左腿脚踝处。

黄小桃皱起眉,我问怎么了,她说道:“下-体完全被弄烂了……”

“待会再看!”

我旋转伞影,想找找别的蛛丝马迹,当伞幅转到一个角度时,尸体身上出现一道道细小的痕迹,非常密集,黄小桃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粗纤维摩擦皮肤留下的,死者生前可能被装在一个麻袋里,快点把衣服剪开,阳光要没了!”我催促道。

黄小桃抓起一把剪刀,麻利地剪开死者的紧身连衣裙,当看见死者"chiluo"的身体的时候,众人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声。不仅仅是因为死者身上遍体鳞伤,在她的腹部用锐器清晰地写着一行字——

“我回来了!”

一阵沉默,黄小桃咬牙切齿骂道:“狂妄的家伙,这简直就是对警方"chiluo"裸的挑衅!”

我没有搭茬,而是在继续验看着死者,她身上也有粗纤维摩擦的痕迹。

难道说,凶手是直接把死者装在麻袋里提上天台的,这可是一家酒店,从大厅到每条走廊都有监控的,凶手未免太自信了吧!

章节目录

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